『FF14』光之战士在常风之地做的七个梦-第一个梦:63页的故事(09-14-终)

09

 

光开始和64页谈起她做的梦,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她没有对其他人谈过她的梦,但她每一个梦都记得很清楚。光偶尔还谈起她之前做过的事情,以助于更好地对64页讲述梦境。

64页从它的世界里了解过这位光之战士,但是本人来说的更为真实一些。世人眼中善良、光明而坚定的光之战士,其实是一位平凡但怎么可能平凡的少女。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64页想知道某个梦的结局,“他最后离开你了吗?”

“我醒来了,我不知道结局是怎么样的,”光摇了摇头,她叹了口气,“也许是离开了吧。”

“你就不能继续刚刚那个梦吗,今晚就梦,”64页蜷缩在书页上,“快去睡吧。”

光忍不住失笑:“梦境是没办法控制的,我觉得你应该明白,我倒是可以为你杜撰一个结局。”

“嗯,快点吧。”64页来了精神。

“最后‘我’——梦里的少女觉得应该追上他的脚步,就不停地往前跑去,他本来已经快要离开了,就在那个时候回了头,”光一字一句地说,“然后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是谢幕的时候了。”

“他看到你了并且留下来了吗?”64页的语气有些着急。

“也许吧,我不知道。”光诚实地回答。

“你可是梦里的主角。”64页生气地强调道。

“但我不是‘她’;‘她’也不是我,”光扬起一个微笑,“等你有一天也做梦了,你就会知道了。”

64页沉默了,它以前跟光说恶灵不会做梦,现在也不打算改口。

“我说了那么多故事,你会把我的梦记录下来吗?”光摸了摸64页的尾巴,发现它的身子变得单薄了些。

“这要你自己记录。”64页钻进了书里,它困了,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光带着64页去了很多地方,讲述了许多她的梦境。

她谈起关乎寒流和鲜花的梦境,逝去的人在寒潮里出现,那是她和那人相遇之前的场景,梦里开满五彩缤纷的花朵,溪流潺潺而过。她还谈起会唱诗的龙,以千年为计数的古老的梦境,她梦见自己坐在那只龙的背上,和它共同战斗——64页说过那只龙也许真的存在,它知道有类似的故事被记载。她还谈起她的朋友们,他们围着她跳舞,又坐下来喝一杯下午茶,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在一座花园里玩捉迷藏。

她还谈起她梦见的许多小事,喝的葡萄酒是甜甜的,索姆阿尔栗子蛋糕忽然好苦;她梦见她变成了巫女,在另外一个宇宙里遇见了末日,又拯救了世界;她还梦见过与现在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的她不是光之战士,是一个喜欢穿好看裙子的普通少女,她没有耳朵也没有尾巴,但是猫咪们都喜欢她。

她梦见过生和死,也梦见去往星海的彼端,牵起某个人的手。她梦见光明和黑暗,梦见她前往发光的天上城堡,与神明同贺春之伊始,也梦见她走向黑暗的岔路,问不知来路的游魂渡口在何方。她梦见未来与过去,一边是暖冬,一边是严春,来处去处皆是迷雾,又被风吹散,霜雪蔓延,热风涤荡,如此往复。

 

“……啊,64页,你知道吗?梦境最安全,梦境不伤害其他人,仅仅是让人哭泣、让人微笑,我觉得我能做梦好幸运,” 在讲到第七十一个梦时,光在烛光下说,“那都是我度过的,和没办法去度过的一生,不论是幸福的,还是悲惨的,都值得好好体验。”

“这就是你早上赖床的原因吗?”64页不冷不热地说。

“在想昨晚做了什么梦这是每天早上必有的步骤吧,不过有时候我也做白日梦,”光对64页话里的冷嘲热讽很宽容,“白日梦这个词在人类的语言里好像不是什么好词,但是原本的意义,仅仅是白天做的梦而已。”

“白天的梦和晚上的梦有区别吗?”64页疑惑地问道,它只做过一个梦,就是被光带出来的那一次做的那个梦。

“白日梦会短一些,仓促的像夏日雨点,来不及回味就被雨淋得彻彻底底;夜里的梦,雨下一夜,淅沥沥淅沥沥的,可以想很久,但是内容的长短是另外一回事了。”光说着就抚摸起64页的尾巴,64页不自觉地靠了上去。

“那你梦见过我吗?”64页觉得自己也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应该是夜里的缘故。

“好像还没有,”光歪了歪脑袋,“怎么了?”

“我却梦见你了。”64页说了这一句后就躲回到了书里,是睡觉的时候了,光根本来不及追问64页这句话的含义。

“晚安。”光对她的小伙伴告别,将整本书放到床前,灯火熄灭后,便坠入梦境了。

 

10

在谈到第九十九个梦时,光接到了来自隼巢的委托,64页催着她将这第九十九个梦讲完。

“等我回来再一起讲吧。”光准备着行装,委托语焉不详,她此行可能是要帮忙猎龙,不适合带64页出去。

“带我一起去吧。”64页请求道,它很少请求些什么,因此光有点心软了。

“……好吧,那你要听我的话,不要乱跑。”光说完这句就觉得哪里不大对,64页是没办法自己移动的,只要自己不扔掉它,它就不会被丢到奇怪的地方。

“你是光之战士,会保护好我的。”64页被光放在了贴身的包里,这让64页有些不开心,它平常是被光抱在怀里,它偶尔也能帮助光打掉一些野兽,它火红的射线能正中心脏。

 

库尔札斯西部高地是难得的晴日,四周白雪茫茫,寂静无人。

“……我以前领略过飘散的钻石星尘,也见过夜半的极光,”光牵着她的陆行鸟,走在雪原当中,她要寻找某份流散在雪地里的龙骨,她经过了双子池边上,“不知道今晚有没有极光。”

“钻石星尘?”64页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天气。

“和雪花的柔软不同,钻石星尘是坚硬的,黎明之时,无数细细小小的冰晶洋洋洒洒,折射着晨曦的光芒,会被风吹进发里和眼底,”光只见过一次钻石星尘的天气,但类似的却见过了不止一次,她能很好地描述那样的场景,“……冰雪如果有心,冬天如果有心——那就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心碎掉的样子,亿万片从天空洒落,又像是星星的尘屑。”

“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64页这么说,但是语气有些不以为然。它并不明白这与光已逝的某位挚友有一丝丝一弦弦的玄之又玄的联系,如同命运的震颤。

光宽容地微笑着:“极光也很美,也许今晚就有。”

 

花了一些气力,光找到了委托里所需求的龙骨,在一个雪坡之下。大部分的龙骨被雪埋没,只裸露出一小部分,在日光下闪着莹莹冷光。

“所以,迦巴勒图书馆里的那些书和你是什么关系?”光低着头拣着龙骨,64页早就因为觉得太无聊被光从包里拿了出来,有雪沫落在蓝紫色恶灵小小的鼻尖上。

“其他的64页吗?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他们似乎也是存在的,就物种而言,我并不是独一无二的……”64页望着头顶碧蓝的天空,“但是整个教皇厅地底,只有我这样一本64页。”

“你的确是独一无二的,要在64页之前加上其他定语,从教皇厅地底某层某排的64页,此刻在库尔札斯西部高地的64页,光之战士的64页,我的64页,等等,”光一一数来,“总而言之,你的确是独一无二的。”

“那,等你遇到其他的64页,你也会把他们带出来吗?”64页歪了歪脑袋,尾巴甩啊甩的。

“……不知道,”光摇了摇头,“我遇到的64页都死在我的剑下了,你是唯一幸存的那个。这种事情就是这样的,就像敌人和敌人会相爱一样,是讲不得道理的。”

“是说某种意外随时来临,就像折断的粉墨,划破的纸张,忽然过境的冷锋,某一场灵灾,”64页回忆着故事里谈过的某些意象,“相遇也是一场意外,爱情也是的,你把我带出教皇厅也是其中的一种。”

“嗯嗯,这种意外来临的时候——去接受它就好了。”光微微笑着,她的眼睛映射着远处的雪山,不断有雪沫落在她和64页的身上,远方的雪山如流云流散。

 

意外的确是随时来临的。

这片龙骨也许是支撑着雪坡的支架,在光将支架取走时,大规模的雪山崩塌便来临了。光只来得及抱紧面前的64页,就被冰冷的阴影所怀抱着,光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而有火红的光芒正透过薄薄的眼皮落在她的眼底。

等这天崩地裂一般的雪崩结束之后,光发现自己完好无损地坐在最高处的雪坡上,而怀中的64页发出如同花瓣碎裂的光芒。

“我要死了,”64页说,声音破碎,“因为我保护了你。”

光还没从这场灾难里回过神来:“……恶灵会死吗?”

“你明明杀掉了很多的64页,”这位64页用着糟糕的语气嘲讽她,“你明明知道恶灵也会死的。”

“但我不会,我是光之战士,不会轻而易举地死在这样的雪崩里。”光不住地摇着头,她身上披满了碎雪,她用手拂去64页表面的雪花,声音又冷又硬。

“一般的人类遇到雪崩就会死,英雄也是普通人类啊,”64页的声音又温柔了下来,是温柔的小孩的声音,“英雄不一定死得伟大死的光荣,像她曾经做过的惊天动地的事情那样,英雄也可能拯救了全世界,然后一脚踩滑摔死在楼梯上这样的……”

光本来还眼睛酸疼要酝酿出热泪,居然被64页所描绘的英雄摔死在楼梯上的景象给逗笑了,她又哭又笑的,抹着自己的眼睛,又捂住嘴巴。

“所以啊,即便是光之战士,也有可能路过库尔札斯西部高地,然后被忽如其来的雪崩给埋没,”64页认真地叙述道,“就像是你说的某种意外一样——我们有时候将它称作命运,命运是很难抗拒的,雪崩是一定会发生的一件事,人类会死在雪崩里也是常有的事情,而我能做的,就是选择减轻你死去的可能性。”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光仍旧没有让她的眼泪落下。

“因为我要成为我,我要独一无二的那本64页,”64页的身躯微薄而孱弱,似乎是半透明的了,有飞溅的雪沫穿过它的身体,“我想要拥有灵魂。”

“你当然有灵魂……”光立刻反驳道。

“不,我没有,”64页坚定地说,“我没有灵魂,我对你说的那些话,都局限于我了解的那些事,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没有真正地改变什么,甚至没有办法自由移动。”

“不,你有灵魂,你拯救了我,”光努力挤出微笑,“你是可爱的恶灵,是我独一无二的朋友。”

“是的,我完成了这样的选择,我保护了你,我就是真的有思想的一本书,不再局限于自己被写下的那些文字,我拥有灵魂了,”64页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充满力量,即便它用了太多的力量保护少女,即将要消失了,“灵魂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谢谢你……”64页伸出小小的尾巴蹭着光毛茸茸的尾巴,它叫她的名字,又叫她生存于世的称号,“光之战士。”

 

“……你有办法能让自己活下来吗?”光跪在64页的面前,“我能帮助你吗?我的64页。”

“可以的,”64页回答道,“我的光。”

 

11

光竭力让自己不哭,她是一位坚强的英雄,她捧着一本书,上面是几乎要流散的蓝紫色恶灵。

“我只需要最后的一点点东西就可以获得新生。”64页如实叙述道,它露出了一丝微笑的表情。

“那是什么呢?”光急促地问道。

“是不能说的……是某种意外,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给,”64页肯定地说,它如此地信任面前的少女,像第一次见到她就相信她会把自己带出禁书库一样,“前提是你知道那个意外是什么。”

光想了半天,也不知道64页指的“命运”是什么。

“是我的血吗?还是某句禁制的咒语,还是我的吻……我的爱?我什么都能给你,只要你能换得新生。”光的语速很快,但她从64页特有的嘲讽的微笑里得知那些都不是真正的答案。

 

“谢谢你的努力,但是新生不是我必须的东西……而我现在要跟你说一件事,这是最后的机会了,”64页的声音很轻,“凑过来些。”

光打起了精神,她把64页搂到胸前,又把它举到自己的脸侧,让它可以贴着自己的耳朵说话。

“我欺骗了你……我不是什么百科全书,只是一本许多年前一位神学院学生在上课时写的恋爱小说,是很长的故事,但是还没写到结局就被神学院的院长给没收了,”64页微笑着说,“我不是什么恶灵,我只是很弱的书灵……因为我是一本,不完整的书。”

“是吗?”光也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我那天也不是去学什么龙语的,我只是闲着没事做,而教皇厅的老祭司禁不住我的请求,就把钥匙给了我。”

“其实我知道哪里能学习龙语,只是害怕你把我扔下去找正确的学习龙语的书了。”64页继续诉说着当日的真相,它的声音带着不确定的哀愁。

“可是哪怕我知道你是一本讲述恋爱故事的书,我也会把你带出去的。”光温柔地安抚着64页,手指摩挲着64软软的脑袋,它变得像是流质的东西,不再是原来的蓝紫色“恶灵”了。

“我想知道我的故事最后的结局……你要为我写完这个故事吗?”64页请求道。

光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当然愿意。”

 

她顺手抹了抹眼睛,有什么凉凉的液体满溢着,在它变作冰霜前,被风吹落。

64页轻轻地靠了过去,那滴眼泪正落在它的身上,一路洇湿了书页。

 

“你的眼泪,正是我需要的东西,”64页轻声地说,“谢谢你。”

光愕然地抬起头,面前的书本正发出白光,她眼见着64页从底下的书中升起,她第一次看见它完整的样子,是一个可爱的小孩。

64页伸出手,它,是他落在了光的面前,他搂住光的额头,用他的额头轻轻地在光的脑袋上碰了一下。

 

12

光将龙骨递给委托的村民时,那位村民注意到英雄阁下怀中的一本书。那是一本再普通不过的书,但是英雄阁下似乎对此很是爱惜。

“……这是什么书呢?”村民好奇地问道。

“是《艾欧泽亚百科全书》,又叫63页,”光认真地介绍道,“以前叫64页,但是现在少了一页。”

村民点了点头,少了一页的确就变成63页了,他又问道:“少了的那一页是什么呢?”

“是独立灵魂和自由意志。”光说着语焉不详的话,对并没有听懂的村民道别。她将怀中的书抱得更紧了些,她闭上眼,迎着暮时的风雪。

她清楚地明白,64页和63页最大的差别,在63页里,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位蓝紫色小孩从这本书里冒出来,那个孩子原来在的那一页变成了空白。

63页仅仅是一本书,它不再会说话,无法与人交流,是一本没有结局的恋爱故事,俗套,幼稚,千篇一律,充满着少女一厢情愿的恋爱幻想,亦是独立灵魂和自由意志。

 

13

“这就是我在常风之地做的第一个梦了。”光坐在常风之地不算大的屋子里,已是夜半,外面的风雪已经停了。房间里壁炉的火却烧得正旺,听故事的人有的睡着了,还有的人依旧在听着。

“那64页没完成的故事呢?你写下去了吗?”一位年轻的奥拉少女问光之战士。

“……是的,我答应他的自然会做到,”光微笑着,“我为千年前那位神学院少女的故事写下了我认为的结局。”

“那是什么样的结局呢?”那位紫发奥拉少女追问道,她是对这个梦的内容最热衷的一员。

“……最后,少女觉得应该追上他的脚步,就不停地往前跑去,他本来已经快要离开了,就在那个时候回了头,”光讲述着她为这个故事的结局,“然后就结束了,可以打上全剧终的符号了。”

“总觉得有点耳熟呢……”奥拉少女也觉着困了,外面的暴雪寒风雨天晴日,都与她无关。房间里的火光暖融融的,她靠着光,就这么慢慢地睡着了。

光温柔地看着身侧的少女,也开始尝试着入睡。

 

14

被称作光之战士的少女又陷入了梦境。

这是她不曾讲起的部分,亦是梦的一部分,是梦中一梦。

在64页变成63页之后,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的64页是整个小孩子的样子,它不再躲在书里,而是坐在桌子上。而光坐在椅子上,在看承载有64页的那本书。窗户落着微光,煤油灯暗淡,风雪声萦绕在耳边。

如64页所说,这是一个普通的恋爱故事,光看得昏昏欲睡,但她没有真的睡着,因为她答应64页要给这本书撰写一个很棒的结局。

这像是一个普通的午后,好像真的发生在某个世界的故事,光不觉得她在梦里,而64页喋喋不休地谈论着什么,用他独有的嘲讽的语气,她知道他没有什么恶意。

 

梦中的光忽然抬起眼,对坐在桌子上的64页说话。

“光明和黑暗,是同源的吗?好似它们都来自一个深渊……”

“你知道吗?我是会做梦的,”64页慢悠悠地说,“我最后一次做的梦就是梦见了你……”

“嗯?”光不大明白,内心又隐隐约约有一些焦躁。

“我梦到我变成了你,我来自黑暗,我去往黑暗,我来自光明,我去往光明……我来自深渊,我去往深渊。”64页的声音冰凉又柔软,像是光的发丝,和窗户外忽然飞入的雪花。

光看到梦境在64页的背后坍塌,一点点,一寸寸,风雪不断涌入,如湖的日光和如墨的黑夜各据边角,中间是血与火的路,一侧光明一侧黑暗,如海水一般汹涌。

光被什么带走,从椅子上,她的手只够到那本还未完结的书,并把它放到了怀中。

64页依旧坐在原处。他望着光,眼神温柔而悲悯,他继续说着,在声音被隔绝没办法被捕捉前准确传到了光的耳朵里。

 

“黑暗和光明,都来自一个深渊……而你,就是那个深渊。”

 

 


评论
热度(19)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