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伊中心』花园

好几年前的稿子了,刚刚翻出来的,甚至想不起来是哪个本的稿子……


我是北意大利。我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这段文字由最为坦诚又真挚的自我介绍开始,我们意大利人很是擅长这些。现在你也许不懂,但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我们的旅程和故事先从这里开始。这是某一日的清晨,我们正徜徉在公元十五世纪的佛罗伦萨街头,如今是春末,姑娘们穿着美丽的花裙子,身姿曼妙,窈窈窕窕,她们的欢声笑语在你耳畔,擦肩而过时欢乐最为热烈,远去时有什么又让你失落。她们于你是仅此一次的风景,你于她们不过是忘却容貌的过路人。

不要失落,旅行的意义就在于此,你看到那边阳台上摇曳的小雏菊了吗?你且等着,我去把小雏...

『APH/极东』留人不住山山雨

《回响》本的稿子



枇杷熟透的时候,正值梅雨季,雨水多到承不住,沿着花叶脉络坠下,像是姑娘与情郎分别时的眼泪。阿耀翻过一个山头,他拜了土地庙,捧着一手白枇杷放在空荡荡的满是灰土的案头。也许会被老鼠吃了,说不准。浑身湿透的阿耀望着比自己还狼狈的斑驳塑像,拜了三拜。

 回去时雨就停了,阿耀选了另外一条路,山路崎岖蜿蜒,他踩着湿漉漉的泥土,踩到一地熟透的野枇杷。阿耀蹲下来,捡起完好的,用袖子擦了擦,尝了一口,没有他特意摘的塘栖软条白沙来得甜,是又苦又酸又涩的,就像幼时母亲搂着他讲故事,说道边苦李。

 阿耀咽下枇杷的果肉,吐出的核落入一侧的山谷。一条河浩浩荡荡,隐...

『FF14』光之战士的失踪

文:糊冷冷

 一篇沙雕文,全员欢乐向,无CP粮食向

 脑洞来自HP,大家都懂的


光之战士不见了!这件事一下子传遍了整个艾欧泽亚的画像界,其实最开始听说的人也不多,最开始发现光之战士不见了的奥尔什方很紧张地到处询问消息。帕帕力莫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他戳了戳边上一动不动的“伊达”,很开心她今天还没有来到画像里,才跟上奥尔什方的脚步去找人。敏菲利亚从另外一个世界也温柔地询问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回答她的是沉睡已久的路易索瓦大人醒来时发出的哈欠声。不过三国的领导们还不知道,娜娜莫她们还没有可以到进入画像的时候。

 死去的或者是不生不死的人们一下子变得沸沸扬扬...

『FF14/奥尔光』The Lamp of the Night

CP:奥尔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 你与战争的日日夜夜系列,是夕夕想看的巨龙首灯火的故事

Warning:第一人称乙女向


我仍不知道该如何准确讲述这种感觉,世间的词语总是不尽我意。那像是走遍了世间荒寒的沙漠与冰原,在一个雪夜走入温暖的有人为你点灯为你倒水的小屋一样,从此再也没有什么灾难可以打倒你。因为你知道,总是有人会等着你的,你得活着回去见他,因为你可舍不得他有半点伤心难过呀。

 “光?你今天一直走神,是我煮的奶茶不好喝吗?”我的他,奥尔什方正坐在我的身边,他给我半凉的奶茶续了半杯,担忧地望着我。...


瑞金本《永无乡》通贩余本

瑞金本《永无乡》余本,就只剩下十几本了,请大家高抬贵手康康?(被代理打出来宣传)

点这里

占tag抱歉_(:з」∠)_

『FF14/泽菲光』白云花

CP:泽菲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Warning:第三人称乙女向,女主是某只白猫猫,婚后设定 


 在给海雾村的白云花浇水时,泽菲兰仍觉得今日的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光在冒险者之外实际上还是喜欢采集生产的工匠,她的院子里种了白云花,嘱咐近日在家的泽菲兰每日记得照料。他觉得不可思议,这位苍穹骑士原本将他的一生奉献给了神,却接受教皇最后一个命令,与那位光之战士结婚。他原本想着以身殉国,但是一场婚礼中与少女的誓词又让他的生命以一种极为奇妙的方式延续了下去,他没有在婚礼上吻她的嘴唇,但已将那杯誓言的美酒咽下。他...

『原创』猫毛是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

猫与什么的对话系列

前篇:『原创』吃了扫把的猫


猫:你好,我是猫。

草莓棉花糖:你好,我是草莓棉花糖。

猫:今天为什么是你来和我对话?

草莓棉花糖:有人想要知道你和我味道是否相同。

猫:其实我亲眼看到有人篡改了题目,原本的标题是“为什么猫毛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

草莓棉花糖:我没看到。

猫:我看到了,有人发现无法自圆其说,就篡改了我们原来对话的主题。

草莓棉花糖:原本的标题其实可以解答现在的标题。

猫:现在又得从头开始,唉,我们马上会忘记第一个标题的事情,我数……

草莓棉花糖:1、2、3,有人想知道“猫毛是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

猫:有人真的无聊。

草莓棉花糖...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