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奥尔光』宇宙爆炸

很久之前和自家的奥尔什方打机工战,看着自家炮塔爆炸时产生的脑洞。

那是一切还没结束的时候。

光曾经也问过奥尔什方关于生死的问题,那是一个午后,日影很长,时间也跟着变得无比漫长,她哼起昨天晚上看电影时里面女主角唱的歌,在慢慢地吃一个苹果。苹果是奥尔什方削的,他削得又快又好,以前在原来的最初的世界时候,他还是名为“银剑”的骑士的时候,他基本不会削苹果,是光削给他吃的。如今已经过去了好多个世界,有些记忆不可避免地被遗忘,只有削苹果的记忆愈加累积,粉色垃圾桶里完全不断的果皮即是证明。

“这样,一直在跟着我,去很多世界,去平衡每个世界的光与暗,甚至没办法再回去原来的世界,奥尔什方,你不会觉得很累吗?”光咬了一口苹果,很甜,像最开始那个世界的一种苹果的味道。

“……就像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会害怕一样,我怕光会觉得寂寞,”奥尔什方在给蛋糕摆上最后的草莓,“有我在就会好很多了吧。”

“……嗯,两个人旅行比一个人旅行要有趣一点,”光小声地说,“谢谢你啦,奥尔什方。”

“嗯,来,吃吃看今天我做的蛋糕。”奥尔什方在穿着粉色睡衣的少女面前蹲下,把刀叉递到她的手里。

“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会死掉,真正地回归以太之类的,而不是闭上眼又发现自己在一片星海里,”光将蛋糕切得很整齐,给了奥尔什方比较大的那一块,“就,就像被吃掉的草莓再也不会变成新的草莓一样。”

“想到光会消失,我也会觉得很难过的,哪怕那时候我也消失了,”奥尔什方跪在光的面前,趴在她的膝头,眼睛眨啊眨的,“我希望光永远不消失。”

“太阳有一天也会熄灭的。”光弯下腰亲了亲奥尔什方的耳朵,不再是尖尖的精灵的耳朵,而且普通人的那种,这让她有点遗憾,“……哎,我说你,你今天就像懒洋洋的猫一样。”

“是啊,一只猫今天做了一整天的蛋糕,为了趴在沙发上看小说的另一只猫,”奥尔什方站了起来,坐到了光的身边,他将一颗草莓喂给光,“来吃蛋糕吧。”

“好吧,不谈什么生死了,该到来的那天就会到来的,”光吃起了蛋糕,漫不经心地打开了电视,新闻里说英仙座流星雨即将到来,而一颗陨石也将来到地球,天文学家和天文学爱好者们都对此很是兴奋。

奥尔什方则凑过去亲了亲光沾着奶油的嘴角,光张开唇让奥尔什方可以吻得更深些。

有趣的新闻和要拯救的世界都被扔到一边,草莓蛋糕被扔到一边,火红太阳被扔到一边,记忆被扔到一边,时间也被扔到一边,她只想和她的挚爱,陪伴自己穿越无数世界的人交换草莓奶油味的吻。

他们放开彼此的唇时,并不知道终结一刻来得如此迅速。

光正谈起她看的故事,她说:“这个世界有南柯一梦的故事,也有打开了一个盒子少女变成老妪的故事,你知道吗?奥尔什方,到神那里借来的时间,是要还的。”

“……如果人只有一生的话,到神借来的时光却不止一生的话,那要怎么还呢?”奥尔什方问光。

“……是啊,怎么还呢?”光也在想这个问题,她笑了笑,“那也许就要罚她拥有永恒的时间了。”

“没有关系的,有我陪你,”奥尔什方当然敏感到可以察觉到光所想的一切,他拥住她,“我们拥有无限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这意味着漫长的居无定所的漂泊……”光把自己埋在奥尔什方的怀里,“也意味着永恒的常伴于身边的爱,海德林是打我一顿再给我一口糖吃吗?”

奥尔什方吻了吻光的额头:“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漂泊,能够稍微让你觉得不那么孤单,我就会觉得很幸福了。”

“好吧。”光闭上眼,想睡一会儿,可是电视机还没关,奥尔什方拿过了遥控器,把声音调成了静音,又把光抱回到了房间里。

“你睡吧,”奥尔什方躺在光的身边,温柔地说,“我陪你。”

陪睡的人反而睡着了。

奥尔什方醒来时是傍晚,夕阳如血,他走到客厅。电视机依旧是静音,光独自一人坐在沙发前。

“哎你知道吗?那颗陨石之后有好多陨石又来了……这里要爆炸了。”光仰着头,望着揉眼睛的奥尔什方。

“嗯?”奥尔什方不大明白。

“……你醒得正好,还有十五秒钟。”电视机依旧是静音,但电视台在直播星球爆炸。

“我给你剥橘子吃。”奥尔什方拣起果盘里一颗幸运的柔软的橘子,修长的手指破开果皮,汁液沾在他的手指上。

光一动不动盯着电视机,而身后是奥尔什方剥橘子的声音,他们的末日开始于这样的场景。

十——

“我吃过了,很甜的。”他歪着头,笑容灿烂。

“嗯。”她应答着。

九——

他将缺了一瓣的橘子放在她摊开的手心里。

她就接了过去。

八——

“很甜吧。”他注意着她微微眯起的眼睛。

“很幸运。”与此同时她嚼着橘子,含糊地说。

七——

“这橘子颜色和你头发一样。”他摸了摸她的头发,用不沾着果皮碎屑的干净的手指。

她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六——

“我很喜欢。”他用另一只手屈起的手指揩拭她眼下的一小块皮肤。

她看了他一眼,是有些凶狠的表情。

五——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哭的。”他露出有些伤感的微笑。

“……你也不会啊。”她小声地说。

四——

“喜欢你,”这回是她拉着他的衣摆,“一定是我先喜欢你的。”

“……那可不一定。”他做出反驳。

三——

“你今天穿的衣服真好看。”他静静注视着穿着粉白长裙的她。

她握紧了他的手,好像又满怀着希望一样。

二——

“……再见了。”这回是她先说,她将剩下的被捂暖的橘子塞进了嘴巴里,腮帮子鼓鼓的,仰着头望着他。

他低头吻她橘子味道的嘴唇。

一——

“晚安。”他们对彼此道别。

雪白的光从窗外亮起,比白昼还要明亮,比黑夜还要暗淡。他就抱紧了她,把她拥在了怀里。

她面对着窗户,而他闭紧眼睛。

零——

末日来临了,而没来得及说出口的。

“希望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也能看见你穿这样好看的衣服。”

“会有再见的一天的。”

到神那里借来的时间,是要还的。

这句话是林林以前写的(……)

评论(1)
热度(20)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