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吹雪姬与我

Written by 糊冷冷

妖表肝完了

随便写点东西纪念一下


我在矿洞已经第三天了,兜里的传奇徽章还是少得可怜。到处都是人们的喧嚷声,战马蹄踏,狗叫鸟鸣,也不知道乘着鲸鱼的某位光呆是怎么通过这么狭小的矿洞的。我就不一样了,我用经济版摇摇车,雪白可爱,绿色环保,占地面积小。它丝滑无摩擦,清纯不做作,并不是“小帅哥,快来玩呀”那种五颜六色看起来十分妖艳贱货的摇摇车。

USA蹦蹦跳着嚷嚷道:“我还想在艾欧泽亚多玩会儿!”但似乎规则里还有所谓的“掉率”这种东西,在“十连不掉”,“危命任务——90002”,“上线,排队人数261位”这样的困难险阻里,他依依不舍地把第三十个徽章递给我。

“要想我哦。”USA蹦可怜巴巴地说。

我的怜悯心在看到我包里地灵族给我的三位数硬币后消失殆尽,但我始终是善良可爱的光呆,摇头点头偶尔锤爆别人的狗头,于是我违心地点了点头。

“偶尔也要带我出来玩哦!”USA蹦化成一抹绿烟消失,声音越来越远,我也叹了口气,面前便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小小少女。

“希望你对我好点,吹雪姬小姐。”我摸了摸她的头发,名字真好听,长得也好看。

吹雪姬抬起淡漠的碧色眼睛,没有说话。


我跟上那位乘着大鲸鱼的隔壁光呆,一边听着光呆朋友们的挖矿经历,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吹雪姬在我的身后飞舞,她的发间总有雪花的味道。

“快给我吧。”我对吹雪姬说,其实并不期待她的回应,“可以早点下班。”

吹雪姬看着我,摇了摇头。

“……哎,可是你这次给我了。”我看着包里多出来的徽章,这好像是从天而降的东西。

“希望你下次也给我。”我很是开心,但是实际上又不敢大声说话——一小时刷了十二个徽章的奥拉少女曾对我说,我不敢说话。不论是好运还是厄运,都要独自生活承受,总担心命运之神会在我将话说出口时捉弄嘲讽我。十二神里,妮美雅女神肯定是一位性格恶劣的神。

“不行。”有一个声音突然在脑海里出现,是少女冰冷的声音,“这是一种考验,人类总是这样……以为能不劳而获些什么。”

吹雪姬突然说话了,我以为她不会说话,在周遭的喧喧嚷嚷里,她的声音却分外清晰。和USA蹦不一样,她的声音通过某种特殊的渠道说给我听。


“还有,不要装得你很累的样子……我知道你一边吃饭一边还在某个本丸里捞刀。”吹雪姬继续冷冷地说,“其实你并没有付出太多的东西,反正你的时间又不怎么值钱——我的意思是,你没有把你的时间用得很值钱。”

我卡了壳,鸡骨头差点卡在喉咙里,吐到了矿洞某个角落。

“我不说了。”她又说,“快点跟上其他人吧,你不是用了自动跟随宏吗?”

“你是——传说中的,穿越次元壁的生物吗?”我认真地看着她绿色的眼睛。

“我本来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可惜已经有点记不清过去的事了……我反正也回不去了,偶尔会和其他的同样来自那个世界的宠物聊天。”吹雪姬催促道,“人们都走了,你再不快点就赶不上了。”


我跟着前面那位鲸鱼光呆,第三百零三次卡在了地灵族凌乱的器械里时。

吹雪姬无奈地说:“你看吧,其实自动跟随会更加心累,而且浪费时间……人类总是投机取巧自以为走了捷径,实际上又进入一条死路。”

“嗯嗯嗯。”我努力地从死角里跳了出来,匆匆忙忙赶向下一个地方。

“但是其实人类的行为是很难改变的,尤其是长大之后,我不过和你相处那么几个在矿洞里的日夜,也改变不了你什么。”吹雪姬悠悠道。

“冥顽不灵嘛。”我用一个词来总结吹雪姬的话。

“你知道就好。”吹雪姬说。她看着我下了经济版摇摇车,拿着护拳冲了过去。因为是召唤和被召唤的关系,她被我拉扯得和服和长发一同飞舞了起来。


“你不要下班了吗吹雪酱。”隔壁的光呆这么对他的吹雪姬说,“快给我最后一个徽章然后好换龙仔来上班啊!”

“我是社畜我想加班。”那位吹雪姬吐了吐舌头,在空中转了个圈,她笑嘻嘻地说,“才第八把,你要加油哦!”

隔壁隔壁那位吹雪姬声音弱弱的:“我连着给了我主人三个。”


“打死!”

“拉黑!”

“这个光呆太欧了,不如我们……”

“涂上鸡蛋液裹上面包屑放进油锅炸至金黄出锅撒上胡椒粉粉隔壁家的光呆都馋哭了!”


如你们所见,吹雪姬有时候会遇到其他的吹雪姬,她们跟着其他光之战士,呼啦啦地从我身边飞过,吹起一阵夹有尘与雪的风。

“有些光之战士比较笨,经常忘记召唤我们,我都替他们着急。”我的吹雪姬说,“太笨了。”

“我怎么觉得你在说我?”我想起了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她就不见了的事,她从青烟里冒出来时我暗自盘算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蓝发少女哀叹了声,她说大约是二十分钟之前,被我塞回到了黑暗的包裹里。当然其他光呆也有这种情况,矿洞太黑太暗,让人神志不清,怪不得我们。

“……说的就是你。”吹雪姬丝毫没有顾及我的自尊心,“在一件事上做无用功也是人生的一部分啊。”


“好吧……吹雪姬和吹雪姬之间一样吗?”跑路的时候,我看着隔壁那个明显比较活泼可爱的少女,这和我的吹雪姬根本不一样嘛。

“因为遗失了一部分的记忆,每个吹雪姬性格都不相同,掉率高低也是这个原因……放心,我不会故意捉摸你。”吹雪姬看向我满含质疑的眼,“……这次掉了,给你。”

叮当两次声,地灵族的绿金币和印有吹雪姬头像的传奇徽章一起掉到了我的包里。吹雪姬往里面望了望:“垃圾真多。”

“甚至还有柔软的粗皮和百兽之血,”我不好意思地说,“在其他地方拿到的,和小石次郎一起。”说完队友杀死一只地灵族,塞给我一堆铁矿后远去,我无语凝噎。

“我认得他,他说那个地方的峡谷很壮美,他喜欢那儿的尘沙和瀑布。”吹雪姬一边飞一边说,我又到了出不去的死角。

“你们也会交流些什么吗?”我跳出死角,同时躲避着三两只地灵族的追杀,从容不迫地说。

“……无聊的时候,比如我们会讨论各自以前在什么地方,我知道你最喜欢召唤的是那只叫蓝闪蝶的宠物,但是你曾经对俾斯麦之灵说,你最喜欢她了,因为你喜欢鲸鱼。”吹雪姬毫不犹豫地卖了队友,“还有的,你把它们带回来后,甚至没有召唤过一次。”

“俾斯麦之灵是可爱的奥拉少女送我的礼物,蓝闪蝶也是,是另外一位奥拉少女送的……”我决定不回应她说的“没有召唤过的某些宠物”的事实,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唉,这个涉及的关于人性的讲究就多了,”吹雪姬晃了晃她的头发,“你的朋友对你真好。”

“你不是我的朋友吗?对我好点吧?”我赶到了现场,不一会儿,听到了此起彼伏的硬币声,有的光呆笑哭了,有的光呆哭笑了,几家欢喜几家愁。

“连着两次都掉徽章是不够明智的。”吹雪姬摇了摇头。


“你得知足。”吹雪姬这么说时,隔壁的那位光呆笑眯眯地甩了小土龙一巴掌。

“我不喜欢有人对我这么做,还好你没有甩我一巴掌,不然你可能到明天也没有豪华版摇摇车坐。”吹雪姬冷酷地说,“当然也有被扇到晕头转向的小笨蛋,然后眼泪汪汪给了传奇徽章的。不过按照我的计算,这种情况只占百分之三十。”


我对表达了爱意。

我对释放变给光线。


“我不喜欢那种爱意光线,会把我融化的!变给光线又是什么!”吹雪姬被那一连串的爱心搞得频频后退,粉红爱心粘在她的发上,又慢慢消逝了。

“嘿嘿。”我笑得很开心,然后我接下来八把都没有听到传奇徽章掉落的美妙的声音。吹雪姬跟着我,她笑得比我之前还开心。


之后的某次,我甚至还和其他队友聊天而走神,我太累了,身上衣服也破破烂烂,暗物质数量直线锐减,总之我直接死在了矿洞里,我可爱的陆行鸟在我的尸体上走来走去。

我死了。我想对吹雪姬说。

可是吹雪姬也不见了,她和我不同生但同死,等好心的路人把我拉起来时,我赶紧召唤她,她在青烟里出现,还是好好的。

“我死了。”我又说。

“是的,你死了。”吹雪姬显然不开心,莫名其妙被直接塞回背包里谁都会不开心的,“可惜我只看到了歪歪扭扭地倒下——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不然我准嘲笑你。”

吹雪姬在下一次时将印有她名字的徽章递到了我的手里:“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献祭吧。”

“我现在死还来得及吗?”我当然是在开玩笑,可是吹雪姬并不喜欢这种玩笑。

“你应该珍惜生命。”吹雪姬说,“无论什么时候。”


我和吹雪姬在昏暗的矿洞里来回奔波,无数次无数次地卡进同一个死角,昏天暗地地走错了路,死了几次,直接次元崩坏离开所在的艾欧泽亚,等等等等,可谓是患难与共,生死不离。

包里的传奇徽章沉甸甸的,我数了数,开心地对身后漂浮的少女说:“只剩下最后一个了,我就要离开矿洞了。”

“……离开?我还没有看过艾欧泽亚其他的地方,也是这么黑漆漆的么?听九尾说,艾欧泽亚有阳光明媚、美不胜收的河滩。”

“那是拉诺西亚低地,雪松原上有风车群。”我回答道,我和很少的队友在那里奔波,帮助维护黑涡团的治安,或者帮农民清缴一些妖物,“海之都是我的家乡,我喜欢那里。”

“这里也是拉诺西亚呀?”吹雪姬不解地说,“为什么差那么多。”

其中种种原因实在说不出口,我只好说:“嗯,是这样的……如果我出去的话,我就带你去其他地方看看。”

“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马上给你最后一个徽章,我比USA蹦聪明多了,他那个小笨蛋,以为你真想着他,”吹雪姬发出一阵冷哼,“他爱玩,就让你陪着多玩了一会儿,谁知道大家都讨厌‘不识大体’的宠物。”

我还是说不出话,我承认我有在敷衍USA蹦。

“走吧。”吹雪姬叹了口气。


矿洞的人还是如往日那般多,光之战士的头发掉了一地。我的衣服变得很脏,动作也变得迟缓,但我仍然冲上前去。各种各样的兵器击打声,魔法炸裂声,人们的呼声喊声,笑声哭声都交织在了一起。

在所有的声音结束的刹那,我听到了硬币掉落的两下声音。

我没有去确认,我看向吹雪姬的脸,她满不在乎地在那里飘荡着,她没办法像在原来的世界里自由应用魔法,她只是围观着这一切,然后小小的手往我的包里丢了什么,更多的时候什么也不做——尊重最开始的规则。

“我以为最后一个会特别难,通常都是这样……像是故事结尾之前最后的考验。”我的汗水滴到眼睛里,我又笑又跳,欢呼雀跃。周围的光呆们一看就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恭喜恭喜!”他们这么说时忙着奔赴下一个战场,原地只剩下我和飞舞的吹雪姬。

“我觉得没必要在最后时候为难你,你应该早点睡。”吹雪姬说,她飘到我的面前,“你应该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好好休息。”

“谢谢你。”我说不出什么话来,脑子里却满是把印有她头像的硬币换成武器,再去碧企鹅瀑布一趟。


我心不在焉起来,逐渐听不清吹雪姬的话。

“我忽然想起来我能稍微地在很小的地方操纵寒气。”吹雪姬扬起她小小的手,袖子飞舞。

在炎热的矿洞内部,她为我下了小小的一阵雪。吹雪姬转了个圈,一朵雪花落在我金色的毛绒绒的耳朵上。

“算是告别礼物,作为你带我来这个世界的回礼。”吹雪姬的声音轻柔。

“什么……”我没回过神来。

“再见了。”我的吹雪姬说,“我知道在以后的大多数时间,也许这一生,你都不再会召唤我。所以,再见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她化作一抹青烟消失。

如她来时。

吹雪姬吹落到我身上的雪,也全数融化了。



评论(8)
热度(32)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