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光之战士在常风之地做的七个梦-第一个梦:63页的故事(01-04)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这是第一个梦,是关于这个小家伙的故事,”光之战士眨了眨眼睛,她手边是一本书,“它叫‘63页’,我现在要说的这就是它的故事了。”

Warning:是来自某只猫猫的脑洞,我是加工者(x

 

“今天风雪很大,阻碍了前路,不好再走了,”光之战士对她的同伴们说,风将破旧的屋子吹得咣咣响,不断有落叶从门缝里吹进来,挟带着紫藤花的气息,风也吹起她的头发,拂过她温柔而坚定的眼睛,“我来讲讲我的梦吧,这是第一个梦。”

 

01

“这是第一个梦,是关于这个小家伙的故事,”光之战士眨了眨眼睛,她手边是一本夹着红色书签的书,“它叫‘63页’,我现在要说的这就是它的故事了。”

 

光之战士本来是不打算讲这个梦的,她经过碎心树林时聆听风的呼吸时想讲的还不是这个梦,那时候她和朋友失散,常风之地渐渐地飘满了冰冷的细雪。为了躲雪,她独自一人走进那个自然史研究的小屋,又到了夜晚,迦巴勒式样的灯没有熄灭,她走过坍圮的书架和一地枯黄的落叶,停在零零散散的书本的面前。

此时有推门声,是失散的伙伴,进门时发出一阵喧嚣的声响,光望着他们或羞怯或热烈的脸,她就忽然想讲这个梦了。她不知道这场风雪从何处吹来,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停止,于是光之战士开始讲述她在常风之地做的第一个梦。

 

那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这位述梦者还不是现在这样子,她背着她的盾,还举着剑,走过很多地方,留下传说与只言片语。后来她就放下了她的盾,让它随着某位友人的逝去常埋在冰雪里,举起另外一把剑,在光明和黑暗里,守护她所珍视的一切。

那时距离她失去那位友人已过去了许久,她前往东方的草原和山林遇到了新的朋友,参加了许多战斗,赢得了许多胜利。接着风尘仆仆的她又回到了那个冰雪之城,她拿着特殊的通行证行走其间,却再也不需要这张通行证了。谁都认得这位英雄,投以言笑晏晏或热情的赞扬,她回以礼貌的微笑和问候。

她去往教皇厅,仅仅是不多的手续就得到了许可,她没有往高处走去,那个伤心地。她这次的去处是地下,她知道底下有一个禁书库,和迦巴勒的不同,伊修加德的藏书和萨雷安的藏书总归有些不同。

 

这是光和64页相遇的前情,像是导火索,又像是扉页之类的。什么,你说我们的主角应当是63页?别着急,我们且听光之战士讲述第一个梦。

 

02

如光之战士所料想,教皇厅的地下禁书库和迦巴勒图书馆不那么一样,这儿许久没有人来,堆积着厚厚的灰尘,光需要亲自去点上伊修加德式样的壁灯,才能看清这巨大的禁书库长什么样。大部分的书都被锁着,只有一小部分的没有被锁着,光很想去看那些被锁着的书,又担心触发什么机关,召唤什么妖异的,她只得按捺下自己的好奇心,去看那些没有被锁着的书。有些是奇闻异事集锦,有些是枯燥无聊的教义解释,还有旅游见闻,甚至有一本某位贵族小姐的恋爱日记《亲爱的玛莉嘉》——最后一页撕毁了,光有些意犹未尽,不知道这位少女是否冲破家族桎梏,与她所爱的那位平民青年在一起了。光再次拣出一本书,这本倒是没有被撕毁,只是在某些部分被墨水涂抹了,她努力辨认,这是一位龙骑士的战场记录《亲历者》,最后他似乎知晓了什么,变作了一位异端者……隐隐约约透露出的是龙诗战争的真相,此书在此刻时效性已过,怕是算不得什么禁书了。

光正想着有的没的,身后忽然传来了异响,在这暗淡的空无一人的禁书库,那声音显得突兀和诡谲。光呼吸稍微一滞,那声音又不见了。光摇了摇头,怀疑是自己多想了,便继续看手中的《皇都历代大事录<修订版>》。刚刚看到某某年龙族第三次大规模作战的条目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比上次更加剧烈的,能听清楚是铁链的声音。等到第三次听到时,光合上手上那本书,朝着声音的来处走去,那边恢复了安静,偌大的禁书库,只能听到光的铠甲声和她的呼吸声。

 

在那被锁着的无数排书架里,有一本书正在挣动着,发出的声音正是绑住它的锁链的声音。它很艰难地挣扎着,似乎是想从锁链里挣脱。光觉着有意思,为什么偏偏是这本书不甘被锁着,要挣扎着出来呢,它为什么不跟它的其他伙伴一样安静沉睡呢?这本书里到底写着什么故事呢?

光这回倒是不怕召唤出什么妖异,举起她的剑,将禁锢那本书的锁链给斩断。斩断之后也没有什么异象,那本在挣动的书融入了它的伙伴里了,光走了过去,她凭着记忆寻找那本刚刚还想要脱离锁链的书。它的位置有些高,光需要踮着脚尖才能够得到它,刚碰到的瞬间,它就发出了红色的光芒,自己从书架上跌落下来。

在光蹲下身想要再次捡起它时,红色硬皮的书本里忽然冒出了一个蓝紫色的脑袋,鼻子以下的部分还埋在书里。光的手指便只碰到了它左边的角,冰冰凉凉的,有一些湿润,像是猫的鼻子。

它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厚厚的灰尘飘了起来,立马迷住了光的眼睛,等光再次睁开眼,那本书在光的面前展开了,发出微红的光。

它叹了口气,那是个小孩的声音。

“我是64页,你是谁?”

 

03

 “我叫……”光想了一会儿,把自己的名字跟它说了,她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号,仅仅只是名字而已。

“你哭了吗?”64页问光,“我的知识体系跟我说,人类红着眼睛流着眼泪是哭了……是有什么悲伤的事情吗?或者是过于快乐的让人感动的事情?”

光愣了一会儿,她接着才反应过来64页的意思,她由于灰尘入眼,不由自主地落了泪。

“……不知道你的知识体系是什么,但我可以给你增加条目,”光觉着这太有意思了,她半跪在64页面前,再次碰了碰它蓝紫色的角, “人类哭泣的原因还有一种,被风沙或者冰雪迷住眼睛,这种是生理性的,没办法控制的……啊,不过眼泪的确是很难控制的东西。”

64页晃了晃它的脑袋,它似乎不怎么抗拒光摸它的角,但是它呼啦一声钻回了书里,光听到了沙沙声,周围都传来了相似的沙沙声。

“记下来了!”64页再出来时伸了个懒腰,这是光从它发出的声音推断的,“现在我有事情要问你。”

“嗯,正巧我也有事情要问你。”光的声音轻轻的,却兴致盎然。

 

“那你先说吧,女士优先……有些规则是这么说的。”64页晃了晃它的脑袋。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妖异?精灵?但你一定知道书里面的内容,” 光可能是有些困了,她打了个哈欠,托着腮说,“不如都告诉我吧,省得我要自己翻。”

“……我吗?”64页显然是犹豫了,它蹦跳到光的脚下,好像在打量她,“很久没有人来到这里了,你来这里是想知道什么呢?你不可能仅仅是想要知道‘我’的故事才来到这里的。”

“你说得对,遇到你只是一个巧合,我要看很多的书才能得到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光揉了揉64页冰凉凉的脑袋,她眯着眼睛叹了口气,“我想要学习龙语。”

“……咦,你是一些书里面所说的异端者吗?”64页有一些惊讶的样子,接着它又钻回书里,再冒出来时,它口气里惊讶的成分越来越大了,“有一本在写的日记跟我说,战争已经结束了……是我睡得太久了吗?”

“嗯,人类和龙族某种意义上算是和好了……因此我想要学习龙语,和龙族们交朋友。”光其实也讶异于64页钻进书里所看到的是怎么样的世界,但是她觉得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了解,因此没有立刻问它。

“其他关于龙语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因为龙族们的生命漫长,不出意外也许会与星球等长,它们对于事情的理解只有发生过或没有发生的区别,不太区分发生的时间,龙语里也是这样,他们没有‘一分一秒’的概念,也没有‘此时此刻’的概念,‘春夏秋冬’的存在也显得多余了。”光嘴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面还是觉得也许会有龙偷偷地甄别“春夏秋冬”的区别,总是有一些龙族会稍微多愁善感一些的。

“……你说的我都知道,”64页叹了口气,“哎,可是呀,我不是这样的书,我的书里虽然有谈到龙,但不是什么《龙语速成法》,也不是《艾欧泽亚语与龙语双语词典》。”64页显得有些遗憾的样子,可是话里是藏不住的幸灾乐祸:“据我所知,这样的书已经不存在了哦,有传记说龙语是口耳相传的语言,文字的部分佚失在了某场灵灾的时候……不过关于这部分,大家都模模糊糊的,像是用特制墨水写过的字过了一段时间就消失一样,我肯定的是,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书。”

光没有露出64页想要看到的沮丧的神情,她用手指轻轻地挠了挠它的尖尖耳朵:“那你是什么样的书呢?”

 

04

“我啊……”64页说这句话时,周围的光线有一瞬间的暗淡。好像是到了伊修加德傍晚六点准备点灯的时候了,光在这个地下禁书库待得比较久,她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好像这里真的能把时间凝固住似的。她忍不住联想一些志怪传说,比如打开的玉手箱让少女变成老妪,山中有人睡着了再醒来就过去了一千年,说不定她出去了第七星历都要结束了。周遭的灯火已经变得比前些时候要明亮,在这暗无天日千年如一日的地底,也是有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存在的。

“嗯,新的一天要结束了。”64页见光盯着墙角的落地灯若有所思的样子,咳了咳,试图唤回她的注意力。

“你继续说。”光回过了神。

“也许是城市系统的原因……我们这儿的都把这个时候当做新的一天的结束,而早上灯光变暗是开始,不过我平日都沉睡着,不会特别在意这些,”64页认真地说,“至于我,我是艾欧泽亚百科全书哦,所以我什么都知道。”

光用手抚摸上64页红色的外皮,残存的烫金部分的确写着“艾欧泽亚”几个字。

“……那你真的什么都知道吗?”光不大相信。

 

“我还没说完呢?”64页说,语气也变得冷冷的,“但我不是书,哪有一本书长得跟我一样的,我是书里的恶灵,我能够杀死任何见到他的人。”

“哦。”光眨了眨眼。

64页以为光是被它吓到了,它继续用它最低沉最凶狠的声音说:“我是吸附千年的怨念而成的恶灵,有写这本书的人的怨念,读这本书的人的怨念,因此而死的人的怨念,被遗忘在这里的怨念,总之我身上凝结了所有人的悲伤与痛苦。”

“……是说废寝忘食写了《艾欧泽亚百科全书》的作者们的怨念吗?”光做出思考的样子,她严肃地点点头,“没办法让自己辛辛苦苦写的书被大家读到,是有这样悲伤的感情在呢……他们挑选书关在这里时一定是弄错了,嗯嗯,我可以理解这样的悲伤。”

“是的,是很悲伤的……等等等等!才不是呢!”64页本来是点着头的,后来听明白了连忙反驳,“我可是真的恶灵!害死了好多人的那种!”

64页仰着头看向跟它比起来像是巨人一样的少女,她脸上狡黠的笑容让64页明白她根本就没有相信它说的话。64页气呼呼地在书里倒转了身体,不理光了。

 

“好吧,不开玩笑啦,”光觉得64页生气了,连忙安慰道,“你是说从内心的黑暗获得力量什么的吗?”

“嗯。”64页还是没有回头。

“我现在也对这种事情略知一二。”光这么说着的时候伸手撩了长发,手指滑过背上大剑的柄,因为常年使用,上面的花纹有些磨损了。

背过身的64页来不及看到光微微低下头的表情,但是它好像有点要转过身来的样子。

“嗯。”64页动了动尾巴。

“我走在光明和黑暗之间,光明赐予我一副温柔面孔和好好心肠,而黑暗,深藏心底的痛苦将成为我的力量……”光轻声诉说,她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落在了64页上,64页觉得身上凉凉的,很舒服,就转过了身子。

 

“你的光明?你指的是你背负着星球的使命立志守护光明,却不得不让数位挚友为你而死?”

64页一字一句地诉说,它这样看起来的确像是活了上千年的恶灵,用极为尖酸刻薄的语气嘲讽着光。

“而你的黑暗?是说冰天宫无法追逐的白色背影,和魔大陆无法收殓的黑色灰烬吗?”

 

光一字不发,接着她轻笑了,极慢地眨了眨眼睛:“你真的是《艾欧泽亚百科全书》呀,你是怎么知道的……清楚得好像是另外一个我,或者是亲口听我说过我的故事?”

“你没有同其他人讲过。”64页笃定地说。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光歪了歪脑袋。

“书和书有自己的交流方式,就好像知识和知识能够产生自己的共鸣……你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吗?”64页傲慢地说。

“是说有人记录了下我的故事么?”光托着下巴。

64页没有回答光的话,它扭了扭身子:“现在你该相信我是一本《艾欧泽亚百科全书》,而我又是活了上千年的恶灵了吧。”

“那《艾欧泽亚百科全书》,活了上千年的恶灵——64页阁下,”光把64页底下的那本红皮书拿到了手里,64页差点歪歪扭扭摔倒,但是光及时地用手托住了它,64页顺着半悬浮了起来,仍有一部分沉在了书里,“你掉进去的深渊里面,究竟有什么呢?”

 

 “还有,你有没有想过它们是同源的?” 

“嗯嗯?”

“是说,光明和黑暗,都来自同一个深渊。”


tbc


评论
热度(15)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