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喵光』归来之人

CP:喵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NC-17

Summary: “这是你给我的战书吗?”

Warning:给五月太太的定制开车文

 

光之战士拿着那封信见到埃斯蒂尼安时并没有完全松下一口气,她紧张地拉着埃斯蒂尼安的袖子——他难得的没有穿铠甲,而是穿着格外单薄的衬衫和外套,像一位不知寒冷为何物的冒险者,而与之相反,光之战士穿了满是尖刺的龙骑士的铠甲。

光之战士是一位美丽而强大的奥拉少女,几乎所有见过她的人都会承认这两点。她有着有雪白的长发和格外清丽的面容,很难想象如此娇小的体格能够很好地拿起剑盾或者枪和斧头,去战胜所有难以战胜的敌人,成为艾欧泽亚的英雄。但很长一段时间里,埃斯蒂尼安倒是只看到了后者,他将她当做一位心灵相通的朋友以及武学上可以切磋的对手。

“你没事吗?”诞于晨曦的少女仰着头,望着高大的男性精灵,神情和声音带有关切。

“……我当然没事。”埃斯蒂尼安的脸色有点不自然,他似乎有点难以置信少女会如此发问。

“这是给我的战书吧,但是我又怕是什么节外生枝的情况……”光拿出那封放在心口的信。

“……你觉得是战书?”埃斯蒂尼安疑惑的表情越来越严重了。

“我还特意穿了铠甲来,”银白头发的少女将手中的枪立在地上,“你不是要跟我打一架吗?”

“……你喜欢的话,可以。”埃斯蒂尼安的表情有点僵硬,尽管没有穿着铠甲,但是那把不离手的枪还是被别在了身后。

“不过我穿了铠甲,你却没有。”光是真心实意觉得眼前这一幕有趣,她是一位英雄,但也是一位爱美的少女。她总是借用特殊的投影技术让自己穿着时下流行的时尚裙装,唯独这身龙骑士的盔甲,她维持着最初的样子——像埃斯蒂尼安一样。

“不是战书。”埃斯蒂尼安终于露出挫败的表情,他摇了摇头,银白的长发也跟着倾泻下来。

“那、那是什么?”轮到光表示惊讶了,她再次展开那份埃斯蒂尼安的信,是他不够端庄的字体,“‘好久不见,不知道你最近的枪术练的怎么样了?我会在……下午三点一刻找你’,这不是要跟我用龙骑士的招数打架的战书吗?”

“我的意思是……好久没见,”埃斯蒂尼安冷静地说,“我想见见你。”他说完这句话才后知后觉地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了脸。

“啊?”光也跟着脸红了,“……那你为什么要提到枪术啊?”

“因为你上一封信说枪术的事情,”这回是埃斯蒂尼安拿出了信,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不算薄的信封,抽出最上面的一张信纸,再次确认了是不是这封,“喏,就是上回这封。”

“埃斯蒂尼安……你、你怎么把我的信全部都带在身边的啊?”光的脸更红了,她只消一眼就知道埃斯蒂尼安手上那叠东西是什么,她小小地跺着脚,是她害羞时会有的动作,雪白的尾巴也啪嗒啪嗒地甩着,“我以前到底写了些什么啊……”

“我把你的信放在这里,”埃斯蒂尼安认真地说,“我不相信这些东西,但是又觉得来自你的东西可以给我庇佑……在你不在身边的时候。”

光简直是愣住了,而后她捂着眼睛和脸:“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写第一封信给我的时候。”埃斯蒂尼安不大明白少女的反应,他握住了她的手,有些蛮横地握得很紧,不让她因为害羞而躲开。

不敢相信他们是早已经互通心曲的情侣,是光小心翼翼地回握住埃斯蒂尼安的手,他们沿着伊修加德的大街,一路往前走去。

他借着高她许多,在抬手时悄悄拂去她发上的雪花,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只是面对着少女牵着他的手微微摇摆的身躯,尾巴心情极好地翘着,多多少少有些心虚。

埃斯蒂尼安经历过许多苦难,并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相信这种苦难永不停止——直到他死去那一天。但他遇到了心爱的少女,拥有了不曾想过的欢欣,这让他总是对幸福抱有不敢相信不敢确认的犹疑感。

可她是确实存在的,埃斯蒂尼安又想,所以一切都是存在的,他不可能否认这一些。

光没办法知道埃斯蒂尼安在想些什么,但她敏感地感觉到了埃斯蒂尼安心头的波动,她摘下铠甲的头盔,她长长的发便披在了肩头,她扬起一个微笑,好像是想要安抚他。

埃斯蒂尼安就此停住了脚步,他弯下腰去,捧起少女的脸,亲吻住了少女柔软甜美的唇。她身上的铠甲抵到了他的身体,但他不觉得痛。光傻乎乎地抱着头盔,反应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闭上了眼睛,听到了身旁有倒抽冷气的呼叫声,多半是那些没领略过会当街接吻情侣的老式贵族们,但是谁管这么多呢。

光去到了埃斯蒂尼安的住处,一个不大不小的屋子,在伊修加德的基础层,推开窗门就可以看到云雾的地方。她不是第一次去,而且她知道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按照埃斯蒂尼安的说法,只有艾默里克知道他住在这里,但是艾默里克也没来过。说这句话时,埃斯蒂尼安坐在床角,而光坐在床头,明亮的光线落在他们身上,光有着雪白的发,穿着雪白的裙子,看起来像是透明的。

“一般都是我去找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补充道,他盯着光看起来是硬质的角,有点想摸摸看,“他找我时也不会来这里,说起来,今天天气不错。”

“……是难得的晴天。”光紧接着埃斯蒂尼安的话头,她有些紧张地攥住了自己的衣角,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真的互通心意,处于暧昧的试探的状态,她满脑子都在想:我对他来说,是特别的那一个吗?

点这里

评论(2)
热度(32)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