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诗人组』大地神的抒情恋歌

CP:吉德洛/桑松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 “光,请你教我唱情歌。” 

Warning:第一次写诗人组,XJB乱写,我好喜欢吉德洛(。)光第一视角吃狗粮(。) 

 

我这几天都觉得烦透了。 

“我怎么可能会写情歌啦?”我一万遍地对跟在我身后的某位精灵族吟游诗人强调,“我没有经验,一点都没有的。” 

“你不要讲得那么大声啦!”吉德洛来回张望着,周围人来人往的,我们走在米凯特露天剧场边上的小路上。 

“……为什么要我帮你追女孩子啊?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很擅长这些才是,”我抱着手臂,“送送花啊,讲讲情话啊,而且就算是唱一首情歌对你来说也不难吧……” 

吉德洛站住了,他摸了摸脸,好像是有点害羞的样子,这让我非常不可思议。接着他稍稍弯下了腰,用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是女孩子。” 

“不是女孩子不是更好了吗?女孩子多麻烦啊,”我一时之间没领会过来,等我反应过来时,周围的路人大概都听到了我的声音,“你!告!诉!我!你!喜!欢!男!人?” 

吉德洛捂住了脸,对着来往的路人摆摆手:“我和她不认识。” 

我抓着吉德洛的袖子:“???” 

 

“……不会是我想的那个人吧?” 

“大概就是你想的那个人吧?” 

“天呐,为什么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才好呀。” 

“……你们给都是这样的吗?深藏不露。” 

“我觉得我不是给。” 

“你喜欢沃尔赛勒,沃尔赛勒是个男的,你告诉我你不是给?……难道沃尔赛勒是女孩子?” 

“……” 

“他不会真的是女孩子吧?” 

“不是他!!!” 

“啊啊啊?那是谁!” 

“是、是桑松啦!光!你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我此刻坐在魔女咖啡馆的角落,吉德洛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我们两个脸色都不是特别好看。 

“……理解了。”我认真地叹气。 

“你理解什么了?”吉德洛揉了揉他疑似烟熏妆的眼角。 

“理解你为什么喜欢桑松不喜欢沃尔塞勒啊!”我接过吉德洛递过来的咖啡,“……我朋友,黑猫,诗人,最喜欢龙骑士了!尽管桑松现在还是个枪术师!” 

“……哎,跟他用什么武器没有关系的,”吉德洛露出一个堪称灿烂的微笑,“光理解错了哦。”

“行吧,可是就算你跟我说了你苦恋的对象,我也不知道情歌该怎么唱啊?”我喝下一口咖啡,“情歌就跟战歌一样,都是没办法由依样画葫芦地唱出来吧……那样的战歌没有力量,那样的情歌也不够有诚意。” 

“一般的情歌都唱对方的美貌如蔷薇艳丽,或者热烈如同盛夏,清纯如同白山茶,又或者称赞温柔善良,称赞对方俏皮得像石榴树上尖尖的花蕾,”吉德洛一一道来,尽管他对世间的情歌如数家珍,面上仍流露苦恼,“我以前还听说过有人称赞恋人是月亮,而他是山林,被一缕月光照亮。” 

“这不是挺有经验的嘛,听得我都要心动了,”我啧啧称奇,“你怎么这么熟练的?” 

“可是桑松他不是任何的那些蔷薇、山茶、盛夏或者月亮。”吉德洛的眼睛都闪烁着太阳海岸日头下沙子的光芒。 

“……哎?”我支着下巴,不是特别理解。 

“没想到万能的光也没办法解决我的问题啊。”吉德洛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 

“你就不能直接把这些话对他说吗?”我掰着手指头说道,“桑松呀,你不是妍丽的蔷薇,也不是清纯的白山茶,不是盛夏,不是月光……你、你是……哎,他在你心里是什么?”我歪了歪脑袋,吉德洛看着我,顺手就撸了一把我毛茸茸的耳朵。 

“光!谢谢你!”吉德洛又撸了一把,我来不及抗议,他抱着他的弓箭就匆匆跑走了。 

“等等啊,你钱还没付啊?”我差点被咖啡呛到,可是哪里还有吉德洛的影子。 

啊,不愧是会唱速行歌的诗人呢。 

“我请你,作为交换,来跟我讲故事吧。”我身边坐下了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性精灵,缪恩正笑眯眯地望着我。 

 

隔日的双蛇党总部门口。 

“动啊,吉德洛,你为什么不动?” 

“不要停下来啊吉德洛(指追求桑松)” 

我躲在树丛里,还戴了绿色的护目镜,身边站着假装在等人的缪恩。 

“他昨天半夜敲门,跟我说他连夜写了情歌,准备今天告白来着……可是他躲在对面干嘛?”我顶着和吉德洛差不多效果的黑眼圈,抱怨道,“歌呢?歌呢?” 

 

桑松大约在和沃尔塞勒谈论公事,表情严肃。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吉德洛终于要行动了。 

“我喜欢你!”吉德洛拿着一大束鲜花塞到了桑松……边上的沃尔塞勒的怀里。 

“???我有喜欢的人了!是女孩!”沃尔塞勒吓了一跳。 

吉德洛把自己埋在花的身后,发现这个高度不大对,等他从花里抬起头时,他吓得比沃尔塞勒还厉害。 

“等等,不是你!”吉德洛把花抢了回来,塞到了另一位正确的当事人的手里。 

“啊?”懵逼状态的桑松抱着花歪了歪头。 

“和我一起开创格里达尼亚的未来吧!”吉德洛红着脸,大声说,“我不会再给其他人唱抒情的恋歌了。” 

“啊啊啊?”桑松整个人呆住了,周围冒出来的粉色花花简直要把他们两个包围了。 

“这首‘大地神的抒情恋歌’,”吉德洛拿出他的武器,也是他的乐器,亦是他的另一颗心,弹出心弦上的歌,“请你收下吧!” 

 

格里达尼亚的风儿呀 

见证我的歌儿 

都唱出我的心 

你不像蔷薇儿艳丽可我喜欢你 

你不像山茶花雪白可我喜欢你 

你不像盛夏你不像月光 

你不像任何的情歌 

可我喜欢你 

 

桑松抱着花,捂着通红的脸,踩了唱完歌眼睛闪闪发光的吉德洛一脚,那力度我觉得不比基拉巴尼亚的浮蝶来得重些。 

吉德洛的笑容比和风流地盛夏的日光还要绚烂。 

 

“是女主呢。”缪恩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女主呢。”我握住了缪恩的手。 

“是女主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沃尔塞勒也来到了我的身边,还拿走了我的护目镜给自己戴上了。

 


评论(4)
热度(30)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