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泽菲光』雪花

乙女向 傻白甜 短小


如今伊修加德没有盛夏与凛冬之分,在其他地方轰轰烈烈迎来夏季的时候,皇都的天空慢吞吞地飘着细细碎碎的雪,光从以太之光下来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可真冷呀。”英雄阁下小声地抱怨着。她只穿了单薄的裙子,要是被某个挚友知道一定会痛心疾首让她多穿点。不要被他知道就好了,光想着,等阿拉米格战争完全结束的时候,再去好好拜访他吧。

光也没打算去见艾默里克,和他在一起难免会谈到政治。她现在不想谈这些,她只是想在战争的空歇里,在基拉巴尼亚燥热的山风里,稍稍地喘一口气,来看看静悄悄落下的雪花。


可是……这也太冷了吧!

等光第三次哈手跺脚附带一个大大的喷嚏之时,她开始后悔来得太匆忙没带一件厚衣服,就算是毛茸茸又丑乎乎的高地大衣也好啊,暖和就行了啦……她好想去福尔唐伯爵府或者是去忘忧骑士亭,可是她现在实际上谁也不想见,只想安安静静的——

“您好。”一个熟悉的又算不上熟悉的声音响在光的耳侧,与此同时是肩膀上些微的重量,和因为寒冷而变得迟钝的温暖。

光有些不好意思回头,那头又轻轻地重复了一遍:“是您吧,英雄阁下?”


光按住肩膀上要滑落的披风,并不是所想着的穿着蓝白色铠甲的男人的样子——他没有穿着铠甲,而是很普通的伊修加德人的样子,但仍然年轻俊美,只是不知道他披在少女肩膀上的披风是从何而来。

“是你啊。”光有些明知故问的样子,她转过头时,保持着矜持的姿势,虽然披风下因为寒冷而冻得苍白的手臂,只会让她看起来像是在逞强。她一开始就听出他的声音了。

“好久不见,”昔日的苍穹骑士团总长说,“在败给你之后就没见过了。”

“……的确如此。”光小小地叹了口气,她没有从蛮神底下解救所有被精炼的他的伙伴,教皇厅燃烧的大火也没有烧掉曾诞生的谎言和罪恶。

泽菲兰闻言露出有些感怀的表情,可以算作悲伤之类的范畴。

并不能因为失去自由意志就可以逃脱应当承担的责任——幸存的某人不允许自己如此。光也听说过他后来的事,兜兜转转的,但是能再次见到……

“真是太好了。”光喃喃地说,她看到他这样,就觉得一切仍是可以挽回,做的事情都是值得的一样。宿命的终点并不是痛苦和仇恨,仍有可能是善与希望。

“什么?”泽菲兰没能听清光说了些什么。

光咬着唇,摇了摇头,笑容浮现在唇角,泽菲兰觉着安心了一些。


“在那之后也发生了很多事……”泽菲兰说,他和孤身一人来散心的光之战士走在空旷的伊修加德的街上,“我也想起来很多事情,好像经历了其他人的人生,充满着不可思议的感觉。”

“……有点像我用超越之力体验其他人的过去一样吧。”光把披风裹得很紧,风吹不进来,她觉得暖和了许多。

“总觉得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泽菲兰露出了好像是苦笑的神情。

“……这是没办法选择的事情,不过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你会选择看到其他人的过去吗?”光有些好奇泽菲兰会怎么回答,“……反正我不是很想,这种承载着他人记忆的感觉,怪不好受的。”

“如果可以的话,会想知道此时之果有怎样的彼日之因,”泽菲兰斟酌着说,“但是比起直接去看,也许诉说和倾听是好的选择。”

“也没有人就会一直抓着别人说自己的过去啊,”光笑了出来,她笑得格外灿烂,戛然而止时就显得有一些些悲伤,“尤其是……不算特别好的过去,我见过太多了。”

光低下头时,有雪花沾在她嘴角,她舔了舔。泽菲兰伸出手,揉了揉她柔软的湿冷的发。


要到分别的时候,光要回去,那边如火如荼的阿拉米格战争可少不了这位英雄阁下。

“这个披风……”光紧抓着肩膀上温暖的柔软的多半是羊毛制的披风,她正想摘下来,泽菲兰握住了她想要摘下披风的手。

“……本来是打算买来送给朋友妻子的结婚礼物,”泽菲兰歪了歪头说,“不做苍穹骑士也是有好处的吧。”

“那我更应该还给您……”光有些惊慌失措了,可是她的手还被握着,脸就通红了起来。

“我再去买一条就好了,”泽菲兰坚定地说,“下回来的时候,您就不会冻成这样了。”

“……我,我也不是每次都这么冒冒失失的。”光习惯于照顾别人,被当成被照顾的那一方还挺怪的,她的脸颊热度不退,连落在脸上的雪花也无法浇灭的热度。


“谢谢您,托您的福。”

泽菲兰鞠了个躬,他的眼睛是浅浅的绿色,让人联想起湖水的波光。

“……我现在仍是一位骑士。”



评论(2)
热度(32)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