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泽菲光』恶龙

CP:泽菲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恶龙与骑士的故事

Warning:第三人称乙女向

 

光之战士仍觉得那一幕是奇迹。

两条恶龙尖啸着喷吐着火焰铺天盖地而来,一瞬间的热浪要将这冰雪之地给掀翻,而身边的男人倒是对此游刃有余,连拉着她躲避的姿势都显得分外巧妙。他蓝白色的身姿穿插到两条龙之间,并砍下其中一条的翅膀,剑尖穿过龙的脊骨,露出鲜红血肉,扬起的血液溅到了光的裙摆上。

光也被拉着穿梭在恶龙之间,她闻到了皮毛烧焦的味道、肉腐烂的味道、还有冰雪的味道,她看到他淡金色的发扬起,下面有一双淡绿色的眼睛,细细的雪花飘落在他的周身,与飞溅而起的血液共舞——她如果稍微回过点神,那点血就不会溅在她身上了。

这倒是让这个男人认定了光只是普通的少女,她穿着异乡特色的过于单薄的服饰,表情悲伤而迷茫,手上感受到的略带粗糙的质感也不算什么,只能说明她不是什么娇嫩的贵族小姐,大约是误入此地的牧羊女或者迷路了的冒险者。这位骑士还是见得少了,至少他在先前没有见到过光之战士。

 

“您是第一次遇到龙吗?”男人很快放开了她的手,他倒是坦荡,脸上也没有异样,行了个礼后,他说,“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和同伴结伴而行。”

“我、我有同伴,我只是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光终于稍微回过了神,她盯着裙摆的那处血迹。

“唉?”男人露出了有些宽容的微笑,“没有关系,但还是希望您能谨慎些,库尔札斯中央高地可不比你去过的其他地方,头顶盘旋的龙族会把你当成伊修加德人并不由分说地攻击。”

“我也不是第一次遇见龙……”光又补充道,不知为何她并不想说明她实际上完全有能力解决掉这两只恶龙这件事,哎,实际上说出口还怪矫情的,“也不算第一次来到这里。”

男人有些卡了壳,他不大明白面前的少女想要辩解的是什么,前边说了他其实是一位“见得不算多”的骑士,接触过的女性除了城中骄矜的贵族少女和几乎很少打交道的平民女性,就是英勇与他所差无几的女性骑士了。

“我叫泽菲兰,隶属于教皇厅的苍穹骑士团。”叫做泽菲兰的骑士想了想,还是给出了一个比较稳妥的话题,“您的住处在哪,我送您回去?”

 

光有些迷茫地仰着头看他,很快回忆起阿尔菲诺与她说过的话,她对政治实在不感兴趣,所以也只是模糊地记起这几个词所代表的大概含义。

泽菲兰越加确信了“独自一人上路”、“穿着单薄裙子”、“被龙吓到不敢动弹”、“不知道教皇厅的苍穹骑士是什么”的少女是一位丢了羊的牧羊女或者从秋瓜浮村过来不小心迷路的冒险者。

“什么?”光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其他地方,而是海都旅馆或者石之家之类的,再之后才是奥尔什方为她所建的雪之家。

“……唉,您是不记得您要去的地方了吗?”泽菲兰又在心里加上“可能还有点迷糊”这个标签。

光刚从乌尔达哈庆功会逃到巨龙首营地没有多久,她那位高洁的骑士朋友收留了她们。阿尔菲诺和塔塔露还在营地里休息,奥尔什方也出门办事了,而经历了接二连三的糟糕的事情后,即便是光之战士也会觉着力不从心和沮丧难过,就想着一个人出来散散心,陆行鸟和剑都被搁在了原处……然后不知不觉走得远了些,就迷了路,作为一个骑士方向感不好这件事说出去都没人信,光也不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这一点,她要去一个地方都会事先探好路线,绝不让同伴们担心。

“是巨龙首营地,”光尽量将去处说的准确,“我要去那里。”

“也应该是那里,”泽菲兰多多少少也了解关于某个福尔唐家私生子的八卦,“您和那儿的指挥官很熟吗?”

“算吧。”光想了想,点了点头。

“那我把您送到那儿去,离这儿有些远,如果是去白云崖就近多了,”泽菲兰认真地说,“往这边去是白云崖,而往那边去是巨龙首营地,再过去是天火要塞。”

光默默地把地名和路线都记在了心里:“好的,我知道了。”

 

这两个人实在都不算多话的人,所以一路上基本只有雪压弯松枝和脚踩在雪地上的声音。

光有悄悄打量这位帅气的骑士,想一些有的没的,比如教皇厅到底是什么地方,比如他那把异于常人的剑,比如他分外淡漠的浅绿色眼睛;被观察的那位精灵骑士倒是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他时刻保持着警惕的姿态,没有注意到少女的目光。

“……小心,”走到一处雪地,泽菲兰忽然拦住光,“前面是悬崖,看起来有雪,实际上是中空的。”

光差点往前栽去,还好泽菲兰拉住了她,雪扑簌簌往下坠落,许久才听到声音。

“好险。”光往下望去,底下黑乎乎一片,是看不清的深渊。

“落魔崖,”泽菲兰解释道,“这边是近路,我应该带你走另外一边。”

“嗯……等等,泽菲兰……阁下?”光又望了望深渊,可泽菲兰往回走去,“您去哪里?”

“带你走安全的路,下回你可以这么走,”泽菲兰本着怎么样也要让这位异乡的陌生少女安全地在国境里行走的心态,“跟我来。”

光只好把“就算摔下去我也不会真的死掉”这句话咽了下去,我可是光之战士啊。

 

这条路就显得有些远了,泽菲兰带着光绕了一大圈,光不由得脚步轻快,她已经远远地看到了熟悉的建筑了。

“啊,我不知不觉走出去好远呢,”光嘟囔道,她小声地埋怨自己,“结果出门没带搭档也没带剑的,是太粗心了点。”

“您的体力不错。”泽菲兰望着低头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少女。

“还行,我能再走一天一夜。”光如实叙述。

“嗯……”泽菲兰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他硬着头皮转移了话题,“前面就是巨龙首营地了,阁下。”

“我的名字是光,你叫我光就好啦。”光笑着说,她心情不自觉地变好了,也许是这个什么教皇厅的什么苍穹骑士帮她打了两只龙的原因。

“好的,光。”泽菲兰觉得眼前少女的笑容的确蛮符合她的名字的。

“总之,感——”光笑容灿烂,她总是将她心情愉悦的一面表现得很是明显。

 

在下一刻,有什么正在落下,泽菲兰来不及回头,但面前的少女比他更快,她拔出他背上的剑,噗嗤一声进入柔软的血肉,将什么拦下,温热的血滴滴答答,落在泽菲兰的铠甲上。

男人背上别的剑比一般的剑要重许多,但没有关系,尽管挥一把陌生的剑的力道不熟练,一条悄无声息来偷袭的恶龙还是倒在了少女的脚下。

“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光有些不好意思,她熟练地抖了抖剑上的血,直到剑再次光洁如新。

泽菲兰则将“独自一人上路”、“穿着单薄裙子”、“被龙吓到不敢动弹”、“不知道教皇厅的苍穹骑士是什么”的柔弱少女,这些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印象全部收回,他有些愣愣的——好吧,“不知道教皇厅的苍穹骑士是什么”,这个印象大约是没错的。

“这把剑比我的剑要重。”光打量着这把剑,将它递到泽菲兰的手中,她觉着不经过别人同意拔出剑已经很不礼貌,哪怕是情非得已,得把归鞘的权利还给人家。

“是碎心。”泽菲兰低声说,他将剑收起,她注意到他手心的茧,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也没多大差别。

“嗯,是个好名字,像我的剑就没有名字啦,”光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仰着头望着天空落下的雪,“一把又一把,我记不清的。”

泽菲兰打量着光脸上有些落寞的表情,注意到了其他细节,比如她脸颊处的细小伤口,单薄衣衫下高昂的脖颈,和自己差不多位置的手心的茧,她是一位战士,并不是什么需要保护的柔弱少女。

“碎心陪了我很久,”泽菲兰想了一会儿,回答光这句话,这对他来说有些难了,他斟酌着说,“以后说不定也有一把剑能陪你很久,光。”

“也许吧。”光回以一笑,她的发上有一些些柔软积雪,看起来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少女。

 

“到这里就得分开了,我还有其他要事在身。”

不远处可以瞧见巍峨而高大的石墙,泽菲兰对光告别,他没打算和巨龙首营地的人打一个照面。

“嗯,那就下回再见吧。”

光也没有挽留,她明白对方似乎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在温暖的房间里休息。她如果是一位普通的少女,可能会做出邀请,感谢对方的帮助。但光是光,她比谁都明白这个男人是一位坚强的骑士,他不该在此刻停留,他要走向一场风雪,遇到恶龙,与它搏斗,伊修加德的人差不多都这样。这好像一场与生俱来的宿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光蹦跳着往营地跑去,跑得越来越远,直到那位骑士屹立着的身影被埋没在茫茫风雪里。

“再见啦。”光跑得很远了,回头大声地喊着,也不知道什么教皇厅的什么苍穹骑士有没有听见。

评论(9)
热度(37)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