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少年终末旅行 - 秋/废墟/梦的解析

CP:瑞金

Author:糊冷冷

Rating:PG

Summary:“这是人类最后一场旅行。”

Warning:是末日设定,单篇之间都很独立,但有联系,脑洞来自《少女终末旅行》,如果介意的话请不要看,我保证最后是我流HE()

 

我希望所有人都去看《少女终末旅行》

只要你看了少终我们就是永远的朋友.jpg

有机会的话最近会开个中篇人鱼坑满足我的吃吃,省得每天都被她diss 1551()

明天的CP《永无乡》在丙O07【发小组证婚团】ヽ( ´▽`)ノ 

 

Chapter 01 秋/废墟/梦的解析

 

格瑞醒来时,金还在做梦,他们在车上,一个通风的阴凉处,热风吹起他们的发,也吹起金折的纸飞机,格瑞伸手去捉,可是纸飞机越来越远,越飞越高,越飞越高,飞到了空无一人的废墟之上。

 

水剩下不多了,格瑞摇了摇水箱,听到咣当咣当的声音,行军壶里还有一些,他舔了舔有些起皮的嘴唇,决定还是再躺会儿,等到了稍微凉快一些的傍晚再出发去寻找物资。

金却在这时候醒来了,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纸飞机最后消失的身影。

“……我做了一个梦,格瑞。”金的手枕着脑袋,望着高高的天空。

“什么梦?”格瑞有些好奇,他很久没做梦了,而金恰恰相反,他经常做梦。

“梦到了我们这场旅行,最开始的时候,”金扬起一个微笑,他总是这么乐观,以前就这样,只是这个微笑慢慢变成了苦笑,“姐姐把我们送走,她对我们招手,微笑着说我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她明明是在笑着的,看起来就像要哭了的样子。”

 

“是很真实的梦。”格瑞也想起了那位少女,明明也很小,却比谁都要坚强,她在临行前含着眼泪对他说,说会把自己的笨弟弟交给他,各种意义上交给他,希望他能拼尽全力,让金活得久一些。她没有像在金面前那样用活下去这个词,她比谁都冷静,又比谁都感性,明白在这场人类的末日里,生存的希望犹如雾里看花。

“这也许是人类最后的旅行了,”秋这么说,“我们从小生活在这么小的地方,苟延残喘地活着,至少我想让金,去往更为远大的世界。”

格瑞当然不会蠢到问秋为什么不一起走,他明白这是牺牲,而他作为牺牲的受益方,去安慰被牺牲的那一方,实在是太伪善了。

格瑞只能做出承诺,在乱糟糟的逼仄的地下室里,外面还有炮火的声音和人们的喊叫声,格瑞就在这里接过了秋的重托:“……我会好好保护金的,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如果我能活着,金就活着。”

“……我没有非要你牺牲,而且我不希望金是最后一个……”秋露出有些古怪的表情,她认真地解释道,“我不认为金能独自面对没有你的世界,那样实在太孤单也太寂寞了。”

“我欠你的,我会还给金,”格瑞明白秋是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他,“我也不会让他孤单,只是这个时候,谁都是难免觉得孤单的,没有办法。”

金在这时候进来,格瑞和秋终止了他们一生中最后一场谈论。

“那就这样吧,你们快出发吧,趁着没有人发现,去很远的这些人追不上你们的地方,”秋抹了抹眼睛,将准备好的东西塞到两个少年怀里,“可不准再回头哦。”

“姐姐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金咬着嘴唇,他鼻子酸涩,他拉着秋的手撒娇道,“一起嘛,和我们一辆车就可以啦,不要非得和其他人挤一辆车啊。”

金对着秋撒娇,无数次,总能奏效。秋能变出金想要的很多东西,比如纸飞机,比如纸玫瑰,比如纸折的小马。但这次没有,秋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坚决,她不能再宠着金了,以后也绝没可能。

“姐姐要再等一会儿,姐姐答应朋友要一起走,马上会追上你们的。”秋到这个时候仍然不愿意告诉金真相,因为她明白,金绝不会把她丢下,除非她偷偷下了诺亚方舟。

“好的,姐姐,那你要快点哦。”金有些依依不舍的,但是格瑞对他点了点头,他虽然不安,但仍然露出了微笑。

秋也微笑,她转过了身,紧紧抱住了金,把下巴搁在金的肩膀上。金已经长得比她高了,以后也会越来越高,真想看到金长大的样子,可是没有机会了。

“……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哦。”秋的话里带着笑意,又压下了什么,金只觉得空气湿湿的,可是姐姐没有哭。难道是格瑞哭了吗,怎么可能。

金至今不知道那天的空气是为何而湿润的。

 

“我梦到的是一个晴天,可我清楚记得,那是一个雨天。”金继续谈起他的梦境。

“是晴天,金,你记错了,”格瑞纠正道,“天气很好,我们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摆脱那些想要抢我们车上东西甚至开枪的人们。”

“是这样吗,我总觉得是雨天……”金望着高处的正在坍圮的大楼,这样的坍塌随处可见,有时候运气不好会挡住他们的前路,“总之,姐姐,我们已经好好活着了,我和格瑞在一起,姐姐,你也一定好好活着的吧。”

“秋把她能给的东西都给了我们,”格瑞毫不留情地戳破了金的幻想,他知道金早就知道了秋对他隐瞒的真相,但一厢情愿的乐观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他得让金明白,“而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带着秋的梦想……在末日旅行,去更多更远的地方。”

“……我知道,可是……”金别过了脸,他咬着手背,不停落下的眼泪流到了耳边,他突然明白,那时候空气的湿润是什么,是他自己的眼泪。

 

太阳快要落下的时候,天气已经不那么热了,他们重新出发,他们需要找到水源。

“格瑞,你说梦境到底是什么呢?姐姐说,只要是人类就会做梦。”坐在车后座的金忽然说。

“……是所思所想所忧虑的所期待的所痛苦的所追忆的,这类东西的呈现吧,”格瑞驾驶着他们的车,努力回答着,“我也不是很清楚。”

“好吧。”百无聊赖的金甚至开始在那堆杂物里找什么有趣的东西,秋在车上塞了很多东西,像是万能的袋子,除了不能生产粮食和水。

金翻出一本硬壳精装书,他借着今日最后的日光,努力念出上面的字:“《梦的解析》……”

“嗯?”格瑞停下了车,回过了头。

“格瑞,你看这本书,”金举起那本硬壳书,打开给格瑞看,“好像是在讲梦的哦。”

“……看不懂,”格瑞只看了一眼,比金稍微好一些,面前密密麻麻的字让他也有点头皮发麻,“它说‘梦开始的时候是对潜意识愿望的满足’?”

 

“愿望吗?”金回答道,他只听到了愿望的满足这几个字,“如果可以的话,还想和姐姐再次分别,我们无数的分别相连,就是在一起了吧。”


评论
热度(68)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