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图书馆之夜

CP:瑞金

Author:糊冷冷

Rating:PG

Summary:格瑞的第一个吻和金的第一个吻

Warning:图书馆纯情少年的第一次.avi,纯情意识流三轮车

是CP上打算和《永无乡》一起赠送的无料小本ヽ( ´▽`)ノ 请大家看看我()


他们的第一个吻应当在更早之前,格瑞在树下亲吻金,但金对此毫不知情的那次。那是一个下午,日光明媚灿烂,金躺在树下睡着了——那是一棵常见的悬铃木,初夏茂密的树影筛下圆圆的影子,落在金的身上,有光斑落在他的脸颊边上,他看起来就像通体发光的什么。格瑞搞不清楚,也许是精灵,也许是天使,也许只是金。他们仿佛在世界之外,被容许进入格瑞世界的只有金一个。

格瑞俯下身,他在金的唇边落下吻。说起是吻,更像是一个意外,是心遵循他所想的、所要的一次意外。吻了金之后的格瑞,在飞快地起身离开之前,又忍不住轻轻地吻了一回,在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格瑞都对金格外的冷淡。

原谅这个第一次明白爱情滋味的少年,他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地对待所爱——如果爱情有正确的话,他没有喜欢一个人的“前科”,也没有他人的样本参考,他只是仅凭本能地探索着,探索该怎么样与喜欢的人牵手,拥抱和吻,以及其他更甜蜜的事情。


所以这可以说是他们真正的第一个吻了。这个吻是在坍塌的书架边上的,金不喜欢看书,他爬上梯子,去够最上层的图解百科全书,看画总比看字来得容易——而之所以他会待在地下无人的图书馆,是因为格瑞想来,格瑞靠在书架边上,在看一本厚厚的金一辈子也不可能看懂的书。

对十五岁的金来说,书架最上层还是太高了,哪怕他站在了梯子的顶端也无法够到那本书,怎么都差一点点,他试着踮起脚,也只能够到溢出来的红丝绒的书签线。

“小心点,”格瑞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密密麻麻字迹的书页,一边叮嘱着金,“如果你现在拿不到的话,我看完这章帮你拿。”

格瑞话音未落,就听到书架咯吱咯吱的,等他回过头就只看到从梯子上掉下来的金和往另外一边倒去的书架。金没有受伤,因为格瑞很好地接住了金和他手上的书。

“对不起!”金将手上的书举过头顶,烫金的字迹微微闪光,傻傻地摸了摸后脑勺。

“……你是笨蛋吗?”格瑞没办法对金生气,虽然他看起来是很生气,但是只有他知道,自己怎么会对金生气呢。

“对不起啦格瑞……”金拿书挡住脸,“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受伤了……”格瑞伸出手,小心地抚摸金的额角,是被书的硬壳封面磕出的一点淤红。

“没关系啦,一点小伤!不碍事的!”金打着哈哈,在格瑞拿手指碰触伤处的时候往后缩了,“唉,疼疼疼!”

“都说了你是笨蛋吧。”格瑞叹了口气,他刺啦一声撕开随身带的创可贴,然后倾身向前,尽量轻柔地给金贴上。

“格瑞,你看,我拿到书了!”金顶着创可贴,低着头将书打开。

一阵风吹过,将书里夹着的一张纸条吹起,格瑞伸出去捉。格瑞的脸擦过金的脸,再转稍微倾斜了角度,鼻尖碰到金的鼻尖,额头碰到金的额头,嘴唇碰到金的嘴唇。

他们的吻就是这样开始的,也不知道是谁先闭上的眼,但完全沉浸于美妙的夕阳里,唇瓣摩挲着对方的唇瓣已经是十秒后的事情了。眼睫毛颤着,像两只蝴蝶伸出触须,日光下抖抖索索的,花粉融合发出甜蜜的香味,一路洒落发光的磷粉。

金觉着痒了,他眨眨眼睛,又飞快地闭上,心跳得就跟野蜂乱舞一样快。

“别动。”格瑞的手捧着金的脸,他是认真的那个,想完成更好的一个吻,就像想完成一道完美无瑕的证明过程一样地吻着金。

“……唔。”是金先舔了格瑞的嘴唇,这个小笨蛋只是觉得渴了而已,接着他们的吻就有了实质性的突破,而非孩子之间的过家家。

格瑞撬开金的嘴唇,沿着湿漉漉的打开一条缝内里,又叩开齿间——金一定偷吃了过多的柠檬蛋糕,肯定也吃了格瑞的那一份,现在格瑞要把那一份抢回来,以舌尖抵到上颚,再勾弄金的舌尖,翻搅着他柔软湿润温暖的口腔的吃法,一口口,全部吃掉。

金怎么也不算是不主动的少年,他也捧着格瑞的脸颊,试探着将自己的舌头伸到格瑞的嘴巴里去,但又被格瑞压了回来。他不服输地又试了一次,这回被攻城略地到了喉咙口,他像鱼缺氧,双颊绯红,忍不住飞了眼泪。格瑞放慢了攻势,他稍稍退开了些,让金能够呼吸不至于死掉,再继续这个吻。

他们绵长地吻着,静谧的图书馆只听到晚风吹起窗帘和书页,哗啦啦的,还有唇舌交缠时的水声,两颗心脏跳动的砰砰声,某一刻频率相同,乃至于共振了。


“我喜欢你,格瑞,”金小小声地说,他在吻的间隙吐露着甜美的呼吸,金发稍微沾在了额头上,“格瑞也喜欢我吧?”

“……嗯。”格瑞罕见地红了脸,他只看了金格外澄澈的蓝眼睛一眼,就飞快闭上了眼,他觉得接吻反而比说话好一些,让他那么自然地说出喜欢啊爱啊实在太难了。

等等吧,等到夜幕将至,连月光都放松了警惕的时候,再悄悄补上一句告白的话语。


这个吻到最后变成了这样,他们跪在地板上,手指一点点解开对方的衣衫,对着相似的身体别过了脸,他们手牵手,十指紧扣,又拥抱,又缠缠绵绵地接吻。心脏紧贴着碰在一起,只隔着一层皮和洁白肋骨,心像融化的铁,若不是这样拦着,他们就将融到一处去了。

风哗啦啦吹来,将书页吹得哗啦啦响,夜幕降临,洁白的月光洒在他们身上。

他们生涩而笨拙地抚慰着对方,少年的欲望腾腾燃烧,但又不知如何宣泄,少年的身体是单薄而嶙峋的,像是两尾鱼游在银白的湖里,卡着骨与血,嘎吱作响。

格瑞想起好多事,想起很久之前他和金走过星球贫瘠的几乎要干涸的河道,远望一轮落日;想起星际海盗坠落在荒原的一艘飞船,和金目睹着在远方爆炸又重归寂静;想起金在废品里找到了没用过的烟火棒,用火柴点燃了,他和耀眼的火光一同飞舞的模样;想起每时每刻,从开始到最后,金的眼底都有着一轮永不熄灭的太阳。

金也想起很多事,他倒是没想得那么远,他想起他以后要分给格瑞他最喜欢的东西,要比一半还要多一点。自己的话没有关系,只要格瑞开心就好了。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格瑞在他心里,就变成可以为他付出而多于想要回报的人选了。哪怕格瑞什么都不做,金也会这样对他好,一直一直。

而之前日光下的吻,和现在月光下的吻,格瑞的第一个吻,和金的第一个吻,实在没什么两样。


格瑞和金有些湿乎乎地粘在一起,又舍不得分开,于是就躺着说话,所幸是春夜,地板不算冷。

“金,你知道我那本书上,上面写着什么吗?”格瑞将手臂张开,让金枕在他的肩膀上。

“我怎么会知道?”金嘟囔着,“最讨厌这种字多的书了。”


格瑞之前看的那本书躺在不远处,书页横亘在某一页,那密密麻麻的字里,分明有着这一行字。

格瑞闭上眼睛,庄重地背诵道: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爱是长久陪伴。”


就当是语拙之人的告白。


评论(20)
热度(415)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