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泽菲光』白云花

CP:泽菲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Warning:第三人称乙女向,女主是某只白猫猫,婚后设定 

 

 在给海雾村的白云花浇水时,泽菲兰仍觉得今日的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光在冒险者之外实际上还是喜欢采集生产的工匠,她的院子里种了白云花,嘱咐近日在家的泽菲兰每日记得照料。他觉得不可思议,这位苍穹骑士原本将他的一生奉献给了神,却接受教皇最后一个命令,与那位光之战士结婚。他原本想着以身殉国,但是一场婚礼中与少女的誓词又让他的生命以一种极为奇妙的方式延续了下去,他没有在婚礼上吻她的嘴唇,但已将那杯誓言的美酒咽下。他是那种遵守誓言的人,他不会独自赴死,他要与她纠缠到永远。总之光之战士活得多久,他就会活得多久,有时候,他觉得这是她给他的一种报复。但他瞧见他的新娘在婚礼结束时稍稍松了口气,是报复成功的些微喜悦么?

 泽菲兰不清楚光之战士——那位被许多人恋慕的少女为什么会喜欢他,若是之前还好说,之后就不明白了。他也不明白她的执着所在,她为什么要杀他,却又不想让他死。她虽然恨他恨到要杀了他,但仍然想要爱他。也许那位少女自己也不明白,人世间的感情太过复杂,泽菲兰蹲下来给白云花除草时瞥见了无名指上的戒指,不禁微微苦笑了起来。


总之,一切已成定局,新婚的泽菲兰离开他在伊修加德曾经的府邸——如今已经被充公,住到光之战士在海雾村的小屋里已经有一个星期。他曾经不小心看过女方名下的财产,是真的不小心,仍为那个数字感到心惊。光完全没打算遮掩,她坐在椅子上,托着腮同泽菲兰说考虑着要买更大的房子时,他知道她想要海边的天价别墅,她说钱不是问题,有价无市才是最让人愁苦的。泽菲兰忍不住想,当一辈子苍穹骑士也未必攒得下那么多钱。银发的猫魅族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对他眨了眨眼,只要勤奋,冒险者赚钱的路子多着呢。

 难怪她能穿时下最流行的漂亮裙子,泽菲兰又想,他发觉与光之战士结婚后,想的都是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事情。可太奇怪了,以前想的是与龙族战斗,现在,却在想她身上穿的漂亮裙子,能打几把好剑。

 光注意到泽菲兰愣了神,她吃下一口蛋糕,又叉起一口递给了他。这间房间里摆满了食物,泽菲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自己拿过叉子,他礼貌地道谢。

 “谢谢您,英雄阁下。”

 结果结婚之后光之战士的先生依旧称呼她为英雄阁下,她在昨天和她的好友,另外一只金发猫猫抱怨这件事,后者居然说这挺有情趣的嘛,她敲了敲她的脑子果然听到了里头咣当的水。他一辈子都不可能明白你说的那个词的意思的,她说。好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咕哝着你应该对他抱怨才是,光没有做声。他们虽然结婚,但还没有好到可以随便抱怨对方的某些习惯上。

 光想了想,还是在一刻,对泽菲兰说明了她的不满,您应该换个称呼,泽菲兰阁下。她加重了阁下这个词的音调,想必他听得懂。

 如果是你希望的,好的,光。泽菲兰说,他眨了眨他淡绿色的眼睛。

 光终于感到有一点点满意,泽菲兰至少是听话的先生,他说的话总是能做到。


自从改了称呼后,两个人的新婚生活总算是有一点点起色。称呼是关系的催化剂,泽菲兰以他贯有的毫无平仄的语调称呼光为“光”时,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光之战士也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她比较容易满足,她之前想着泽菲兰不死就好,如今还能听到他叫自己亲昵的名字。这就是传说中的结婚之后再恋爱,金发好友是这么总结的,她偶尔会过来拜访光在海雾村的家,并得出结论,光的那位先生种起白云花是好手,耐心极了,这可是第三茬的白云花。

 光忍不住想起之前她教泽菲兰该如何在田地里播种,如何浇水,又如何除草除虫,对方认真地好像在听什么报告一样。最开始她原本只是让他浇水而已,后来这丛白云花就全部交由他来管理了。而且泽菲兰比她幸运一些,总能收获更多的白云花。


光也在夜里与泽菲兰讨论日后他做些什么的问题,总不能种一辈子白云花。泽菲兰认真地说,他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光却瞪了眼睛表示不同意,泽菲兰久违地笑了,他有一瞬间觉得光长得凶,打架厉害,但实际上只是一只无害的猫而已;他也有一瞬间忘记了这样的光,在寒风里浴血奋战,打败了他和他的队友们,埋葬了他曾经效忠之人的野心和梦想。

 光叹了口气,她知道泽菲兰露出这种表情是又想起了过去。她妥协道,怎么样都好,你好好活着就行。

 泽菲兰第一次听她说这种话,他问她,你想要我做些什么呢?

 做些好事吧,那些会让我高兴的好事。光想了想。

 ——那我,还是继续种白云花吧。泽菲兰得出了初步的结论,他还不够了解他的夫人,不知道她喜欢哪些好事,得好好想明白再去做。

 该睡了。光看了看莫古力闹钟的时间,她爬上床,泽菲兰睡另外一边,两个人始终隔着一点线。

 还好她睡相好,要是换成另外的某位好友,怕是第二天要腿架在人家腿上去。光想了想就觉得好笑,又起了鸡皮疙瘩,她只牵过一下下泽菲兰的手,戴戒指的那次。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结婚的流程是她选择的,他听她的话,如果她想让他亲她,他也一定会亲她的。可惜光不打算这么做,要等到更久的时候,等时间对了,自然而然……市面上的爱情故事要是这么写,一定没人看,可这是真正的生活呀。她已经觉得很开心了,怕再得寸进尺些,妮美雅女神要戳着她的脑袋说她贪心。好事要慢慢享受,她和她的那谁谁,还有很长的时间。最重要的是,光还没有做好准备。


这是第七星历平凡的一日,拉诺西亚晴空万里,温暖惬意,光早起就去遥远的高山地区采珍稀的林木,泽菲兰在家里,他也起得早。两个人相对着吃了早饭,比不说话的蜂鸟还要沉默,但两个人都不觉得尴尬。

 我下午回来。光说。

 好,我等你回来。泽菲兰如此回答。

 泽菲兰独自一人收拾不大的庭院,拉诺西亚如此温暖,显得在寒冷伊修加德发生的事情好像是前世的事情。他与那位热爱光污染的邻居进行礼貌的问候,又将预言蛋放得更准确好挡住对方那发光的冲天的利维亚桑摆件,光超讨厌这个,但是讨厌归讨厌,邻居喜欢也没办法。

 泽菲兰又去白云花浇水,忙到和那些自己曾经队员长得相似的光的雇员们回来。他们只是长得像,只是做光之战士的雇员而已。长得像沙里贝尔——不是,是长得和沙里贝尔一模一样的雇员带回来了一件时下贵的要死的睡裤,就又拿着探险币出门了。泽菲兰看着那条睡裤,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不明白为什么那么贵,他以前在伊修加德穿制服,不明白市场和流行。他想光大约很开心,她会把这件事记到本子里,但她不给他看她的本子。


但家里仍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泽菲兰一向宽容温和,没有什么能让他不愉快。在家里的院子里接二连三地跳进莫名其妙的打扮得花枝招展(有些还甚至不像人)的人尤其有的人还踩到了他的白云花之后,泽菲兰终于也不高兴了起来。

 泽菲兰忍住了,他不明白这个海雾村有什么盘根错节的势力,怕给光惹麻烦,于是等光风尘仆仆带一堆木头回来,又等她洗了个澡换了睡衣才谈起这个话题。 

 “呃,那个是上面的部队……”

 “部队是什么?”

 “就是冒险者的组织……我也有的啦,上回我们结婚,也有部队的朋友来。” 

 “哦,是这样。”

 “我已经习惯了他们总是从悬崖上跳下来,跳到我们的屋顶……”

 “这就是有时候头顶咣咣咣响的原因吗?”

 “是的,他们说这样挺好玩,我以前不怎么住家里,所以也不怎么管……”

 “是这样的,他们踩坏了我的白云花。”

 “咦?”

 “光,他们踩坏了我的白云花。”

 “我刚刚看了,好像也没有怎么坏。”

 “可是,他们踩坏了我的白云花。”

 “嗯……依你所见,该怎么办呢?”

 “这儿没有神殿骑士团管这个吗?”

 “据我所知,黄衫队和黑涡团不管这个。”

 “那我上门……”

 “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隔日醒来,光起得比往日晚,泽菲兰已经不在伸手可以触及的另一侧床边了。她迷迷糊糊换好衣服,发现泽菲兰居然在院子里了。

 “我们待会吃个早饭,然后……”

 “不用麻烦了,光。我在这里放了一座桥,他们跳下来会跳到桥下,桥下种着我的白云花,这样就好了。”

 泽菲兰认真地说明他早起时想到的绝妙的解决办法。他转过头,日光照耀着他浅金色的发。


光之战士咕哝着你真的好聪明之类的话,踮起脚,想要亲亲她的先生的脸。她可是她认识的最高的猫魅族——可是这样还是亲不到,于是他歪了歪脑袋,稍微地弯下了腰。



评论(11)
热度(13)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