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猫毛是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

猫与什么的对话系列

前篇:『原创』吃了扫把的猫


猫:你好,我是猫。

草莓棉花糖:你好,我是草莓棉花糖。

猫:今天为什么是你来和我对话?

草莓棉花糖:有人想要知道你和我味道是否相同。

猫:其实我亲眼看到有人篡改了题目,原本的标题是“为什么猫毛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

草莓棉花糖:我没看到。

猫:我看到了,有人发现无法自圆其说,就篡改了我们原来对话的主题。

草莓棉花糖:原本的标题其实可以解答现在的标题。

猫:现在又得从头开始,唉,我们马上会忘记第一个标题的事情,我数……

草莓棉花糖:1、2、3,有人想知道“猫毛是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

猫:有人真的无聊。

草莓棉花糖:有人真的无聊。

猫:人类真的无聊。切记不要学习人类的本质。

草莓棉花糖:好的,我知道了。

猫:“猫毛是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这个问题其实有三种解决方案,我舔你,你舔我,或者有第三者舔我又舔你。

草莓棉花糖:我没有舌头,舔不了你,也舔不了自己。

猫:好吧,那你知道有什么舔你又舔过我吗?

草莓棉花糖:我不知道,我只是棉花糖而已,由加了草莓粉的砂糖制成,被人买走,我这一生就走了那么一段路,现在那个人不打算吃我,把我放在这里,和你对话。

猫:好吧,我不知道你的味道,虽然我比你聪明一点。

草莓棉花糖:不止一点。

猫:嘻嘻喵!

草莓棉花糖:你现在来舔我吧。

猫:我无法感知甜味的味觉,现在又有三种可能,我是甜的你是甜的,我不是甜的你是甜的,我是甜的你是不甜的,我们都不是甜的……总而言之,我不能判断我们的味道是不是真的一样。

草莓棉花糖:我是甜的。

猫:噢,草莓棉花糖都是甜的吗?

草莓棉花糖:是的,这是我的特征之一,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例外……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

猫:这很麻烦,因为你知道有时候一件事情总会有意外,比如猫的颜色什么的,这和遗传有关。

草莓棉花糖:啊?遗传这种东西,我听说过,我还没买走的时候,听路过的一个氢气球讲,她说她能飞是遗传。

猫:你也不是一无所知嘛。

草莓棉花糖:我还知道她被小女孩放走了,不小心的,她飞得很高很高,直到我看不到它。

猫:它最后去哪儿了?

草莓棉花糖:我再也没见过她了,也许是自由了。

猫:自由!悲伤沉重的命题!你是不会懂的!

草莓棉花糖:你在这儿用了感叹号,是第一次!

猫:是啊!!!我还能用更多的!!!

草莓棉花糖:这不是重点,我们还是回到标题上来。

猫:你说得对,我被说服了。

草莓棉花糖:如果确定相同,也许要你了解甜味,但是确定不同,只需要你舔我一口。这是证明题的基本思路。

猫:你比我想得聪明很多。

草莓棉花糖:因为我有了一瞬间的灵感,啊,灵感这个词也是一瞬间出现的……

猫:意识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草莓棉花糖:这又得讲起更为本源的话题了,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讲为妙。

猫:好吧。

草莓棉花糖:你舔我一口,我们就能结束这段对话,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猫:我舔你一口,你就被我吃了。然后,你会死的。

草莓棉花糖:你不吃我,我就会变得软乎乎黏糊糊的。你吃了我,或者被有人吃了,我都会死掉,同样是死亡,都是一样的。

猫: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有人杀死了你,我杀死了你,你很容易发现其中的区别。

草莓棉花糖:我对此感到抱歉。

猫:其实我也这样杀死了无数的东西,猫粮,水,氧气,还有一点点的扫把……人们的拥抱,亲吻,对我说的话语。

草莓棉花糖:……等等等等。杀死前面的我可以理解,扫把也勉强可以,但是后面的?

猫:我让它们消失了,它们与我生命交缠的瞬间就消逝了,我是它们旅途的终点,我杀死了它们。

草莓棉花糖:这也是灵感的一部分吧?

猫:这是人间的真实,我们总是杀死什么,让什么消失。

草莓棉花糖:那你也来杀死我吧,像杀死人们的拥抱、亲吻与话语一样。

猫:我不是很愿意,我已经做够不愿意的事情了,比如在睡觉时被有人抱起来举得很高。

草莓棉花糖:那……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呀。

猫:现在不愿意,再等会儿,我们再聊会儿。

草莓棉花糖:我想尝尝看你的味道。

猫:你说你没有舌头。

草莓棉花糖:我可以蹭蹭你……沾染一点你的味道。

猫:行吧,我过去。


有人在猫凑过去蹭蹭棉花糖前抱起了他,又在他挥舞着爪子时,三两口吃了棉花糖,嘴唇上仍有粉色的糖浆。

猫不再挣扎,凑过去亲了亲人类的嘴唇。

猫:这下……我现在知道你的味道了,唉,我果然尝不出甜味,但是,猫毛不是草莓棉花糖的味道。

最后的一点草莓棉花糖残留在了棍子上,她被扔到了垃圾桶里,再也听不到猫的声音了。



评论
热度(7)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