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吃了扫把的猫

猫: 你好,我是猫。

扫把:我不好,就这个标题来看,你要把我吃了。

猫:我不会吃很多的,你比我大个多了,就像拔掉你的几根头发一样。

扫把:那也疼,就像猫耳朵被咬了一样,再说了,哪有猫会吃扫把的?

猫:我的尾巴好好的(摇着尾巴围绕着扫把转了一圈),你面前就有一只猫会吃扫把。

扫把:我运气不好。

猫:你运气好,我可是天底下唯一一只吃扫把的猫。

扫把:运气好和低概率是等同的吗?

猫:也许吧,总不见得没中彩票的人运气好。

扫把:你说一百个人里得了病最早死掉的那个人?

猫:噢,为他祈福。

扫把:不过有其他扫把说,好运厄运是相互转换的,它是年老的扫把,如今放在卫生间。

猫:我见过它,我差点也把它吃了。

扫把:差点?

猫:就是没吃成的意思,放心,你还是独一无二的被我吃掉的扫把。

扫把:很久之前我的祖宗扫把,它们是笤帚做的,比我要柔软一些。

猫: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流浪,被人捡走,又流浪,最后来到这里,来到你的面前,吃掉你。

扫把:你可以不用说最后三个字,而且你吃不掉我,你只是吃了我的一部分。

猫:好。我会吃掉你的一部分。

扫把:你和其他的将被你吃掉的东西也说话吗?比如那袋洒了一半的猫粮。

猫:它们吵吵嚷嚷,抱怨我把它们洒到了地上,破坏了它们神圣的使命。

扫把:哦,它们满打满算着要被你吃掉,这是它们生存于世的宿命。我之前有扫到过它们,它们尖叫着掉入垃圾桶,哭泣着遇到的不公。

猫:这不是它们的错,是我吃饭时的习惯……有的人喜欢把最好吃的留到最后那样,我喜欢边吃边洒。

扫把:真是浪费,还要让我来收拾残局。扫地是我的宿命,我负责把床扫得干干净净。

猫:你不是扫地的?

扫把:我是扫床的。

猫:我也有宿命。

扫把:你的宿命是什么?

猫:我不清楚,也许是活着,也许是喵喵呜呜地在我那几位主人的怀里活着。

扫把:这有什么区别?

猫:前者是目的和状态,后者是过程和手段。

扫把:噢!

猫:你没明白,算了,扫把不会明白一只猫的痛苦和哀愁,不明白我们那些夜里坐在被子上白天晒着太阳的日子。

扫把:我是不明白。

猫:唉,为你祈福。

扫把:你说了两次祈福,猫信仰什么?

猫:我说了么?

扫把:你往前看。

猫:……这段文字之前,啊,我看到了。

扫把:猫信仰什么?

猫:我不知道其他猫,但我信仰黑夜。在关了灯的黑暗里,我可以来回在房间里奔跑,做很多坏事。

扫把:哈哈,我见过许多次,你把垃圾桶打翻,又去喝人类杯子里的水。

猫:怪不得我,黑夜充满快乐和神秘的因素。

扫把:这样说来,把我吃下也算是这些快乐和神秘因素的一种。

猫:纠正,是一部分。

扫把:唉,你就不能不吃我吗?

猫:你看看标题,“了”代表现在完成时,标题里的我是未来的我,我和你的对话将通往到达未来的我。

扫把:我可以不跟你说话以避免最后结果的发生吗?

猫:你尽管试试看。

扫把:……

猫:……

扫把:……

猫:……

扫把:……

猫:……

扫把:唉,我放弃了,省略号虽然代表着沉默,但时间仍然在流逝。

猫:这是无法改变的未来。

扫把:你吃我的话会生病,我可是塑料做的,难以降解。

猫:就整个宇宙的维度来说,没有不可消逝的东西。

扫把:在你的胃里不行。

猫:你会在我的身体里来一遭,和之前那些有幸被我吃下的猫粮一样。

扫把:我又尖又硬,会刺破你的喉咙,刺穿你的胃和肠子,让你流血。

猫:听起来像是什么情话。

扫把:那你吃下我的一部分后,记得要把我好好地吐出来,我真怕你死了。

猫:我可是有九条命,哪有那么容易会死?

扫把:那我有74863条命,你吃下了我的451条命。

猫:我命中有你,你命中有我。

扫把:那你尽管吃吧,但你要记得节省些你的命。

猫:我会记得的,谢谢你。

扫把:也谢谢你,也许是我让你变成了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猫。

猫:我也让你变成了最独一无二的扫把。


嗷呜!喵——


吃了扫把的猫:你一点都不好吃!

被猫吃过的扫把:我已迎来新生!我可爱的独一无二的猫!





 
标签: 原创
评论
热度(8)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