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三千年后

原谅这篇文不会有TAG和预警,如果有看完的朋友也许会明白原因。我为我的冒犯感到抱歉,如果不能确定自己对我的文的承受度的朋友大可不看,若您能看到最后,我会感到十分荣幸。



这座城市曾经是冰雪之城,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起码有三千年。能从周围的沉积层里找到冰碛湖和冰碛峡湾的痕迹,在冰雪之层底下还有被烧焦的种子和落叶乔木的叶子化石,证明三千多年前,有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儿还没被冰雪覆盖,和如今的气候差不多,如今的群山之城,夏日凉爽,冬日温暖。

这儿也曾发生过很多的战争,某只龙上一次苏醒是一千年前了,连带着他的眷属们也变得安静了。只有他还能记得三千年前的事情,不过他只是怀抱着对这座城市的仇恨,醒醒睡睡,醒来时愤怒的烈焰燃烧一切,睡着时变成一座漆黑痛苦的巨物。他不可能和人们坐下来对话,告诉人们三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他根本不在乎。总之打打停停,又过去了两千年,无数人死去,又有无数人出生。而文明的断代真是糟糕的事情,人们不知道三千年前,是哪些人为这座城市奋斗,在血与火里奋战。人们在历史的细枝末节里寻到了某位无名英雄的只言片语,得知他最后消失的地方是这里。


一个伟大的人,人们记不清他的名字,但是知道他的存在。他曾经拯救了整个城市,现在整座城市都是他的坟墓,或者是失去了管理者和说明文字的纪念馆一样的地方。人们可以在这座城市的边角落里寻觅到他的踪迹。

“他……或者他们,曾经在这里战斗过,”研究第七星历热兵器和冷兵器运用情况的武器学家说,“这座现已倒塌城门的废墟里,曾经有龙族火烧的痕迹,还有向外发射的子弹和刀剑的刻痕,都可以证明是那个年代的……属于那位英雄的。”这类痕迹倒是可以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比如人们的身高,和那时候武器的运用方式,进行锻铁水平和火药水平的侧准。

“这是他们那个年代——也许就是英雄种下的花,这种花基本在整个行星都灭绝了,只剩下这一片孤种,有证据证明三千年前这儿曾经是一个教堂,碎裂的彩绘玻璃可以进行一部分的拼接和还原。”宗教学家对教堂很敏感,提出要进行更多的发掘,而植物学家则是嚷嚷着要保护这种“英雄之花”,要将它们移栽到更为安全的地方。所以在新一年春天到来之前,它们离开了三千年来的土地,它们并非是真的花,所以也不可能真的开花,它们只是交缠的火红暗红的双色藤蔓。

“城市中心有坍塌了一半的雕塑,上面刻的字是什么……是这片大陆三千年前人们所用的古老的语言,需要语言学家进行分析。”负责清理石建筑的人说。不知道为什么它没有被火烧,倒是像被人们所破坏。

“还有旗帜,上面的花纹依稀可见,和先前鉴定的家徽有点像,哈,一共有四种,像是时下流行的裙子有四种花纹似的,那位无名英雄的衣服上是否也绣有其中的标志呢。”年轻的学者推了推眼镜。上回出土的是玫瑰——一种现今还存在的花的旗帜,这回的是像是长了角的马,和传说中的生物“独角兽”如出一辙。听说已经有时尚品牌抓准了商机,借机推出了绣有四种标志的衣服。


而人们猜测的就更充斥着人类自古以来的想象力了。

“这位英雄一定也站在这儿遥望云海,说不定还吃着芭芭力(一种时下流行的甜品),不过他们那时候应该没有芭芭力,那就端着一杯薄荷汽水吧。”

“听说三千年前很冷,端着热奶茶更符合吧。英雄一定是一位喜欢喝奶茶的帅气青年。”

“他肯定也有一段曼妙的感情史,可能不止一段,以英雄定律来说,他一定身世凄惨。”

“他?为什么非得是他?英雄就不可能是女人吗?为什么所有的报导都默认那位无名英雄是男人?”

最后说话的是同伴里唯一的女性,她的质疑自然被所有人忽略了——实际上有学者宣称他有线索可以证明那位英雄是男性。

——人们也想象不出更多的细节了,在发现历史上有这位无名英雄之前,这类关于他的想象好像是铭刻在人们的脑子里,但只有泛泛其谈的表面的东西。像是泛黄的发光的书页,人们没办法读出上面的字迹。但是每个人都坚信着,曾经一定有一位英雄,拯救了三千年前的世界。


人们想找到更多的关于这位无名英雄和那个时代的东西,有人将他的事情记录在册子里,由人们传阅编辑。资料变得越来越厚,从开始的几页到薄薄的册子,人们挖掘出了与英雄有关的一切。但是人们的结论会总有一些矛盾之处,有专业研究者负责鉴定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有匿名人士还搞起了投票——光是投票这件事就被很多人反对了,他们认为对待历史不应该如此轻率——但是投票这件事还是乐此不疲,这不仅仅是学界的研究,更是所有人都占有一席之地的,对无名英雄的好奇心实践的场所。

当册子编到第31页时,31不过是个普通的质数,但第31页的册子记载了最新的线索。这个最有趣的最能满足人们八卦心的线索表明,这位英雄绝不是一个人行动的,有一个人和他一起行动,那个人也不是普通的同伴,是英雄深爱着的人,大约是女孩,总之更多的证据表明他们是一起守护这个城市的。

最开始的证据实际上不怎么站得住脚,不过是一个活了许久的魔物说的话,它在一本书中沉睡了三千年,醒来之后的它问发现他的小女孩有没有什么愿望,小女孩是无名英雄的粉丝,她说她想知道有关于三千年前那位英雄的一件事。魔物打了个哈欠,它说:“我认识你们说的那个人,那位跟我打了一架的英雄阁下有一位恋人,他们一起打我,以多欺少,太过分了!”说完这句话,魔物又回到书里睡着了。

一个小女孩的梦呓在最开始时是不被重视的,但人们的热情促使他们找到了一封残缺的信,被其他国家的博物馆所收藏,那个博物馆的人们以为是一份普通的旧信。可通过对信纸和墨迹的鉴定,这是来自三千年前的冰雪之城的信件。里面谈论的是一场即将到来的战争,从具体的内容都证明信的主人和寄信的人是参与三千年前那场战争的重要人物,甚至是最重要的,要么是寄信的人,要么是信的主人,他们中的一位一定是我们的无名英雄。暧昧的是,寄信的人在字里行间是用恋人的称呼来称呼信的主人,失去了头和尾的信,那一天,我们仍不知道无名英雄的名字。


又过了许多年,人们将所有可以研究的东西都研究够了,人们的热情也慢慢减退。那本传阅了许久的册子停留在了旅馆里,供来往的人们参观,这当然是民间行为;官方倒是最近找到了一块埋在地底的墓地。那块墓地在今年才重见天日,那是位于城市之外的墓地,人们开始在墓地里研究三千年前的死者,得以还原那个湮灭的时代的一些事情。

有贵族的墓碑,陪葬品颇为丰厚,也有平民的墓碑,只有名字和简单的生平。学界几乎为这个新的发现发疯了,这些人和无名英雄生活在一个年代,说不定能从其中寻觅到历史的真相。墓地在山崖之下,在一座塔边,人们在随后的报导里也跟着沸腾了,那本流动的册子重新传阅。墓地的最里侧被封锁着,外面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

那位曾经质疑为什么无名英雄是女性的少女如今是一位颇有建树的历史学家,她独自徜徉在人群之外思考。她走在悬崖之上,望着对面云雾包裹着的山城,她的脚不小心踢到山石,碎石子落入悬崖底下,听不到半点声音。她低头瞥见一块石头,横插入山体。

“这是什么,不是天然的石头?”她很快意识到这是用作墓碑的灰色岩石,她蹲下身喃喃道,“这儿不属于墓地的范围呀……”


最后封存的墓碑是一只猫的墓碑,为什么是猫的墓碑呢?因为墓碑上写的是“奥尔什方的猫”,底下没有遗骸,没有陪葬品,仅仅是一块墓碑,那一定是只猫的墓碑吧。

人们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三千年前,为了这座城市而战斗而牺牲的人是奥尔什方,而他有一只猫,他甚至为他立了碑。而那个他爱过的人,也许是女孩,那位信的主人却仿佛没有了她自己的痕迹,人们不知道她的名字。

“试想一下,三千年前,我们的英雄——奥尔什方,他和他的伙伴们一起战斗,试图拯救这个城市。而他有一个恋人,他们一起养了猫。”

“和所有现如今的人们一样,英雄也喜欢养猫,猫的岁数要比人短,它死了,英雄就把它下葬了。”

“而她,有名字的英雄所爱的无名之人,一定也很喜欢猫,一定是这样的。”

人们终于稍稍地在了解三千年前那场战争这件事上走出了一步,他们发觉还有更多的人仍在历史的迷雾里,比如曾有证据证明人与龙交好,三千年前也有这样的一位英雄试图重修人与龙之间的关系,他是站在龙的那一边的,被认为是异端者。这件事倒是从一条雪白的龙口里听说的,他对人类并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但他也不愿意透露更多,就往着山的那头飞走了。

历史让人从确实发生的过去里了解真实的人类,让我们知道我们从哪儿来,又得往哪儿去。


以下要讲述的是三千年前的事,本该与三千年后的事无关,但笔者仍有对观众们揭露历史真实的必要。

那个无名的女孩曾在茫茫大雪中对我们的英雄说:“如果我死了,你要为我立碑,就叫奥尔什方的猫吧。”

叫做奥尔什方的英雄笑道:“我呢,猫的奥尔什方?为什么只有我拥有名字?”

在那之后不久,这个可以称得上谶语的话应验。女孩先死了,为了保护他,就那么死在他的面前。

“在一个梦里,我觉得那也许不是梦——那个梦里你也这样保护我,为我而死,不过我才不强求你要笑呢。”女孩最后是这么说的,她也许是微笑着说。

我们的英雄真的那样立碑,甚至还被友人嘲笑,那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几位友人了,这个城市即将毁灭在龙族的烈焰之下,战争以人类的失败为谢幕。


那是更早之前的事情。

“如果龙族赢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将就此毁灭,神学院坍塌,图书馆燃烧。三千年后,谁都会忘记我们曾一起守护这里。”

“……不会的,三千年后,我还会记得你的名字,至少我的墓碑记得。”

“也许你的墓碑也被烧了呢?”

“那是最坏的情况,想点好的,奥尔什方。”

“好的。想点好的,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又一起死了。直到三千年后,人们把我们的名字放在一起,上面和下面,光之战士和奥尔什方。”


“那……奥尔什方的猫?”叫做光之战士的少女自言自语地说,“就这么定了。”



 
标签: FF14
评论(10)
热度(28)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