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光夕雾』无端春声

CP:光夕雾(私设人男光战)

Author:糊冷冷

NC-17

Warning:是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位老师的约稿


在光之战士第四次回头问身边的女性你是不是不开心时,即便是夕雾也觉得难为情了起来,她摇了摇头,挤出一个她独有的内敛而温婉的微笑。

“我没有不开心,英雄阁下。”

“我都说了一百遍了,私底下的时候,你叫我光就可以……平时也可以叫我光。”

“那样太不礼貌了,不适合树立您的威严。”

“……可是我们是恋人呀!其他时候也就算了,私底下的时候……”人族战士将恋人两个字咬得很重,“而且我也不需要什么威严,我只是一位冒险者罢了。”

夕雾微笑着点了点头,可是眉头仍旧紧皱着,她的确苦恼于一个问题。

“是因为昨天晚上我说的吗?我的本意是不想你有所负担,没想到反而让你觉得苦恼了。”光有一些懊恼,他没有恋爱经验,身边的男性好友也没有几个有靠谱的恋爱建议,他都是独自摸索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没有在‘依赖’你呢?我放心地把后背交托给你,我相信你能跨越任何险阻,相信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再次相聚。”夕雾将她考虑了一整天的话说出。

“可以更加依赖一点的……更加亲密的那种。”光小声地叹了口气,他和夕雾口头确认感情大概过了小半年。可是两个人连牵手和拥抱都没有过,更别说其他的了。他只觉得有些气馁,他不知道夕雾答应自己的请求是否出于不忍拒绝的礼貌,她甚至没有任何诉求,难道自己在一厢情愿的吗?

“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做。”夕雾摇了摇头,她也很苦恼,她并不是第一次被人追求,但这是她的第一次恋爱。她明白两个人似乎出了分歧,可是不确切明白那些是什么。


光之战士终于以破釜沉舟的勇气牵起了夕雾的手,他觉得夕雾的手比他手上的斧头还要重得多,可是又如此柔软——那是内心的感觉,实际上夕雾的手心都是刀刃磨出来的细茧。

“比如这样……”光不怎么敢看夕雾的眼睛,但他还是勇敢地转过了脸,微笑着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牵手吧。”

“噢……”夕雾眨了眨她茶色的眼睛,有一点点明白了。

“能碰到真是太好了,好像夕雾是真的和我在一起了一样,”光的声音很轻,他比夕雾也许还要小几岁,英俊,矫健,有力,像是年轻的战神,只是笑起来时带着些许的孩子气,“太好了!”

夕雾不自觉地有些心跳加速,她别过了脸,后知后觉地想着,也许这就是他们说的恋爱的感觉吧。


“多玛的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了,说起来延夏的桃花可真美啊,艾欧泽亚本土似乎少有这样绚烂的桃花。”光说,他和夕雾手牵手走在晴日的无二江河畔。

“说起来我知道一个去处,是看桃花的好地方,叫做梅泉乡,”夕雾托着腮,“离这儿不远,去么?”

“可是不是说好了要去望海楼泡温泉吗?”虽然想去看桃花,但是更想和夕雾一起泡温泉,光摇了摇头,他好不容易才让夕雾消灭了邀请其他伙伴一起泡温泉的想法。

“都听你的。”夕雾在这些事情上并不坚持,她看起来不可亲近,实际上是温柔和善的人。

光注意到夕雾一瞬间的无奈,他连忙补充:“明天吧,等明天我们再去梅泉乡,现在应该早些回去了。”


正当夕雾准备召唤出胡鹰的时候,光先召唤出了红陆行鸟,他抚摸着火红鸟羽,回过头招呼着夕雾。

“上来,抱住我。”光言简意赅,他明白和夕雾相处的秘诀是直接和果断。

“哦、好,好的。”夕雾收回了鸟哨,侧坐在红陆行鸟身上,手以极为庄重的姿势搭在光的腰上。

“其实还有一种典礼陆行鸟,如果我们以后结婚的话,就可以拿到那种最威风的白鸟啦……”光有点脸红,他闻到了夕雾身上浅浅的味道,像是清晨的露水。

“结……结婚?”夕雾喃喃地重复着,脸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嘿,夕雾,抓紧了!”红陆行鸟载着这对情侣腾空飞起,刮起一阵冷风,夕雾下意识地一缩,一只温暖的手握住她冰凉的手。

光将夕雾的手拉到自己腰间,他转过头看愣住的少女,笑容干净而温暖:“是第一次拥抱。”

“以后还会有很多次……哎呀,刚刚就想说了,你的手好冰。”光的手可以包住少女的手,紧紧握住。

“这是特意训练的结果,潜藏的时候最好把自己当成死物。”夕雾认真地解释道,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必担心这些了,我会保护好你的。”风大,光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他们到了红玉海,夕阳的火光照耀在他们身上,夕雾稍稍地搂紧了手臂,悄悄地靠在了光的身上。


先是在潮风亭吃了晚餐,光想起门口有个海猫茶馆,卖一些少女喜欢的吃食。借着出门的时候偷偷买来三色团子,塞到了仍错愕的夕雾手里。夕雾手上拿着两串,嘴里还塞着一个团子,。

“……你和团子一样可爱。”光小声地称赞道。夕雾眨了眨眼,又摇了摇头,她腮帮子鼓鼓的,没办法说话。

“还有一串,是今天的赠礼。”老板娘拿着一串团子迎上来时,看到的是英俊的金发青年亲了亲黑发奥拉少女的额头。

“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光在夕雾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亲了一下她雪白的角。

夕雾咽下嘴里的团子,害羞于老板娘极有探究欲的眼神,连团子也不要,拽着光就走了。


光一路上都担心夕雾会生气,可实际上夕雾并没有,甚至还点评了团子的味道,光忍不住问了,夕雾认真地摇了摇头。

“……也许,这就是光想要的那种感觉吧,我有点明白了,”夕雾眼波流转,夕阳下茶色的眼睛显现出一种艳丽的金色,“很新奇的感觉……但是,不讨厌。”

“是恋爱的感觉!”光的声音放大了些。望海楼的客人们都纷纷递过了好奇而友善的目光,夕雾脸一红,将帘子掀开,进去了女性专用的换衣间。


国外文献检索

评论(2)
热度(9)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