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妮美雅的圣歌

CP:曼德尔/千木良明宗

Author:糊冷冷

Rating:PG

Summary:“……手刃过无数蛮神,引导多玛走向解放和胜利的英雄,”曼德尔摊了摊手,自嘲地笑着说,“我怎么欺负得了他?”

Warning:@伊达降临子 的约稿,双男精,BL注意


明宗和曼德尔第一次见面时是在黄金港的海猫茶屋,明宗并不喜欢曼德尔,曼德尔眼神冰冷,笑容慵懒傲慢,身上有着血和火的味道,明宗只在专职海盗和佣兵身上感受过这样的气息。在黄金港遇到黑影之民本来就很难得,而这位神奇的陌生人从明宗过来时就一直盯着他,这让他很不自在。

曼德尔把身上别着的火枪放了下来,懒洋洋地眯起眼:“我是曼德尔,你是谁?”

明宗不打算回答,他只是摇了摇头,他等着这场雨早点下完,他好穿过繁华的街道,去港口坐船回利姆萨·罗敏萨。曼德尔则一直盯着明宗,他没有生气,也不催促,只是开口:“你学的是召唤术吧?是艾欧泽亚人?”

明宗是一位认真而礼貌的人,没办法再因为自己一时的任性装哑巴:“嗯。”

“你叫明宗?”曼德尔忽然念出了明宗的名字,念得不够标准,但是足够让明宗吓一跳了,曼德尔摊摊手解释道,“我刚刚看到那边有人喊你。”

“骗人,”明宗咬着嘴唇,一双眼睛质疑地盯着曼德尔,“他们都叫我千木良。”

只见曼德尔露出狡黠的微笑,从衣袖里变出一张本次惨境号的报关通行书,在明宗面前扬了扬:“船上的人给我的……本来还不确定哪个是你的,现在知道了,明宗。”

“是明宗,要这么念,明——宗——”明宗指正道。

曼德尔总是念不清明宗的名字,总是要明宗重复很多遍,才能念准音。只见曼德尔眨眨他浅紫色的眼睛,轻轻吐出明宗两个字,声音在舌尖,亲昵而婉转,好似情人在床笫间的呢喃。

“还有,叫我千木良。”明宗不喜欢这突如其来的亲近,他想这个曼德尔多半是船上的船员,两个人不过是在躲雨时相遇,最多是一起经过一段旅程。

 “我要走了,明宗,我有事在此逗留,你的船要开了。”那时候的曼德尔还不知道明宗是光之战士,也是第一次让惨境号前往东方的船员,他只当面前的青年是害羞腼腆的青年,他也不知为何就存了逗弄他的心思。明明可以准确念出明宗的名字,故意让舌头打结,好让他微微红着脸纠正说法,曼德尔觉得这样的明宗有趣极了。

而我们的光——明宗也不知道面前的曼德尔是一位出生于格里达尼亚的青年,与他同样隶属于黑涡团,他认为这是一段很小的插曲,可是这个名字和这个人却是一时半会都忘记不了,尤其是对方眨眨眼,用优雅的声音叫住他名字时微微笑着的表情,怎么也忘记不了。他们还年轻,不知命运安排了他们在这一刻相遇,冥冥中自有缘由。


第二次相遇,是明宗亲手结束多玛对帝国的战争,成为英雄返回最初成为冒险者的这个城市的时候。尔·阿夏代表黑涡团和明宗接洽,她和明宗熟识已久,明宗熟悉她做事风风火火的性格,只是在尔·阿夏把身后的男人介绍给他,拜托他们一起去解决最近的一项妖兽肆虐的委托时,他还是愣住了。

 “是你啊,传说中的光之战士,”曼德尔眯起眼睛,笑容充满玩味,“十分荣幸能和您一起执行任务。” 

尔·阿夏并不知道这两个人在遥远的黄金港相遇,微笑着将明宗推给曼德尔:“呀,曼德尔,光就交给你了哦,你不准欺负他哦。”

“……手刃过无数蛮神,引导多玛走向解放和胜利的英雄,”曼德尔摊了摊手,自嘲地笑着说,“我怎么欺负得了他?”

“哼,你知道就好,”尔·阿夏显然是知道关于曼德尔的坊间传闻和糟糕风评,担心明宗被带坏,“快出发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光之战士,不……明宗,好久不见,你不会把我忘记了吧?”曼德尔却很笃定明宗没有忘记他,只是第一眼,他就知道明宗一直记得他,如同他也一直记得明宗一样。

“你可以叫我千木良,和尔·阿夏一样叫我光也可以。”明宗还是对这个称呼不适应,许久没有人这么叫他,之前的朋友叫他千木良,之后的朋友叫他光之战士。

曼德尔耸了耸肩,但不如明宗所愿,他只这么一次叫过明宗光之战士,之后都以亲昵的名字相称,其中的大多数缘由,大约是觉得明宗耳热时的样子挺可爱的。


——可爱,曼德尔靠在雪松原的某段背风坡处,他嘴里咬着狗尾巴草,火枪还冒着烟,一分钟前他刚发射了一枪热弹,被明宗的书挡下,觉得面前斩杀过无数蛮神传闻中的光之战士,气呼呼的样子,真的怪可爱的。

两人大概花了半天调查,得知这件事是某些地灵族搞出的花样。它们利用特殊的方法捕获了一只长须豹,利用特殊的方法让它异化,身量暴涨了几十倍,并控制它劫持了运送水晶的车辆。幸存的人没看清,以为是新的蛮神,匆匆忙忙告知黑涡团,尔·阿夏便将这件事交给了明宗。曼德尔和明宗花了一些力气才让这只狂躁的异化长须豹沉睡下来,而曼德尔举起枪,似乎是想要直接杀死这只长须豹。

“……没必要非得赶尽杀绝,”明宗冷着脸,他很少生气,他熟练杀人的手法,却厌恶杀戮,尤其是无意义的,所以曼德尔让他生气了,“它也是无辜的受害者。” 

“哦?”曼德尔冷着脸,嘲笑明宗天真,“无意识的人杀了人,他便不需要负责任吗?你可真是有恻隐之心呢?明宗。”

“我们应该带回去让尔·阿夏定夺,”明宗不卑不亢道,也不理会曼德尔话里的嘲讽,“于情于理都如此。”

“那我今天就是想杀掉这只异化长须豹呢?”曼德尔歪了歪脑袋,眯起眼睛,他装上枪管,“你也没办法保证它路上会不会发狂,伤了路人吧。”

“这点不用你担心。”明宗紧张地盯着曼德尔的手,决心在他动手前,让宝石兽抢掉他的枪。

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曼德尔只轻轻一笑,那一笑如春风化雨,将紧张的空气涤荡一空。曼德尔优雅地走过明宗身边,稍稍弯下腰,嘴唇贴着明宗长长的耳朵,调笑着说:“逗你的。”

明宗一下子脸通红,因为他清楚看到了曼德尔上了的枪管里,没有子弹。怕是那枚热弹也是曼德尔故意逗他玩的,他捂着耳朵,回望着已经离他往前方走去的曼德尔。他永远不知道曼德尔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又是假的。


明宗不知道曼德尔说的什么是真话,因此之后一起经历了种种,当曼德尔牵着他的手说喜欢他时,他第一反应也是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啊?”明宗简直吓了一跳,那时候阿拉米格战争也结束了,他被曼德尔拉到海都边上的一个角落,被送了火红鲜艳的阿泽玛玫瑰。

“我在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对你倾心不已,”曼德尔还是似笑非笑的,不知道话里几分真心,“你太可爱了,一点都不像传闻中的那位英雄。我讨厌英雄,但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明宗如实叙述,他失望地摇摇头,将花递还给曼德尔,“我讨厌要去猜测你话里的真心,那样好累。”

“那你喜欢我吗?”而曼德尔则抓住了明宗的话外之音,“你是因为喜欢我……所以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吧?”

明宗被说中了内心所想,好一会儿没办法说出反驳的话:“才……才没有呢,谁会喜欢你这样的……登徒浪子啊?”

曼德尔却微微笑了,他比明宗高上许多,浅紫色的眼睛望着明宗。让曼德尔用认真的语气说话太难了,他努力抛开他习惯的那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让自己变得诚恳些:“……那我,我就不再做浪子了,我做你身边的归舟。”

“也不要,”明宗摇了摇头,他慌张得很,他并没有觉得等到了曼德尔的承诺,就万事皆可了,“你不要这样。”

“那怎么样才好?”曼德尔终于拿捏不准了,他的话里透露着焦躁,难以想象曼德尔也会有着急的模样,他有一副得天独厚的好相貌,气质优雅,爱他的人络绎不绝,男女都有,但是好像明宗并不喜欢他这些——他知道明宗大约喜欢他,却不知道明宗到底喜欢他什么。

他倒是知道自己喜欢明宗什么,他喜欢明宗腼腆温柔的样子,他喜欢明宗强大的战斗力,喜欢明宗看似冷漠的外表和他真正向往光明的心。明宗共情却不滥情,是勇于牺牲,是真正的善。曼德尔一向讨厌英雄,讨厌那些自诩光明正义却做出虚伪之事的家伙。可明宗不一样,他是真正的光之战士,为光明而战。

总之,第一次告白,不算成功也算不上失败地结束了,曼德尔笑了笑,他多少有些失意,他邀请明宗去沉溺海豚亭喝酒,半路上时将花扔进海底。明宗说他浪费,放在房间里也好,他满不在乎,说送出去的东西不打算再要回,更何况是送给明宗的。


逗留到很晚,沉溺海豚亭里只剩下了曼德尔和明宗两个人,连巴德龙都去休息了,嘱咐他们喝完酒记得留下酒钱。

就谈起了往事,曼德尔喝多了,而明宗没有,他想是曼德尔被拒绝所以伤心,可他心里面也很难过——可是,是不能答应的,他还不知道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我生于黑暗之中,是格里达尼亚不受欢迎的黑影之民,”曼德尔谈起不曾谈起的过去,眼睛闪烁着自嘲的苦闷,“……被赶出城市,到小村庄里生活,也曾饿得不行拿过面包店里的面包。”

“后来就跟着一位师傅学习了弓箭的技术,他只是随便教教,但是我肯吃苦,练得又多,他破例多教我些……我长大了几岁后,跟着商队去秋瓜浮村,去了伊修加德,听说那儿是你的家乡……在那里学习了使用火枪的技术,” 曼德尔又要倒酒,这回被明宗拦下来了,曼德尔便就势拉住了明宗的手,像是耍赖一般撒娇,明宗不忍心挣开,就让他握着,“那时候我住在云雾街,你知道那儿吧?比格里达尼亚的周边也没有好上多上……”

“我知道的,”明宗的心脏好似也紧缩着,他没有经历过如此残忍的过往,但强烈的共情能力让他感受到和曼德尔一样的痛苦,“都过去了,我知道伊修加德很冷,人生充满苦难,但都过去了。”

“呀,你也知道,伊修加德真冷啊……但苦难是永不结束的,”曼德尔沉声道,他的眼底有暗火燃烧,“后来我一个人旅行,经历过许多人和事……越来越明白,人这一生都将充满苦难,且无休无止,所以更应该争取每一天的日出和日落,需要强大的力量,需要美酒、美人,纵情声色。”

“不是这样的,”明宗微笑着摇了摇头,“醉生梦死不是唯一的答案,而且你明明心有不甘,也知道还有其他的答案,只是从来不愿去正视而已……曼德尔,你可以跟我一样,走上苦难得多但更能满足你的道路。”


曼德尔笑了一声,他暗紫色的眼睛望着面前这位青年温柔又悲伤的笑容,他示意明宗过来,明宗不疑有他,以为曼德尔是要说什么悄悄话。

的确是悄悄话,曼德尔贴着明宗的耳朵,以绮丽的声线叹道:“……我真羡慕你这一点,我也最爱你这一点……你见过黑暗,却能仍然向往光明,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是人类的本能,”明宗想了想,如此回答道,“你也可——”

明宗的话被什么堵住了,是葡萄酒甜蜜的香气。曼德尔拉下明宗的脖颈,直接吻了上去,舌头长驱直入,翻搅着柔软火热的口腔,索取内里的津液。明宗脑袋一瞬间都懵了,等他反应过来,把曼德尔推开时,他的嘴唇被曼德尔亲得又红又肿。而曼德尔舔了舔嘴唇,笑得邪气而满足,再望向他的眼底,哪有一丝丝醉意。

“……你今天拒绝了我一次,不会有很多次的,”曼德尔欣赏着明宗又气又恼脸红的样子,“还有我之前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吧。”

“我会一直记得的!”明宗装着恶狠狠地说,接着就跑走了,还不忘扔下一半的酒钱。殊不知在曼德尔眼底,他就跟炸毛的灰尘兔差不了。

曼德尔捡过桌子上明宗抛下的妮美雅硬币,往空中一丢,印有命运女神头像的那一面不断翻转着,最后朝下落回了曼德尔手中。

命运,曼德尔喃喃道。

他并没有告诉明宗所有事情,比如他不得已去偷面包是想给重病的母亲吃,可回到家母亲的身体已经微凉了;比如那位教他弓箭的师傅对他格外苛刻,他十岁时就独自一人挑战山林的妖兽了,他经常和师傅吵架,可是他最感激他,等他功成名就参加了黑涡团,却得知师傅也在半年前病故了;再比如他从秋瓜浮村进入巨龙首营地时差点被冻死,给他热水的旅人被龙族杀死,就在他的面前;再再比如他住在云雾街时,隔壁出了一家子的异端者,被神殿骑士团带走,最后只剩下一位藏起来的可怜的小女孩,他想给小女孩一点庇护,可是神殿骑士团又折返,将她又带走……

唉,你知道吗,明宗。这一生能握住的东西真是太少了,一分一秒,一点一滴,我都想去抓住,可我宁愿不要所有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了,因为我最想拥有的是你。

可光要如何为一抹黑影逗留呢。曼德尔看到手心里,妮美雅女神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转瞬不见。


曼德尔在那次告白之后便恬不知耻地逗留在了明宗的身边,美其名曰“黑涡团对重要成员的保护”,明宗不好拒绝,甚至是不忍心拒绝。他可以对一位满不在乎花心风流的曼德尔冷下脸拒绝,但是他没办法对一位真的是想要爱护他的专一的曼德尔下逐客令,更何况……明宗也喜欢曼德尔。

明宗不知道这份喜欢是有多少可靠的成分,是被对方的花言巧语所蒙骗,还是因为对方的帅气温柔所迷惑,还是因为对方悲伤的身世而同情动容……这些成分都不应当是爱情的部分。可是心跳又做不了假,那日被曼德尔亲吻,让他整晚睡不了觉。纯情可爱的光之战士,在之前并没有被其他任何一位男人或者女人吻过,也不是他不被追求……而是,放眼整个海德林,谁敢真的来强吻光之战士啊,除了这位不要命的、恃宠而骄的曼德尔阁下。


“……光之战士,拜托你去看看前方有没有异动。”

“好的,交给我。”

“明宗,等等我……什么时候我们去十二神大教堂,现在有典礼陆行鸟打折活动呢!”

“……红陆行鸟不好吗?”

“可是白鸟比较好看呀,不过还是你最好看!”

“……我最不喜欢你这样花言巧语,我和你以前喜欢的人不一样。”

“咦,我以前没有喜欢过人啊?”


“光之战士,请帮我把这封信交给那边‘穿着华丽的女子’。”

“嗯,我会尽快的。”

“……明宗,我买了最近很流行的蘑古力秋千,你一定喜欢,上来吧。”

“好吧,坐标是……”

“这就出发啦,以后我来带你飞。”

“……嗯,谢谢你,曼德尔。”


“光之战士,你有没有空……算了吧,我自己去,我先去买一副墨镜。”

“曼德尔,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又不需要我去跑腿了?”

“哼,我怎么知道,不过这样不是正好吗?我们两个人一起出去旅行吧。”

“……这里还有五份委托。”

“……为什么还有五份?”

“这个是工匠的理符委托……你去帮我买点材料!”

“都听你的,我的曼德尔夫人。”

“……以太超流!”

“不要啊!我这就去买!”


总之这两位精灵在艾欧泽亚的冒险鸡飞狗跳、平安无虞地进行了下去。在此之间,曼德尔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第一百零一次的告白,一一被拒绝,虽然拒不拒绝好像对曼德尔和明宗之间的关系没有什么影响,两人还是携手并进地守护着艾欧泽亚。

在经历目睹过许多后,曼德尔改变了傲慢风流的心性,变得成熟稳重起来——生在黑暗之中,长在黑暗之中,也可以相信光明,并引导光明。如明宗所说,曼德尔也可以成为一位英雄。但看样子,比起变成英雄,曼德尔更喜欢自己能变成英雄背后的男人。而明宗,敏感温柔又寡言的青年,在曼德尔持之以恒的陪伴下,似乎变得开朗活泼了许多,曼德尔总能明白他所有的快乐和担忧,对前行之路偶有的迟疑,满手鲜血的疲惫,消逝于黎明的痛苦,曼德尔牵住明宗的手,告诉他,以后,他不必都是一个人。他和他一道在光明之路上迟疑,一起疲惫地于夜晚睡下,一同因为杀孽痛苦……然后,相伴着面对黎明的晨光。


今天是第一百零二次告白,曼德尔和平常一样拿出那枚明宗的妮美雅硬币,他双手合十,默念着妮美雅女神的名字。他以前不曾相信命运,但自从遇到了明宗,开始无比相信命运。

“……今天我会成功吗?”

亮闪闪的铜币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最后收回到了曼德尔的手心里,曼德尔打开手掌,手心里,妮美雅女神正微笑着看面前这位虔诚的信徒。


那是格里达尼亚的初秋,他们坐在园艺工行会门外的鲜艳花丛里,明宗接过曼德尔送的一整盆盛放的鲜花——这样类似鲜花盆栽在家里可以拼凑出一个玻璃花园了,明宗的确也是这么做的。

“我今天心情不错,”明宗如往常那样把花盆放在一边,像是在谈今日天气很好那样在他和他的命运之间打了个结,他转过脸对曼德尔笑着说,“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曼德尔的表情从满不在乎的微笑到不可置信的微笑然后到狂喜的大笑,他拉起明宗,直接把比他瘦弱许多的明宗抱了起来,在地上转了好多圈,明宗吓了一跳,后来跟着一起笑了,两个人最终一同摔在了花丛里。

“……我太开心了!”曼德尔亲了亲手心里的那枚硬币,“感谢妮美雅女神!”

“什么呀,你不是该感谢我吗?”明宗装起来有点生气,他以前可不是这样任性的,但只有在曼德尔面前,他才会表现得那样孩子气。

曼德尔抱住明宗的脸,也亲了亲,这一连串的吻莽撞得像是乱扑的蝴蝶:“是,你才是我的命运女神,你把我的命运握在了你的手心里,你让我们彼此相连。”


——可命运,曼德尔,你想想看,不是在最开始便紧紧相连的吗?

——是呀,你知道吗?明宗,在初遇之后,我每每想起你,万般柔情,都涌上心头,我就开始相信命运了!



 
标签: FF14 男精
评论
热度(6)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