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红棘

预警:猫娘中心,Pregnant,练笔


猫魅族少女躺在阴暗的房间里,她苍白臃肿,柔弱,多愁善感。她捂着自己隆起的肚子,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的。

她开始发烧,整日整夜地做梦,开始想起许久之前的事情。她想起自己爱上了一个精灵族男人,她傻乎乎地爱着他,献出纯洁的身体和灵魂,把之前赚到的钱也都给他。他摘来火红的红棘果,摘去刺儿,别在她漆黑的发上。这一切都那么好,直到他将她卖掉,年轻美丽的猫魅族少女,换一袋沉甸甸的金币,足够他逍遥快活许久,再找到另外一位少女,用同样的伎俩骗另外的心。他拥有一副好皮囊,长得英俊帅气,声音深情温柔,骗了不知道多少位纯情的少女。这位黑发猫魅少女只是其中一个,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

她在一个月前被善良正直的冒险者们从那个地下的销金窟解救出来,冒险者们提出要送她回家,可是她也记不清自己家在哪,自记事起就在不断流浪着。冒险者们把她送到附近的村落,便开始新的冒险。他们也提出让她也去做个冒险者,去看看更为广大的艾欧泽亚。他们不明白她的痛苦和哀愁,不明白她的热血已经过早夭折。要拯救世界的冒险者们怎么会懂一个妓女在想些什么?她摇了摇头,只对他们的善良和正直表示感谢。


人族女孩在给她做检查后问她:“你怀孕了,而你是真的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吗?”

猫魅族少女回忆起她的客人们,但实在记不清孩子的父亲会是谁。她到后来就不认识客人的样子,反正都差不多。她在很早的时候,也曾爱上一位纵情声色的水手,他来往于海之都的船上,拥有她初次爱上的男人一样俊俏深邃的容颜。他喜欢她,深深沉迷于她独特的忧愁和绝世的美丽,喜欢她的身体滚烫火热,在船上摇荡时像是流淌的蜜酒,他沉醉她,如沉醉温柔乡,他不假思索吐出爱语,用猎来的珍宝博取她微微一笑。他答应等他离开就带她走,可是那天船上下了好大的雨,她站在船头被淋得湿透也没等到他来。事不过三,第二次被欺骗后,她再也不相信任何一个男人了。

也有女人爱她,那个高贵的女人是真的想带她走,可是猫魅族少女拒绝了,她知道高贵的女人有丈夫,而她也不够爱那位高贵的女人。她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只爱好看的衣服,喜欢珍奇夺目的首饰。


“我想要留下……我只剩下她了。”猫魅族少女想了许久,摸了摸她漆黑的长发,“我会好好保护她的。”

“一个人会很辛苦。”人族女孩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医生,她虽然年轻,但实际上见多了这样的事情,她只是尽义务地提醒道,“……我想你现在还不能负担它的人生。”

“我会好好赚钱,”猫魅族少女仰起头,认真地说“我会唱歌,也会跳舞,不再出卖自己的肉体……”她在心里嗤笑,从什么时候被逼着出卖到可以主动选择,命运可由不得她选择。

人族女孩比她还要小,她收起她的医箱,再一次劝说道:“你的身体不好,生它也许会难产。”

“冒险者们看我可怜,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另寻出路,在生下他之前,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我还年轻……”猫魅族少女捂着自己的肚子,她重复道,“我还年轻,我不会就这样死掉的。”

她还年轻,她真的还年轻吗?

“——可最重要的是,你要足够爱它,才能孕育它,把一个灵魂从坟墓里拖出来,塞进你给它造的容器里。”人族女孩的声音低沉,仿佛神裁,“你足够爱它吗?”

“我不知道……”猫魅族少女小声地说,“但是我想留下她,我希望她能拥有我没有的幸福……我会给她我没有的幸福。”

“是的,许多即将成为母亲的人都是这么想的。”人族女孩站了起来,她静静地注视着坐在床上的猫魅少女,“我希望你能忘记不幸的事,投入对它的爱里,这样它从坟墓里被你拽出来时,会哭得不那么难过。”

“我会的,谢谢您。”猫魅族少女由衷地道谢,“我还有其他需要注意的事情吗?”

“我住在离这不远的地方,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过几日再来看你。”人族女孩道别道,“养育一个孩子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呢,我会帮你。”


那又是数月之后,村落遭到劫匪,人族女孩来不及逃,她把猫魅族少女关在地窖里,自己却守到最后一刻。

“你等等我。”她拉着濒死的人族少女的手,祈求道,“你再等等我。”

人族少女微笑着看她,不说一句话,默默死了。

还是要继续逃亡的,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猫魅族少女的眼里已流不出泪,她只能独自一人沿着中萨纳兰的峡谷一路逃亡,她走过一丛一丛的红棘果,手心是血。但她仍摘下那些火红,戴到自己发上,如当年那样。


“这红棘果真好看……我摘去刺儿,就不会扎人了。”不远处,有一人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拉着另一人。

猫魅族少女的血液却仿佛凝固了。

她永远忘不了他。她第一次遇到的那个男人,她的心里流着的血里艰涩的骨头里,都刻着他的名字他的声音他的容貌。他身边站着一位可爱的少女,正温柔地挽着他的手。

她的脑袋仿佛爆炸,耳朵轰鸣,眼里都是红棘果和鲜血,还有人族少女没办法闭上的眼睛。

猫魅族少女的肚子已经很大,她挪动得费力,却走得飞快。她跑了起来,她迎着风呼喊。

“骗子!”猫魅族少女大声叫道,“骗子!骗子!”

“他锁骨上有痣,笑起来唇角右边会高一些,最喜欢紫色三色堇。”

“睡觉时喜欢睡左侧,不爱关窗。”

“他唱歌时总唱故乡的童谣,什么《库尔札斯的寂静》,我还会唱呢……你听我唱给你听。”

“他会写诗……”

“他说他有死去的初恋,但他后来只爱你一个。”

“他对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那边的男人听清了声音,他记得所有他“爱”过的少女的声音,这也是他独有的讨人喜欢之处,他记得每位少女所喜欢的,所厌恶的,也记得清她们的模样,哪怕将她们亲自送入地狱。

他露出惊恐的面容,仿佛看到苍白的恶鬼从峡谷之上爬出,他语无伦次地向身边的恋人解释:“她是疯子!”

再是沉浸在爱情之中的少女也明白了其中有蹊跷,她摇着头,流下难以置信的眼泪。


猫魅族少女捂着肚子朝前走去,她不再爱他了,她有了爱的人,会永远爱她。她往前走去时,而他不断后退,他脚下一滑,从峡谷之上摔落。


她觉察到剧烈的疼痛,她低头,她的双腿之间流下了鲜血,比红棘果还要红。

她想,她足够爱她了,能将她从峡谷之下带上来,从坟墓里带出或从天上拽下来。

用不了多久,到那时,她身上坟墓的灰土,和天堂的云彩,都将褪尽。



 
标签: FF14
评论
热度(11)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