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奥尔光』圣人的魂灵

CP:奥尔光

乙女群大雕和其他朋友的脑洞,所以是乙女文注意。

是星芒节贺文之一(大概有之二吧),祝大家星芒节快乐!


星芒节的时候,光之战士背着一袋子的星芒节礼物,给还驻守在巨龙首营地的士兵和家属们分发了礼物。她和士兵们装饰星芒树,将星芒礼盒堆在墙角,又将星芒环挂在墙上。

最后光之战士才走进巨龙首营地的指挥室,埃马内兰已经等候多时,他也给光准备了星芒节礼物。英雄道谢后才将目光放向让她在意的一角,奥尔什方的画像上——那位可爱的已故的青年戴着星芒帽,贴了星芒节的胡子。

“……那个,奥尔什方昨天托梦跟我说他也想过星芒节,怎么说他也是我哥是吧?”埃马内兰还挺得意,“我一大早起来就这么干了……唉,你那是什么表情嘛?”

“没有,挺好的。他一定很开心。”光之战士扯起嘴角,露出微笑。她其实不经常到这儿来,睹物思人,一点一滴,历历在目,不管怎么说都太痛了。

“还想给他戴条围巾……为了不破坏画像,我是贴在外面,挂在上边的!”埃马内兰掏出一条红色围巾,“我还想搬棵星芒树来!”

“不用这么麻烦,”光接过了埃马内兰的围巾,她施了小小的魔法,让以太停留在围巾上,得以粘在奥尔什方的画像上,“等星芒节过了,它就会掉了。”

“嗯!对了,我的朋友,我现在要回皇都过星芒节,你要跟我一起去吗?我老爹肯定想你了!”埃马内兰做出友善的邀请。

光却摇了摇头:“我之后再去拜访伯爵大人,你尽管去吧,我帮你看着家……我再多陪陪他。”

埃马内兰看了看一副星芒老人装扮的奥尔什方,小声地叹了口气:“好吧。”


埃马内兰离开后,光搬了一棵星芒树到指挥室的角落,士兵们难得休息,回房间待着了,偌大的指挥室只剩下她一人。

光坐在椅子上,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她倒是没有跟埃马内兰一样梦到奥尔什方,她什么都没梦到,就被头上温暖的织物给弄醒了。那是给奥尔什方的画像围着的红色围巾,她模模糊糊伸手去摸,残存的以太不够它再挂在墙上了。

“唉?”光一下子清醒了,她望向头顶的画像,发现奥尔什方似乎是变作了微笑的表情。画像是不可能会动的,光不相信人可以死而复生,那一定是有什么让他微笑了。


过不了多久,光便在那底下找到一只模糊的看不清形状的精灵或者鬼魂之类的东西,灰白色,像一团雾。准确来说,是它自己跑出来的。

“不要杀我……”它的声音又轻又弱,它寄宿在奥尔什方的画像后面,“我好饿,就忍不住吃了你给的以太。”

“你是谁?”光对此带有警惕。

“我不知道……”灰白雾状的东西散开又聚拢,做出一个哭脸的表情。

“你是谁的灵魂吗?找不到路回家?”光在做一个猜测。

“我什么都记不清了,我就记得我不断流浪,在几天前来到了这儿……这儿好温暖啊。”灰雾的声音是直接传到了光的耳朵里,那是介于孩童和少年之间不辨雌雄的声音。

“为什么要躲到他——奥尔什方的画像里,他的微笑也是你搞的鬼吧?”光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是愤怒还是心痛,或者什么都不是。

“他是谁?”灰雾跳到了光的肩头。

“他是奥尔什方,这儿原来的主人。”光耐心地解释道。

“我说,我的意思是,他对你来说是什么?”灰雾也很耐心,也许保持灵魂的时间太长了,它也很寂寞。

“是挚友。”光没打算把深藏于心底的情愫完全对无名之物和盘托出。

“你很喜欢他吗?”灰雾紧接着问。

“嗯。”光点了点头。

“他知道吗?”灰雾又想藏到奥尔什方的画像里去,被光揪了出来。

“也许知道吧。”光敷衍地说,“我也不知道……你换个地方藏,真的很吓人。”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灰雾躺在光的手心里,它喜欢这里。

“来不及了……你不知道你所寄宿的画像代表着什么吗?一般只有死去的人才会被挂到墙上去。”光微笑着解释道,她已经可以在微笑中隐藏心痛了。

“好吧,不过我要告诉你……我身上的雾能够折射人所思所想,我好奇的是,在你眼里的他是什么样?扮鬼吓唬你吗?”灰雾兴致勃勃地问道,“他看起来不像是这种人啊?”

“也许他活着时会吧。”光不对这个答案感到奇怪。她见到奇怪的事情多着呢,比如大草原听到的神谕,在那之前,她实际上并不怎么相信所谓预言与谶语之类的话。行星的意志尚且只能让她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未来谁又能真正预测。


“能再跟我谈谈他吗?我好无聊,以前的人都看不到我,只有你……”灰雾徘徊在光的边上,“谈些其他的也可以?你又是谁?”

“我是光,你尽管叫我光就可以。”光弯了弯嘴角,“我很少和人谈起他。”

“我不是人呀。实际上我挺害怕光的,但我不害怕你,我能够感受到你望着画像时的痛苦,一个痛苦的人蕴含着悲伤的力量,它让你强大。”灰雾的话里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它只是客观地描绘它所见的事物,“……有那么一个时候,我也很心痛,真奇怪,我明明没有心。”

“也许是你生前的记忆吧,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是精灵还是魂灵?但人类聚集的地方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好的去处,不过奥尔什方的画像里还是挺安全的。”光认真地说,她抚摸着奥尔什方的白胡子,“他肯定很开心为你提供一个庇身之所。”

“你刚刚还说让我不要吓人!”灰雾有点耿耿于怀,“要吓人也是人们自己吓自己……唉,你眼里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

光摇了摇头,她不是很想说。

“好吧。”灰雾服软了,它请求道,“你能再给我你的魔力吗?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以太!”

光点点头,她的手指尖端显出光芒,灰雾裹缠着她的手指,将光芒囫囵吞下。光的指尖变得湿润冰凉,也许是灰雾流连的缘故。


“谢谢你,你有什么星芒节愿望吗?我能折射你所思念的东西,现在我充盈着力量,一定可以折射更多更久的。”灰雾变得白了一些,闪现着有点灰蓝的光芒。

“……愿望如果不能真的实现,那就是妄想了。”光摇了摇头,“我不需要。”

“来嘛来嘛,”灰雾坚持着,“这是我能回馈你的唯一的东西了。”

光再望向灰雾时,一切都变了。这是世间最成功的魔术,因为它是一面心灵的镜子,能实现人们一瞬间的愿望。


他——这儿曾经的主人——奥尔什方穿着星芒节的衣服,笑眯眯地看着光:“我亲爱的挚友,星芒节快乐!”

一如她所想象的场景,如果奥尔什方还活着的话。奥尔什方活泼的苍蓝眼睛眨了眨,弯下腰对着光伸出了手,光也鬼使神差去摸。奥尔什方温暖的手套摸上去是冰凉湿润的,光震颤着收回了手。

她捂住嘴巴,不敢再看他。


那景象转瞬即逝,如水月镜花。灰白的灵魂看着面前的少女捂着眼睛,她的泪水从指缝间流溢,在星芒树的光辉里像是坠落的星星。

它觉得自己大概是做错了事,可它明明只想她开心点,于是它小声地安慰道:“不要哭啊,星芒节是值得开心的日子……人们都会去天上重逢的。”

灰雾没办法拥抱哭泣的少女,它在她周身飘来飘去,吸饱了她的泪水,变得沉甸甸湿漉漉的。它最后躲回到了奥尔什方的画像里去。


光哭了好久,等她重新睁开眼,她发现火红的围巾还挂在奥尔什方的画像上,星芒帽子和滑稽的白胡子也在。他也没有微笑,他是永恒静止的一副画,铭刻在所有人的心间。而他苍蓝色的眼睛透过冰冷的空气,仿佛是在注视着她,如同注视一位悲伤的恋人。

在这个快乐的日子里,空气里好似起了雾,屋内炉火正旺,门外飘雪,星芒树璀璨闪烁,圣人唱颂赞歌,与他的信徒们在天上相聚。



评论
热度(30)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