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高塔告白

CP:战士/学者

BG注意,这回真的是糖


“……然后你就忘记了我说过什么!”学者生气地说,“以后只有小仙女会奶你了!哼!”

学者是有着浅紫色头发和浅紫色眼睛的拉拉菲尔族,战士是银色头发银色眼睛的雪白猫猫,他蹲在拉拉菲尔族的面前,在上一场战斗里,他没有听拉拉菲尔族的话,他没有在安全的地方战斗。总之两个人进行了一些较为艰难的战斗,总算脱了困。

“……开了原初之魂就会只想着锯爆,听不到你说了什么。”战士小声地解释道,他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头伸过来。”学者眼皮一跳,战士的耳朵也跟着摆动了起来。

战士战战兢兢地把自己的脑袋伸了过去,还附带以捂头的动作:“别打脸哦!”

他可爱的小女友,看起来娇小柔弱,实则战力强大,不管是魔炎法还是魔导书打人都好疼的!

但是学者并没有打战士,她只是用双手揉弄战士毛茸茸的耳朵,撸爽了就爬上青年的肩膀。战士顺势将拉拉菲尔少女抱到了自己的肩头,站了起来。

他知道她喜欢在高处,也明白自己大概是逃过了一劫。她的小仙女也很喜欢他,在他的周围飞舞着,撒播着温柔的光芒。

“好高好高,你要把我抱好哦!摔下去就不好啦!”学者摇晃着双腿,战士用一只手托起她的膝弯,让她坐得舒服一点。

“我会好好抱紧你的!”战士认真地说,他转过脸打量着拉拉菲尔少女的表情,对方好似已经不生气了。他在心底叹了口气,他怀疑自己是否太过笨拙,体会不到少女千回百转的心思,总是惹她生气。

“刚刚那样太危险了!如果不是我赶得及时……”学者也叹了口气,她伸出手,小仙女在她手间停驻,她的口气满怀担忧,“要是你受伤了怎么办?”

“这不是有你吗?”战士有点满不在乎地说,接着他才恍然大悟地说,“你是在担心我才生气的吗!”

“不然呢?”少女蹬了青年一眼,她的小腿踢在青年的胸膛上,一点都不疼。青年笑了起来,他是一只英俊的猫咪,笑起来时却冒着让人心生怜爱的傻气,尽管在一起许久,少女还是为他心动不已,她脸红着别过了脸,装作是太阳落在脸上的温度。

“我以为……是我陷入狂暴状态时没听你说的话,所以你就生气了。”雪白的猫猫用另一边的手挠了挠头,“我听他们说女孩子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你不要把我当成无理取闹的人!我也有只想对着敌人魔炎法的时候!想要畅快淋漓地战斗又没有什么错!”学者显得气鼓鼓的,“我是希望你能多保护自己一点,我可不想你因为太莽撞而碎了肋骨,好几个月不能动!”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战士好声好气服了软,“我这样的脆皮猫猫就应该等可爱的拉拉菲尔女孩来拯救!”

学者被这个形容逗笑了,她手指一动,一个深谋远虑之策就落在战士的头顶之上,不一会儿,战士周身的书页纷纷扬扬飘散,化作浅绿色的光芒。


回去的路上,战士问肩头上哼着歌的拉拉菲尔少女:“所以你那时候到底说了什么?”

拉拉菲尔族用手挡住微红的脸:“才不告诉你呢!”

“告诉我嘛,我给你做一个星期的绝版猫猫坐骑,比雄火龙好多了,雄火龙还不能陪你说话!我还能跟你说笑话!”战士实在在意这个问题,“不过那也许是新大陆与艾欧泽亚大陆语言不通的缘故……”

“过时不候。”学者将魔导书展开,放在战士的脑袋上,两只耳朵正好卡住,她得以总结刚刚战斗中的失误。

“这是六连裂石飞环的诱惑!”战士小声抱怨。

我们可怜的战士只能扛着他的女友,顶着她的魔导书,慢吞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所幸坏心眼的折磨持续了没一会儿,学者就坐在战士的肩膀上睡着了,之前那场战斗令她耗费了许多体力。

战士将少女从高处小心地抱了下来,用手臂把她托在怀里,让她睡得温暖舒服点。向来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战士动作却极为温柔,望着沉睡的学者,他的整颗心都变得柔软了起来。

“所以到底说了什么呢?”战士苦心冥想了许久,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之后的日子,战士对学者旁敲侧击威逼利诱了许多次,也没有得到漏听了的话。尽管如此,我们的白猫猫还是觉得,作为一个战士,想打六连裂石飞环是没有任何错的。


很久之后,战士才知道学者说了什么。那时候流行高塔告白,战士也被骑士怂恿着爬上水晶塔——当然也有人选择天狼星灯塔,白鸥塔,不洁三塔或者是赤红神塔,终归就是高塔适合用来告白。

水晶塔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拉拉菲尔族少女因为小红猫哭得很伤心,战士出现了,他说她可以用他毛茸茸的衣领或者是毛茸茸的耳朵擦眼泪。学者紧紧抱着面前陌生的白猫猫,将眼泪蹭到他的怀里,他的毛绒衣领沾满了她的泪水。

说是水晶塔的顶端,实际上只是边上的高台,风吹起战士的头发和衣服,也将他的话吹到很远。他叫她的名字,拉拉菲尔女性的名字有着固定的韵律,念起来时特别可爱,他说:“可爱的学者小姐!我最喜欢你了!”

但好像收效甚微,学者先是跑到距离战士最近的地方,给了战士一个护盾和深谋远虑之策,然后才对他大叫了起来。


“你要是再敢做这种危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好了!”

“啊?我——没——听——到——”

“你要是死了!我去哪里再找一只合心合意的家养白猫啦!”

“什——么——你——等——我——下——来——再——说——”

“哼!我以前就说过这句话了!以后再也不会说给你听了!”


没关系,在一旁围观的战友们听得一清二楚,给战士转述时尽管细节不同,但大抵无差。

从骑士那里听来的版本是:“你要是死了,我就去找另外一只白猫猫!”

对此深感委屈的战士对着学者严肃抗议。

“你不是真的爱我,你就是喜欢猫猫!”



 
标签: FF14 战士 学者 战学
评论(4)
热度(14)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