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冰雪颂歌

CP:龙骑/诗人

BL注意,NC-15


龙骑士来自寒冷肃杀的伊修加德,吟游诗人来自温暖湿润的格里达尼亚,他们在秋瓜浮村相遇。从这儿翻山越岭到另外一头,会遇见库尔札斯中央高地的茫茫大雪,这儿——秋瓜浮村,仍开满鲜花。


以前的时候还不是这样,龙骑士回忆起灵灾之前,库尔札斯中央高地虽身处北地,但有短暂的春天,细细密密的野花开在库尔札斯河的河畔,沿着河水一路走去,成群的黑羊踩着柔软的绿草,俯身喝水。

吟游诗人一边听着,一边弹奏他的竖琴,他的歌声是一等一的好听,湖水的对岸都有人为此徘徊驻足。

“有时候龙会躺在草地上休息,这是它们最为懈怠的时候,然后我们会……”龙骑士将往事道来,“杀戮偶尔让我疲倦,我就会在河水里洗掉铠甲上的血,在山坡上休息一会儿。”

吟游诗人的乐曲变得哀伤了起来,他靠在龙骑士的背部,龙骑士也靠着他的。日光透过窗户洒在他们的身上,多么适合讲述的时刻。


距离他们遇见彼此再坠入爱河也不过半年,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诗人实际上是温和安静的人,龙骑士不在时,他一般选择和他的乐器也是武器一同待着。而龙骑士看起来花心风流,举止轻佻,惹人误会;但他又如此俊美强大,男孩女孩都喜欢他。只有诗人知道,龙骑士私底下其实是认真的安静的人。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浮栓亭的旅馆里,一人弹琴一人诉说,又一同望底下的湖水,可以很久都不说一句话,也不会有半点不好意思。


吻通常是龙骑士主动的,他把诗人手上的竖琴放在一边,掰过诗人的脸,强迫诗人看着他。直到诗人抬起无奈的浅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他才满意地凑过去,描摹对方唇的温度。

“我也可以当你的乐器啊。”龙骑士是一位黑影之民,他有着邪魅的上挑的金色的眼,银色长发与浅棕色皮肤,俊美如同神袛。他低眉笑着时,谁也不能拒绝他。

吟游诗人当然也不能,他原本就恋慕他的强大,他认为他是他诗章里的主角,是歌声与灵感的源泉。他见过他杀龙时的样子,只见过第一次,就爱他不可自拔了。于是他放下他的竖琴,闭上眼睛,迎接这个日光下的吻。

龙骑士握着吟游诗人的手,在半空中划出有节奏的抛物线,比起龙骑士做乐器,倒更像是吟游诗人是指挥杖。

“我小时候参加过教皇厅的儿童合唱!团,”龙骑士稍稍离开了吟游诗人的唇,他眨了眨眼,“我可是指挥后备役呢。”


两个人的乐队,一个人指挥另一个人,最后还是指挥到了柔软的床铺上去。吟游诗人闭上眼睛,浅金色的短发散在枕头上。他是森林之民,皮肤白皙得像是透明的,龙骑士碰一下就会有红印子,因此肌肤相亲时,吻通常被隐藏在衣领之下。

“……战争什么时候结束呢?”吟游诗人抚摸着龙骑士长长的发,因为对方忽然激烈的动作收紧了手指,差点弄疼了他。

“已经持续了千年的战争,也不一定现在就能结束吧。”龙骑士抓过吟游诗人的手,吻了一下。

“有朝一日,想唱起和平的乐章。”吟游诗人叹着气,他不喜欢流血与牺牲。

“那时候你就不能再唱战歌了,可我喜欢听……你看,战争也有好的地方。”某些时候,龙骑士其实也有任性的孩子气的时候。


他们相遇的时候、最好的时候是在秋瓜浮村,分开的时候也是在秋瓜浮村。

是龙骑士先说的,原因无非是说两个人不适合云云。龙骑士说吟游诗人以后一定能弹出更好的曲子,战歌也会充满力量。吟游诗人是不知道该怎么争辩的人,他只是点点头说好,他知道了,他也绞尽脑汁想了想该如何祝福龙骑士。他没有龙骑士会说话,他祝福龙骑士回伊修加德后,能猎更多的龙。说完这些后,吟游诗人目送着龙骑士头也不回地离开秋瓜浮村,西上而去,整个北部森林下着很大的雨,到了库尔札斯中央高地就变成了茫茫大雪。

吟游诗人不知道龙骑士会不会猎到更多的龙,他只知道短时间之内,他的歌都没办法再唱了。


“为什么非得分手啊?”少有的知道两人风流韵事的是骑士,他和龙骑士一同在隼巢值守,便聊了起来。

“因为会死啊,”吊儿郎当的龙骑士同他的骑士好友说,“虽然冒险者总是会死,但是这场战争越演越烈,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就连巨龙首营地那位奇怪的骑士都死了……我必须为祖国而战,而他不用。我希望他一直好好活着,活到八十岁,仍在传颂乐曲和诗篇。”

骑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他喝了一口酒,有雪花落到酒里。

“我是不是很自以为是?”龙骑士在自嘲。

“有点吧。”骑士笑着说,“那如果他知道了真相,或者对你念念不忘,来找你了怎么办?”

“他超怕冷的!冬天的手冻得跟冰块似的,要我握着才行,不知道他怎么在冬天战斗,”龙骑士摇了摇头,说服自己那样的,否认这个可能性,“他不会来的,他是那种人,我伤透了他的心,他一定不愿意再见我了。”

“如果他真的来了呢?”骑士笑容更加灿烂。

“如果他真的来的话……那我就带他去看看黑铁大桥……还是龙涎吧,那是温暖的地方。”龙骑士抖了抖身子,从枪尖到盔甲,抖落一身白雪。

“如果战争结束了呢?”骑士又做出一个假设。

“那我、我当然得回去找他,如果我……”龙骑士是坦然直率的性格,“我还活着的话。我怕他死,又怕他看着我死……所以只好这样分开比较好。”

骑士忍不住笑了,是轮班的时候了,远远看着过来的战友,他对龙骑士挥手道别:“再会了,我的朋友。要相信,命运也有好的时候。”

只剩下龙骑士望着以太之光上飘飘扬扬的大雪:“如果命运非要如此的话。”


那是不久之后,龙骑士差点死了,但侥幸活了下来。面临死亡的瞬间,龙骑士满脑子都是吟游诗人的脸。他发觉自己实在思念他,恨不得马上离开战场去找他,告诉他并不想和他分开。可是不行,不管怎么样都不行,战争没有结束,命运还未展现神迹,龙骑士只能拖着受伤的腿,走过寒冷的营地。

心灰意冷的受伤的龙骑士听到了战友们的谈论。

“听说了吗?我们隔壁队最近来了一位吟游诗人,虽然平日里弹奏的都是战歌,可他歌唱的也好听,还会唱铁杉村的歌……”说话的是某位士兵,他中肯地评价,“而且长得也好看。”

“我听他唱歌,心里又悲伤又难过,听完了却充满力量!”有着黑色头发的士兵说。

“战场上的歌却又不一样了!让人燃烧着向前!哪怕队伍只剩下一个人,听着那战歌,好像从不孤单一样!”这是隔壁部队的士兵说的话,看来这位吟游诗人已经成为了士兵们心中的精神慰藉。

“是格里达尼亚人呢!”另一位士兵兴致勃勃地说。

龙骑士走得很慢,他竖起了耳朵偷听,等他想走得快一点时已经来不及了,他有伤在身。

“喏,他来了。”又一位士兵欢呼道。

命运总是充满惊喜或者惊吓,之后的故事是这样发展的。这位受人欢迎的吟游诗人走向篝火时“不小心”踩了龙骑士一脚,龙骑士哎哟一声倒地。吟游诗人眉头一皱拉住了他龙骑士。龙骑士顺势紧紧抓住了吟游诗人的手,才发现他的手还是如之前一样冰冷。

他想念他得要死,不想要再放开他的手。

吟游诗人冷冷地盯着龙骑士。龙骑士自知理亏,心想怕是骑士说漏了嘴,又或者吟游诗人想通了其中关窍,终归是他有错——不给心上人以知情权,让他无法选择,吟游诗人应当有这样的选择权。


“今晚唱什么歌?龙骑士也要一起来唱吗?”周围的士兵们询问道,他们围绕着篝火起哄着,以为两个人紧握的手只代表友情。

“我不会唱歌!”龙骑士连忙摇头,他望向恋人被火光照得通红的脸,小心地观察对方到底生了多大的气。

“……还是铁杉村的民谣吧。”吟游诗人拿出他背着的琴,声音温柔,“是另外的歌。”

他这便边弹边唱,他唱战歌时铿锵有力,如千军万马临阵,他唱这种民谣却婉转悠扬,如众鸟归巢,山间落雪。

“您为什么会唱啊?”一曲已毕,有铁杉村的士兵询问,他们听到故乡的歌谣,忍不住热泪纵横。

龙骑士坐在吟游诗人的身边,他悄悄地握紧他冰冷的手。他当然知道吟游诗人为什么会唱,因为那是他的故乡,那是他亲自教他唱的歌。

 

那是龙诗战争结束的前夕,不久后,名为光之战士的异乡人将和其同伴们一起,打败伊修加德千年的宿敌尼德霍格,结束这场持续了太久的战争。

而此时所有人还不知道未来如何,营地里充盈着难得的欢声笑语,每个人都当今夜是一生最后一夜。

龙骑士已经打算听从命运,他拉着吟游诗人的手,小声地道歉。

“是我的错,作为赔罪……我带你去看我的家乡吧,你想去温暖的龙涎呢?还是巍峨冰冷的黑铁大桥呢?”




这回真的是甜文,我想了想可能是龙诗在我眼里就是傻白甜CP(x)


 


 
标签: FF14 龙骑 诗人 龙诗
评论(1)
热度(26)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