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7-终(ABO注意)

Author:糊冷冷

CP:瑞金

Rating:NC-17

Summary:金在一个星球的小岛上分化成了一位omega

Warning:ABO,写给我家吃宝的生贺,第一次写瑞金,请多多指教

这篇暂时完结了,有个反标记的NC17番外暂不公开,打算在CP22把其他几篇合起来一起出个瑞金的小本,本子名字叫《NEVERLAND永无乡》(答应了某人但是咕了一年了_(:з」∠)_希望来得及吧←是的这就是本宣了但是如果真的来不及窗了也就窗了吧反正已经窗了两个CP了再窗一次也没什么的吧都是FF14的错FF14很好玩的大家不来玩吗为了不死亲友我还是会尽量赶上的)

前篇在这里:

『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1(ABO注意)

『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2(ABO注意)

『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3(ABO注意)

『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4(ABO注意)

『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5-06(ABO注意)


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到他小时候。他常常梦见小时候,他梦到自己在荒凉的星球上漫步,远处的落日是浑圆而火红的。他和格瑞,还有姐姐三个人一起往落日的方向走去,大多数时候还推着一辆车,里面装满了他们一天能捡到的有用的东西,坏掉的机械、生锈了的金属,运气好一点能淘到一些废旧的还能用的机器人,运气差的时候只有一些细碎的矿砂。活下去是艰难的,但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

金又梦到他和一群男孩在矿山后边的废墟里玩耍,他们自创了一种游戏,坐在铁皮做的“飞船”上,沿着陡峭的斜坡从高处滑下去,再用齿轮将“飞船”运到高处,再下落,如此循环往复。飞船里一般能坐两个人,秋并不参与这项活动,所以每次都是金和格瑞坐在一起——格瑞是金被拉着玩的,他们手牵着手,金会发出欢呼的声音,某一刻他觉得自己飞起来了,而格瑞则沉默着仰着头,望着天空。

下落的一瞬间,望着天空的话,反倒是像飞起来了,对格鲁登星球的孩子们来说,这是最接近天空的时候了。

梦里的金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也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是仍旧记得飞起来的感觉,不过他看得清身边的人的脸,是秋,秋握着他的手,笑容温柔。

“金,姐姐要去凹凸大赛了,要暂时与你分别一段时间。”

被握着的手很快放开了,金赶紧伸手去捉那只远离他的手,他终于握紧了那只手,只是触感却不一样了。金身边的人不再是秋,而是变成了沉默寡言的格瑞,不过他这次开了口。

“金,我走了。”

不要……格瑞,不要走。金睁大了眼睛,他紧紧抓住格瑞的手,可是格瑞的手就像指间的细沙,一点点流失了,格瑞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身边。飞船在下一刻到了底,金没有飞上天空,远处的落日依旧红得像鸡血石,饱满而通红,像一颗紧缩的心。


“你在哭,金,”耳边是谁的声音,熟悉的,有几分焦灼,“为什么要哭呢?是因为很痛吗?”

不,我没有哭……我才不会哭呢。

“……金,是做了噩梦了吗?”那个声音是温柔的,是被金认作动听的声音的一种。

没有,不是噩梦,是曾经的事情。

“……该醒来了,”那个声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管做了什么样的梦……都该醒来了。”


金睁开眼的时候正看见格瑞难掩焦急的脸,而他身后已经天光大亮,灰暗的天空之下,下着细细密密的雨。那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结束,也许在一万年前就落下,也许在宇宙终结之时也不会结束。

而眼前,格瑞的手指正摩挲着自己的脸颊,他伸出手去,抓住格瑞的手指,他笑着说:“格瑞,我没有做噩梦哦。”

“可是你哭了,好像很伤心的样子,”格瑞斟酌着语气,“虽然外面在下雨,洞穴也在漏雨,可那绝不是什么雨水。”

金试着起身,但很快又软倒了身体。全身酸软的感觉和零零星星的印象让金后知后觉地羞耻了起来。可是身上却没有粘腻的感觉,衣服也是干净的,只有好像散架了的身体、下身仍像插着巨大楔子的异物感和满目可见红痕提醒自己不是一场梦。

“我、我变成omega了吗?”金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仍带有几分不确定。

“目前看来是的。”格瑞难得撒了谎,他比谁都清楚金是个omega的事实,他昨天翻来覆去地占有了金,而omega丰沛热烈的身体给予了alpha充分的回应。他甚至还在他体内成了结,并在他脖颈处标记了——两排整齐的牙印,这样的标记还挺奇怪的。

“那我们……我们是一对……不是,我的意思是……”金努力回忆着某些知识,可惜他根本没把那些事记到脑子里过。

“我们结合了,”格瑞打断了金的话,他觉得这样的对话有些不可思议,但他还是耐心地解释了,“现在你是我的omega,我标记了你。”

“那好像还挺好的,”金强迫自己不去想昨夜的细节,否则他没办法面色如常地和格瑞讲话,“格瑞也不用去找其他不认识的omega了,我也不用去找其他alpha了,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

“不一样,”格瑞再次打断了金的话,“完全变了。”格瑞眼见金的表情变得难以置信,甚至是有点委屈的样子,他本来有些心软,但他告诉自己这个时候是不该心软的不。

“……哪里、哪里不一样了?”金尝试着站起来,可是酸软的双腿根本没办法直立,是格瑞将他扶了起来,在他快倒下的时候又把他拥在怀里。还在发情期中的omega仍散发着美好的味道,尤其是对标记了他的alpha来说。

“我们是伴侣,不再只是朋友了,你知道伴侣是什么意思吗?”格瑞将金抱住,鼻尖抵到金脖颈被标记的腺体处,那里金的味道格外浓烈,可以暂时平息他本能的冲动。

“格瑞,你抱得我好紧,我快喘不过气了。”金在昨晚就已经完全见识了格瑞的占有欲,但那是在床笫之间,一切都可以用信息素来解释。现在两个人都是清醒的,这样的占有欲就让他有点不习惯了。

“那我再直接一点,不然你这辈子都不会懂的,”格瑞并没有放手,他舔了舔金的腺体,金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缩,又被他捞了回来,“伴侣和朋友最明显的不同是,我们要繁衍,再简单一点,就是你要怀孕,生我的孩子,懂吗?我标记你,这是最开始,以后你的每次发情期,我都会陪伴你,直到你真的怀孕……”

“……”金很快呈现了一种凝固的姿态。

“我只是在举例,我没有非要你怀孕,如果你不喜欢,我们一辈子不要孩子也没有关系。”格瑞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吓到了金。

“……”金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些,他很努力地把自己从格瑞的怀中退出一些,太紧密了,他有点无法呼吸,格瑞也默许了金的退避。

现在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姿势反而更加暧昧了。

“听懂了吗?所以我不会随随便便就放开抱着你的手,这是一种伴侣之间的责任,而不仅仅是朋友间的相互依赖。”格瑞葡萄紫的眼睛盯着金蔚蓝的眼睛,盯到后者有些心虚地别过了脸,虽然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


片刻,金抱住头,在格瑞怀里径直蹲了下去:“格瑞,我不要做omega了啦!”

“哎?”格瑞心头警铃大作,“我说了你不能后悔的。”

“怀孕什么的好可怕啊!有什么办法可以让omega变成beta或者alpha的吗?”金的声音放大了一些,他现在还觉得下半身不是自己的,蹲下去的动作让他差点直接趴倒在地上。

“目前的科学技术应该还没有办法,而且beta也要生小孩。”格瑞觉得自己可能是误解了金的意思。

“那么格瑞会让我怀孕吗?”金仰着头,担忧地望着格瑞,“如果怀孕了就没办法好好地参加凹凸大赛了啊。”

“如果你不想要,我们就不会有孩子。”格瑞抚了抚额头,他觉得太阳穴有点疼。

“那太好了!”金好像稍微放下了点心,“那等我们拿到凹凸大赛的冠军之后,再说以后的事情好了!”

“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只是想问你,”格瑞坐了下来,并让金小心地坐在他铺在地上的衣服上,“那么金,你明白伴侣的意思了吗?”

“大概,大概有点理解了,我和格瑞不止是朋友,更是伴侣,是这样吗?”金努力地在这段话里概括要点,“而且格瑞说,只要我不想,我就不会怀孕。”

“嗯,但是还有更多的,我们是伴侣,就意味着在之后的漫漫长夜与白日,无论是荒寒的沙漠,还是极夜的冰原末日,我们都会在一起,我不会放弃你,你也不能……”格瑞对未能说出口的话表示了沉默,他觉得这难以启齿,他毫无保留地爱着金的同时,内心也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即便是孤傲如他,也想得到金的爱。

所以,金,我不会放弃你,你也不能……不能够将我丢下。


金眨了眨眼睛,他托着腮说:“可是,格瑞啊,这些事,我们早就做到了啊,在还不是伴侣的时候,我也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的。”

“我没有说你不能把我丢下。”格瑞确定肯定他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口。

“可是你满脸就是这个意思啊,说实话,格瑞,你其实比我更加害怕孤单吧,”金靠近了一些,他吐了吐舌头,“你一个人往前的时候,也不要忘记我其实一直在你身边啊。”

“才没有。”格瑞的声音又冷又硬,他好一会儿才压下他心头的颤动,做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原来金一直懂,一直明白……


金一直懂,他明白格瑞内心的担忧,害怕什么,渴求什么,期待什么,他明白格瑞真实的那一面,透过别扭的言语、冷漠的表情和貌似不关心的举动,直接触摸到格瑞的心和灵魂。格瑞也是和金一样的,害怕无能为力的孤单,渴望友情的陪伴,期待光明的到来,一位善良又温柔的少年,再没有比金更清楚这件事了。

而格瑞以为他不懂,他兀自一腔孤勇冲在前面,不知道金其实也很努力地追上他的脚步,想要把他所想要的东西都给他——广义的爱和狭义的光明。

格瑞有些失笑了,他想起参加凹凸大赛之前,之前的之前,在一轮火红的落日下,秋坐到了格瑞的身边,她与他做一个约定。

“格瑞,在我不在的时候,请你代替我守护金吧。”

“嗯,我答应你。”

“这是人世间独一份的光明与善良,我想你跟我一样,也不愿意它佚失吧。”

“……我比谁都不愿意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金的明白是他的一部分,他善良,所以他通透,所以他明白。


“哎,其实格瑞啊……”金悠悠地说,他抱住自己的双腿,将脸埋在自己的膝盖上。

“什么?”格瑞为自己解开了某个久远的心结而觉得快乐,他的口气也轻快了一些。

“那个,我,我有时候也害怕孤单,害怕你们跑得那么快,我才要担心,害怕自己是要被你们丢下的那个,姐姐和你都那么优秀,没道理要等我。”金也将深藏于心底的忧愁一点点吐露,在这样的下着雨的清晨。

“不会的,我不会把你丢下的,”格瑞的眉眼有了一丝丝笑的痕迹,他摸着金柔软的金发,“我,还是秋,都不会的。”

“真的吗?可是格瑞还是一声不吭地一个人来参加凹凸大赛了啊,”金提到这个还是心头有点堵得慌,“看到我也很冷淡的样子,虽然我知道格瑞看到我其实还挺开心的,你开心的时候就会表现出很不开心的样子。”

“……以后不会了,我们是恋人了,”格瑞说出某个让迟钝的金都脸红心跳的词,“恋人和伴侣也是不同的……”

“哪里、这回是哪里不一样呢?”金觉得自己的脸烫得不像话,伴侣这个词对少年来说多少是遥远了点。但是恋人,就像下在眼前的这场雨一样,太近了,近到他不得不明白其中的意味。

格瑞用一个深情的吻回答了金,甜美芬芳的情欲在唇舌间呼哧一声燃烧了起来。交缠间,信息素又四下泛滥,将潜藏于内心深处的渴望一点点勾弄出来。


“那个,格瑞,我还没标记你吧?”金忽然低声说,他呼吸带着撩人的气息。

“……嗯。”格瑞点了点头,他明白金的意思。

“那我要来标记你了哦,这是公平的做法。”金显然是对标记格瑞这件事带有十二分的期待。

“嗯。”格瑞罕见地不好意思起来,但答应的事情总是要做到的,而且他并不排斥这件事。


金的发情期还久未结束,而他们的恋爱期才行进了一小步。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像平流层之下的风雨,千万雨点落江河,在一万年前就已经开始,在宇宙终结之日还未结束。


评论(15)
热度(195)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