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彼得金与他的永无乡(中)

CP:瑞金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我爱的少年们爬上鲸鱼的背,去亲吻月亮的光芒

Warning:大概没有,是一个童话故事

说起来……写着写着大纲完全改了,不过还是很快就能写完的故事,只是不再是纯粹的童话了=3=


前篇:『凹凸世界/瑞金』彼得金与他的永无乡(上)


船是往另一侧去的,并不是往平常河流流往的方向。金站在船头,他研究着头顶璀璨的星星,并试图找到正确的航向。最后是格瑞握住了罗盘,操纵着他们的“金与格瑞号”往河的对岸去。

“我记得很久之前带我去岛上的,接我的不是这艘船。”金回忆着往事,意气风发的样子怪可爱的。

格瑞点点头,实际上他没有参与过那次的冒险,什么都不知道。

眼见的所有一切都是金色的,金色的水面映着金色的月亮,船驶向镇子沉睡的街道——街道通通变作了金色的河流,他们的船在熟悉的别墅间穿梭,金在船头踮起脚,甚至摸到了路灯上一只死掉的飞蛾,而格瑞被邻居花园探出的玫瑰花枝刺伤了手指。

船渡过小镇的夜,一只黑猫跳到了围墙上,惊诧于忽然漫上来的金色水面,尝试着用爪子打捞起沉底的月亮,当然无果,它很快喵喵喵了起来,不过是望着高处的方向。“那只猫就像格瑞一样!”金也看到了,他趴在栏杆上,望着远去的黑猫,“真可爱!”

“……比起我,你更像一只猫吧,”格瑞反驳道,“喏,就像那只橘猫。”

一只橘猫跳到了不远处的路灯上,望着底下的金色河流,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格瑞格瑞,你把船开到那里去,我去把那只猫咪救下来。”金显然也看到了格瑞说的那只小橘猫。

格瑞点点头,很容易就把船开到了路灯底下,金站在栏杆,有点艰难地伸出手,想把吓傻了的橘猫抱下来,只是小橘猫不领情地挠了金一爪子,踩在金的帽子上,再借着金的脑袋,一跃就跃到了对面的围墙上,金被毛茸茸的猫爪糊脸,又被毛茸茸的猫腿坐头,重心不稳差点摔到河流里——只是差点,格瑞眼疾手快,抱住了摔下来的金。

两个人摔成一团,格瑞垫底,金摔在了他的身上,不远处是轻柔的猫叫声,两只猫——一只黑色一只橘色的两只猫正在围墙那边盯着他们,绿色眼睛眯起地喵喵喵着,很快充满傲气地结伴跑走了——追着哪个小孩扔在街上的皮球,皮球浮在水面上顺流而下,它们也顺流而下。

“是认识的朋友呢。”金楞了一下,他没管自己脸上被猫爪轻轻挠了的一下,倒是摸着头发笑了起来。

“嗯。”格瑞掰过金的脸,认真地查看他脸上的伤,发觉那只是表皮的受损后才悄悄地松了口气。


他们的船经过有彩虹糖和巧克力球的糖果店、卖哥斯拉和超人模型的玩具店、有卖一千块拼图和探险小说和金喜欢的画册的书店,和他们家花叶开得繁盛的花园,二楼的灯是黑着的,他们的房间和秋的房间都没有开灯。

“很久之前,格瑞住在那边的时候,就住在我对面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还是邻居……”金想起了一些往事,他本来欢乐的声音忽然变得越来越轻,最后他小声地道歉,“对不起,我不该谈这些的。”

“没事,”格瑞的神色显现出不同于他年龄的哀伤来,这种哀伤让他心里空落落的,“你说的是我爸爸妈妈还在世的时候吗?”

“我们用手电筒打着信号灯……手电筒被没收了就用蜡烛,”金的声音很轻,好像也沾染上了格瑞的哀伤,“就是那时候……”

“是我在书上看来的。”格瑞摸了摸金的头发,帽子底下的头发被一点点揉乱。

“去,去游乐园吧,”金观察着格瑞的脸色,低声提议道,“……就在不远的地方,探险必经的路途呢,那时候我也……”

“什么那时候?”格瑞似乎完全不知道金说了些什么,他歪起脑袋,微微眯起了眼,“金,你说什么时候?”

“那时候……”金低下了头,一向好谈的少年就此缄默了话语。

——那时候,十年前的那时候,格瑞失去亲爱的爸爸妈妈的那时候,是金去往永恒岛屿的那时候。


游乐园是许多年前建的,早在秋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有了,那时候金和格瑞还是要放在婴儿车里推着走的年纪。游乐园也很早就关闭了,在几年前的某一天,在它还是个游乐场的时候他们去玩耍的时间不多,在它关闭后,就莫名其妙真的成为了他们乃至镇子上孩子们真正的乐园了。

不论是掉漆了的旋转木马,还是不能行驶的云霄飞车,不论是不再旋转的摩天轮,还是高大的海盗船,都是孩子们玩耍的地点,就连下雨天水洼里的蝌蚪也很有趣,更别说那条长长的可以让孩子们捉迷藏的鲸鱼隧道了。

只是在船上跟着无边无际的河流漂流,一切又不一样了,游乐园一半被浸在金色的大海里,现在他们可以趴在栏杆上,去撩从跳跳床的底槽里浮起来的无数个彩色的泡沫球,金将白色的捞了出来,往格瑞那边扔去,格瑞自然不甘示弱,将更多的其他颜色的泡沫球往金身边扔去。不一会儿,甲板上到处都是咕噜咕噜滚着的泡沫球了,他们躺在甲板上,望着天上的星空。

“我还是觉得我在做梦。”格瑞认真地说。

“嗯,本来就像梦一样嘛。”金中肯地评价道。

“……你那次也是这样吗?”格瑞转过脸问金,“独自一个人踏上探险的旅程?”

“哎,过去太久了,有些记不得了哦。”金连忙别过脸,侧过身子,手挠了挠后脑勺。

“这是你撒谎时惯有的姿势,你从来不会对着我眼睛说谎话,”格瑞悠悠地说,“你一定记得。”

“才没有。”金反驳道,他转过脸,看了格瑞一眼就连忙移开目光,眼神不断闪躲着。

“别动,这里有……”格瑞忽然按住了金的肩膀,脸凑了上去,他们靠得很近很近,近到能看清对方眼睫毛垂下的弧度,近到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格瑞柠檬蛋糕气味的呼吸打在金的脸上,暧昧又煽情。

“什、什么?”金本能地想要后退,可是格瑞的力气很大,他根本逃脱不了。

“脸红了,果然是在说谎吗?”格瑞稍稍将金放远了点,若有所思地说。

“是害羞,是紧张!”金马上脱口而出,“不不不,是我太热了,才没有说谎!”

“你还没问我有什么?”格瑞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虽然金有自己不知道的往事这件事还挺让人在意的,他还是换了个话题,他又靠近了,夜里变得暗紫的眼睛望着金的深蓝色眼睛。

“有什么?”金咬着嘴唇,别过了脸,他才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在这种时候,说出自己深藏在心底最大的秘密呢!

格瑞倒是给出了答案,他微微地叹了口气,手指点在格瑞的眼角:“这里有星星。”

“是说天上的星星吗?”金往天上望去,星辰如织,“只要是晴天的夜晚,都有星星呢。”

格瑞叹气的幅度稍微大了点,他也往天上望去,躺在泡沫球堆着的甲板上,云霄飞车离他们远去,旋转木马离他们远去,坍塌了的充气城堡离他们远去,涂满涂鸦的鲸鱼隧道离他们远去。摩天轮也离他们远去,他们本来打算够上摩天轮的某一个车厢,随后再爬到顶点的,但是担心船会游走,那么他们就得从游乐园游回家了。到了这份上了,就连从不相信童话的格瑞,也想知道金所说的永恒岛屿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在许多年前金会去那个岛屿,而又在许多年后,他又将去往同样的这个地方。


他们还是把泡沫球一个个扔了回去,金坐了起来,托着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格瑞则站着望向船行驶的方向,希冀在可见的远方能看到一个岛屿。忽然之间金睁大了眼睛,他拉着格瑞的衣角。

“格瑞,我们回去、快点!”金的声音有些急切。

与此同时,风也变得猛烈了起来,海浪不再温和,变得波涛汹涌,船就此摇摇晃晃的,甲板上的他们也跟着摇摇晃晃的。

“什么回去?”格瑞努力站住,并拉住了金的手,他回过头去,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是一条鲸鱼!一条巨大无比的鲸鱼!遮天蔽日,将海水和光芒都鲸吞蚕食,船在它的身边就像变成了真正的纸船。

是鲸鱼隧道,它变成了真正的鲸鱼,它不再是掉漆的涂满乱糟糟涂鸦的样子,而是变成了光洁一新的深蓝色鲸鱼,像许多年前的样子,它浮在水面上,吐着水柱,欢快地往前游去。

“是鲸鱼,是许多年前的那条,它带我去往那个神奇的岛屿,”金回过了头,目光比星星还要明亮,“走了,格瑞,我们的冒险开始了。”

“嗯,”格瑞就比金要冷静多了,“我们是要爬上去是吗?”

一股从未有过的激动的情感充斥在少年们的胸口,他们费了好一会儿时间才够到鲸鱼边上。格瑞握着罗盘控制着船,金来掌控风帆,船不能靠太近,也不能靠太远。但是金显然是等不及了,他爬上了桅杆,在鲸鱼和船最接近的刹那,跳到了鲸鱼身上。

“哎呀!”金只够到了鲸鱼的侧面上,但它的表面太光滑了,他差点滑了下去,他努力地往上爬去。

格瑞担心金摔下来,将船贴在爬得高高的金底下。而鲸鱼太庞大了,它只是顺着自己的步调往前游的时候,就很容易就把他们的船给裹挟到海浪中,船半翻不翻的,格瑞赶紧抓住了桅杆,以鲸鱼的身体为依靠的半倾的船,在汹涌的波涛中摇摇欲坠。

“格瑞,牵住我的手!”金明明已经快要爬到顶端了,但他没有继续,他回头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坏了。

船快要翻了,只剩下桅杆撑在鲸鱼身上才没有完全往一边倒去,而风帆早就被浸透。格瑞吊在半空中,他一只手紧紧握着桅杆,一只手往鲸鱼身上抓去,试图找到上岸的地方。

“金,别下来!”格瑞的声音也是着急的,他瞪大了的眼睛里,是金沿着鲸鱼表面缓缓下移的身影。

“没事的,牵住我的手……”金微笑着安慰格瑞,他努力够到不够配合的格瑞的手,“我们都不会掉下去的。”

“……金。”格瑞喃喃地说,并将指尖送到了金的手中,又生生错开。

但终究还是够到了,金握紧了格瑞的手,船在下一刻完全沉没。劫后余生的欣喜还未被放在嘴里咀嚼,金便被格瑞带的往下一滑,滑溜溜的表面无法承受两人的重量,他们一路往下坠去。

电光石火间,鲸鱼打了个喷嚏,他们被突如其来的反作用力扔到了半空中,最后稳稳地落在了鲸鱼的尾巴上,是鲸鱼扭了扭身子,特意用尾巴接住了他们。


鲸鱼继续往前欢快地游动,喷吐着水,把爬到背上的少年们都弄得湿湿的,金在上面夸张地拍着心口,而身旁冷静下来的格瑞张开了手掌,手中是被水浸透的纸船,蓝色的墨水字迹被海水洇开。

那座永恒的岛屿就在眼前了。



评论(5)
热度(100)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