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彼得金与他的永无乡(上)

CP:瑞金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我爱的少年们爬上鲸鱼的背,去亲吻月亮的光芒

Warning:大概没有,是一个童话故事


忙着写其他圈的稿子,好几天没写瑞金了,ABO明天会更新的,总之大家晚安_(:з」∠)_


故事是在秋关上金的房门之后才开始的,金等门外的足音完全消失、走廊的灯也熄灭,才拉身旁格瑞的袖子。金的呼吸轻而软,打在年纪稍长的男孩的脸上,甜美得像白日里秋做的柠檬蛋糕一样,男孩有一些睁不开眼睛。

“格瑞格瑞,姐姐走了哦。”金压低了声音说,音调却是相反的上扬,他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是因为睡姿不好的缘故。

“嗯。”相比好友,格瑞是一位沉默寡言的男孩,严肃、整洁,又可靠。

“我白天剪开了画册,”金在桌子上拿过那一沓画册,借着明亮月光,将其中的被剪开的部分指给格瑞看,“上面有写我们能盛着这艘折好的船,中途爬上鲸鱼的背,再去往那座神奇的岛屿。”

“所以现在呢?”格瑞努力尝试相信金所说的故事,但理智告诉他一切都是不可能的,虽然金说他曾经去过那座岛屿,在更小的时候。

格瑞了解金,他们从小就在一起,从记事起就从未分开过。他们现在十四岁,即将十五岁,未来的不可数的时光也会一起度过。好似他们曾在同一个子宫呼吸,分享彼此的心跳,在最初的寒冷宇宙,在最初的温暖海洋。格瑞了解金,爱护金,所以有可能的话,格瑞不想让金有半点难过,他不能说画册里的都是骗人的,漫画里的英雄从未存在过,月亮上也没有海洋,只有极致的高温和酷寒,而由于自转和公转的频率,你在地面上所看到的月亮,是永恒的光洁的一面,好像上面有一片海。

“按照上面说的步骤,我们得找到一条河,”金实在有着不喜欢读书的个性,他更加喜欢靠图像记忆,“然后船将带我们渡河,我其实已经记不清第一次是怎么过去的,但我记得那是一个满月的日子。”

“听你的。”格瑞点了点头,望向窗外,这正是一个月色圆润皎洁的夏夜。


他们就此出发了,他们从二楼的阳台跳了下去,落到散发青草气息的草丛里。在那之前,金把衣物塞进被子里,伪装成他们熟睡的样子,金做这件事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他们有许多两人探险的夜晚。

金牵着格瑞的手,跑在一草一木都烂熟于心的花园,穿过淡绿色的萤火虫,跨过过潺潺的小溪,蝉鸣蛙鸣都清晰可闻,栀子花开得正盛,花香四溢,头顶有浅淡的流云,月光明亮,照出他们的影子。

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才跑到离家不远的河里,听说这条河通向大海,但金和格瑞曾沿着河走过一天一夜,也没看到画册里所描绘的一望无际的大海,河流仍旧在看不见的远方流淌。一种猜想在脑海里滋生,这是一条通往永恒的河。

风吹皱湖面,揉碎月亮的影子,金蹲下身,有萤火虫在他身边飞舞。一只蟋蟀跳到金的帽子上,被格瑞不动声色地抓住,往一边扔去;金肩上碎叶和栀子花瓣可以留下,格瑞对此宽容;月光落在金柔软的碎发上和他难得安静的眸里,以格瑞苛刻的目光来说,也是值得欣赏的。

金对格瑞为自己做的一切稍显迟钝了,也许是理所当然惯了,就像他不论何时何地都能毫无芥蒂地牵起格瑞的手一样,像是呼吸那么自然。此刻的金只是小心翼翼地将先前折好的船放在河面上,一阵风吹过,将月光与星光一齐搅成珍珠项链的模样,船很快被吹得远远的了。

“就、就这样吗?”格瑞知道今晚多半是没有什么收获的冒险,揽着金靠在树边睡到天亮,黎明的露水会沾湿他们的衣服,再趁着秋还睡着的时候爬到二楼,爬回那张他们的床上,冒险就该结束了。

“书上是这么说的、不,是这样画的,”金认真地说,“而且我真的曾经去过那个神奇的岛屿,格瑞,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我真的去过。”

格瑞一时间说不出话,金知道他内心的怀疑,但他没办法为了安慰金就说谎,信誓旦旦地骗金说自己相信。格瑞不会撒谎,尤其是对着金的时候,他希望什么时候他们都能坦诚相待。

“我知道的,但是没有关系,”金往后一坐,盘起腿来,露出一个极灿烂的微笑,“没有关系,格瑞,你陪我来我就很开心了,”

格瑞咬着嘴唇,他蹩脚地转移着话题:“……嗯,今晚月色真美。”格瑞刚把这句话说出口就想咬下自己的舌头,这根本不是自己会说的话啦,太奇怪了,太奇怪了,格瑞别过脸,怕月色明亮,泄露自己发烫的脸。

“是,是很美啦,”金显然也有些愣住,他坏笑道,“格瑞今天好像和平时不一样……怎么说,好像更加温柔了一点。”

“错觉。”格瑞当即否认道。

“好啦好啦,接下来就让我带你去那个的岛屿吧,我将成为最棒的航海家。”金拉着格瑞坐下,格瑞只得坐下。

金直接靠在了格瑞的肩膀上,仰着头,看今夜的明月与星辰。圆月的日子里星星比较少,但今夜的星星却好像不畏惧明亮的月光,也拼命地眨着眼。

有什么不一样了,空气中水雾越来越重,明月也仿佛浸在了水汽里,变得模模糊糊的。格瑞听到了金轻微的呼吸声,他侧过脸望去,发现自己的好友似乎是睡着了。哎,到底是谁一定要来冒险的啊?格瑞无奈地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套脱下一半,小心地从金的脑袋下扯出,再盖在好友的肩膀上。

“月色真美。”格瑞仰着头,再次感叹道,只是唯一的听众睡着了,多多少少有些寂寞的样子,他望着纸船早就沉没的河中心,也慢慢、慢慢闭上了眼睛。

谁都没看到,那轮月亮越来越模糊,月和光晕都融在了一起,像是被水浸透的纸月亮,而周遭的星星也越来越明亮,越来越明亮,在某一刻,甚至超过了地上未眠灯火的光亮。


格瑞是被熟悉的力道给弄醒的,是金通常的力道,他摇晃着格瑞的手臂,在各种场合,格瑞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马上就醒了,并且将挂在嘴边的话脱口而出:“金,你有哪道题不会做?”

“诶?没、没有,我今天的作业不是早就做完了吗?”金也有点转不过弯来,很快,他又想起了他叫醒格瑞的目的,在那之前,他在格瑞仰起头时捂住了格瑞的眼睛。

“怎么了?”格瑞刚睁在黑暗里睁开眼,又落入了黑暗中,他抓住了金的手,想要拉开。

“别动,格瑞,”金很快阻止了格瑞的动作,他的话语里带着笑意,格瑞可以想象那是怎么样的笑容,是眼角弯弯,嘴角也弯弯的笑容,金就带着这样的笑容说,“嘿嘿嘿,给你看点惊喜哦。”

“嗯。”格瑞不再动作,但仍旧牵着金的手。

“三、二、一!”金拉长了音调数着倒计时,在一的刹那放开了捂着格瑞眼眼睛的手,“——格瑞,你看!”

被金捂着眼睛而生理性渗出了泪水,格瑞的视线边缘是模糊的,一眨眼,柔和的金光在眼底逡巡,再一眨眼,彩虹的七色穿过水这种介质而分离,只剩下蓝紫色和红黄的颜色,再再再眨眼,格瑞只想闭上眼睛,等梦醒了再睁开。


这、这明明还在梦里呀!

因为这的确是梦境才会有的场景,面前的河不再是一条河——不再是原来的那条,原来那条小小的河流变作了无边无际的江流,也许应当被称作海、月与星映在水面上,而岸边正停靠着一艘金色的船,是金之前折的那条,上面还有格瑞帮忙压出的折痕。船的吃水线处还有格瑞用蓝色墨水写下的工整的字迹——金与格瑞号——这是金坚持让格瑞写的,不同的是纸船上的墨迹会洇开,这条船却不会。

月光金色,河流金色,金色的船,同这金色的梦一起,闪着柔柔袅袅的光。

“来啊,格瑞,”金已经跳到了金色的船上去了,他对格瑞伸出手。

格瑞牵住了金的手,迈着的步子却小心翼翼的,确定踩着的不是水,而是船的甲板。哪怕是在梦里,也不想掉到河里变成落汤鸡啊?

很快,格瑞加快了动作,他想他得赶紧走上去,他怕被金扔在后面,怕金一个人去到他不知道的地方,去往一条永恒的河流,去往一条永恒的星海,去往一座永恒的岛屿。可是金这样紧紧地牵着他的手,又怎么会把他丢下呢?


评论(11)
热度(112)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