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雾森林

Author:糊冷冷

CP:GGAD

Summary: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Warning:在地铁上写的,GGAD让我哭得好大声


那是他们还好那年的盛夏,不用虚指,就是那一年,仅仅是两个月,他们没能在一起看见冬天的雪花飘落。

难免可惜,邓布利多觉得若是雪花落在格林德沃的金发上,那一定很美。而格林德沃想得则更为复杂,他想在暖融融的房间里,壁炉里火焰通红,猫头鹰躲在座钟里保持缄默,空白的纸上写满理论与公式,他就在那厚厚的柔软的地毯上,拥有他年轻可爱的恋人。格林德沃甚至还能在间隙里问他黑魔法里某种药剂的配比,以及哪儿能采到那种药的原料,但邓布利多总能答出来,即便他正喘息着高潮。


总之那时是盛夏,格林德沃拉着邓布利多去森林避暑,两个人如往常一样讨论魔法和时政。红发的青年显然有些焦躁不安,他心不在焉地说错了好几句话。金发的那位动了动他漂亮的眼珠,忽地扛起了红发青年跑了起来。

“格林德沃!放我下来!”还在走神的邓布利多吓了一跳,叫了起来,他的双腿凌空,脑袋靠到了格林德沃的胸前,他只得搂住格林德沃的肩膀。手指不小心碰到一簇新鲜的树叶,是羽状复叶,脑子里一掠而过的是它在自然界的位置……和格林德沃软软的头发,他嗅过、吻过的发。

格林德沃抱着邓布利多在森林的小径里跑了好一会儿,才放他下来。森林里惊起一阵飞鸟,邓布利多扯出一点点微笑,他没有问他为什么突然抱着他,跑了这么一段路,他只是看着他笑。

两个人的身量差得不多,格林德沃微喘着站定了,鼻尖冒出汗珠,和眼睛一样闪闪发光,邓布利多瞧见了,用手指肚为他揩去。

“开心一点吧。”格林德沃见邓布利多笑了,于是也笑。他是一位帅气骄傲的青年,但在恋人面前,也愿意做些傻事,软声博得他一笑。

他的伙伴,他的挚友,他的恋人。


邓布利多在先前忧郁于他妹妹的事情,在离开城堡和格林德沃前往森林之前,他看着她睡下,窗帘缝隙间的日光落在她脸上,他又去拉严了窗帘,最后才把门锁好。

格林德沃让邓布利多暂时把这件事扔到脑后,两个人手牵手走在森林里——是格林德沃先拉着邓布利多的,但后来握得很紧的却是邓布利多。在外面,他们不能如此亲密,但在这儿,他们可以恣意地亲近对方。


“这里空气真好,”邓布利多忽然感叹道,“真想住在森林里。”

“那我把笔纸和书本一起带来,我们建个林中小屋,或者帐篷里待着……取决于你想要待多久,阿不思。”格林德沃想了想说,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反正我们不可能一直待着。”邓布利多愣了愣,他拒绝了格林德沃的提议,“而且城堡里待着也挺好……”

格林德沃不置可否,他觉得哪里都行,只要能实现他的伟大理想,邓布利多又陪在他身边。

两个人如同往常那样讨论,快速地讨教对方一个问题,对方回答后又抛出一个新的问题,你来我往,就像他们在城堡里做的那样。他们又就某一个议题激烈争论着,格林德沃觉得邓布利多太优柔寡断,像是麻瓜教堂里抱着圣子的圣母,邓布利多说格林德沃太过自负武断,应当更加谨言慎行。

他们年轻勇敢,聪明好学,智慧的火花常常相撞。爱情就诞生在了某一刻,像是蝴蝶触须入到了花蕊,触到饱满的花房。


他们有一刻忽然福至心灵地停止了争吵,牵起对方的手,额头抵着额头,他们望着对方的眼睛,一刻也不曾闪躲。人的目光有穿透人心的力量,但心坦坦荡荡,便不怕被看透。他们看着看着,就缠绵地接吻,双唇交叠,亲密得像两片交错生长的叶。

接吻时就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耳朵里轰鸣的是心跳声和血液奔流的声音,眼皮外是火红的日光。他们依依不舍地放开彼此,耳边则逐渐传来了溪流声。


邓布利多拉着格林德沃的手,循着水声溯流而上,他们穿过经年的落叶,长满野果的荆棘和一簇簇的蘑菇,遇见一方碧蓝色的湖泊。

还有小小的惊喜,两只梅花鹿正在湖边喝水。格林德沃正要蹲下身子掬水而饮,邓布利多拉住了他。

邓布利多怕鹿被吓走,悄悄地给他和格林德沃施了短暂隐形咒,梅花鹿望过来,只能望见湖水被吹皱,若它再仔细些,那是两个圆心,湖水微微荡漾。


邓布利多脱了鞋袜,脚踩进湖水,格林德沃则踩在边缘湿漉漉的泥土上,他觉得下水太麻烦。

“只是普通的梅花鹿罢了,不是什么魔法生物……真好看。”邓布利多静静地观察着梅花鹿喝水的姿态,他小声地回忆道,“人们说鹿角很美,但是在自然界中又不安全。”

“……人们杀害了它,为了鹿角饰品。”格林德沃冷漠地说。

“我指的是鹿角在奔跑中会受到阻碍,”邓布利多苦笑着说,“你说的也对,盖勒特。”


随即邓布利多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上去,脚掌触到冰凉湖水,探到底下柔嫩水草。

“像是仙境一样。”格林德沃坐在了邓布利多身边,两人背靠着背,他叹了口气,“不长久。”

“……一刻已经足够好了。”邓布利多闭上眼睛,午后的日光落在他们身上。

“哎,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的话,我也会牢牢记得这一刻。”邓布利多继续说,他的声音带着夏日的忧愁,“我心切慕你……”

“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格林德沃轻声得重复,两个人的声音相合。

“我会永远、永远记得这一刻!”邓布利多放大了声音。隐形咒渐渐失效,两只梅花鹿都忘了过来,它们没有跑。


“想什么呢……我们拥有同样的伟大的梦想,到那梦想实现之时,我们将站在一起。”格林德沃转过身来,握住邓布利多的手,拥着他的身体,目光灼灼。

邓布利多脸微微发红:“我会跟你站在一起的。”


“那闭上眼,张嘴。”格林德沃说。

邓布利多听话地闭上眼,张开嘴。是吻。

“好甜。”邓布利多接过格林德沃递过来的吻,舌尖蔓延开甜味。

“是酒心巧克力。”格林德沃笑着说,“吃多了让人醉。”

“还有么?”邓布利多睁开眼,格林德沃变出了更多,玻璃糖纸闪闪发光。

两位青年在缠缠绵绵的吻里,在纵情的嬉笑打闹里,在公式和理论的问答里,交换甜酒和巧克力,爱情和酒一样,醺人入醉。


最后,他们,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在同心树下,在鹿汲水的湖边接吻,风神踏过茂密的树冠,撩起纯洁的溪水,踩着张扬的鹿角,翩然而过。

森林里暮霭沉沉,日光将迷雾染成金红色,如他们交缠的金红色的发。光芒在霎时融成饱满的圆弧,又逐渐、逐渐黯淡了下去。



评论(2)
热度(57)
  1. 大野烟云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