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奥尔光』花之盛筵

一个梦,不知道写什么梦,还是写甜文比较快落吧,嘿嘿嘿,祝自己生日快乐。

奥尔光乙女向,双向暗恋。

 

从宝杖大街的艾蕾兹女士那里接到这份委托时,我有一点点吃惊。

“你别误会,要花的并不是我,” 艾蕾兹女士认真地说,“虽然有时候也想用这样鲜艳的花儿来装点我的房间,但是想到它过不了多久就会凋零,我就难免有一些心痛。”

“是的,华贵的府邸里常常摆满鲜花,只是很好奇为什么委托人要的不是什么妮美雅百合,阿泽玛玫瑰,三色郁金香之类的花朵……而偏偏是龙堡参天高地的紫花儿呢,那种花细细小小的,又不好插花,用作香水原料又太淡雅了。”我将自己的疑虑说出,只是没能把“这个人居然和我喜欢一样的花”说给艾蕾兹女士听。这些话实在是太私密了,不太好对委托人说出口。

“你知道的,我们伊修加德少有灿烂的鲜花,以前还是有的,如今早就销声匿迹了……也许对委托人来说,打动他的就是那种紫花吧。他要得急,希望早些拿到手,我问了好几位冒险者,他们都有其他的重任在身……”艾蕾兹女士微笑着解释道,“因为要得急,您要是方便的话,直接在约定时间和约定地点将花交给他就行。”

“嗯,我正好也有事去尾羽集落。” 我点了点头,裹紧我温暖的斗篷,奇·扬塔小姐的搭档还没找到呢。

艾蕾兹女士将时间和地点都给了我,她预先付了可观的定金,说是等事情结了,再给我剩下的部分。

“也许是用来告白的也说不定。”在我离去之前,艾蕾兹女士如此猜测道。

 

从白雪茫茫的库尔札斯西部高地经过,本来是可以用以太之光直接去尾羽集落的,但是我想着要去采些云杉原木,那东西只有西部高地有。我骑着陆行鸟下落到云杉林里,便想起了奥尔什方,上回还是他带着我去采云杉原木,他说他知道哪儿有。

奥尔什方对这片土地了解得比我深刻,他还带我采阿巴拉提亚云海的伊修加德柠檬,我剥开皮,小小地咬了一口,酸得掉牙。他看着我哈哈大笑,说柠檬不该直接吃,是用来调味或者泡茶的。我当然知道,我嗅了嗅柠檬的味道,说只是想尝尝看它比起太阳柠檬来谁更加酸些。实际上太阳柠檬比伊修加德柠檬要酸多了。

“结论呢?”那时骑士歪着头问我。我眼睛一转,笑嘻嘻地不肯告诉他。

不过我在后来的日子里为他捎去了太阳柠檬,想必他已经自己得到了结论。

不想太多,我将云杉原木砍下,塞进了背包里,又骑上陆行鸟翻山越岭去了。

 

我来到了尾羽集落,帮着奇·扬塔找到了一位老练的猎人搭档,可是似乎猎人并不满意初出茅庐的奇·扬塔,但奇·扬塔不准备放弃。她说她再想想对策,并且带着我找最为繁盛的紫花所在之地。荒原野地到处都是高大的树,唯独奇扬塔指着的那棵树上的花尤为灿烂。

 

我飞了上去,不同于生长在地上的紫锥花,那种我所心慕的委托人所需要的紫花长在高高的树上,一般的园艺工很难触碰到。但对我来说,这不算特别难的事情,我骑着陆行鸟,找到一处可以落脚的树干,时而穿梭在紫色的花丛里。我只是苦恼于该如何将花折下,委托人是只要花呢还是要连着枝叶,我想了想,还是连枝叶一同带走,他若是只要花,可以自己摘下。

这些花的枝叶柔韧,连着乔木新鲜的皮,一时间很难用手折下。园艺工的镰刀太巨大了,用来砍伐的手斧也显得笨拙,我只得拿出双剑师用的匕首,小心翼翼地循着树枝的关节,将花连同枝叶摘下。新鲜的绿沾在我的手指上,可以涂抹在指甲上,紫花落在我的发上和身上,我用手拂去,掌心是淡雅的浅紫印记。

忙活了好一会儿,我才怀抱着一手的花,陆行鸟背后的包裹里也塞满了花。我极目远眺,透过这芳香花丛,连青蓝色的天空都染上了紫的颜色。

日光冰冷但明媚,真想睡着。我靠在树干上,忍不住想起了奥尔什方,我对他说过这儿是我所期望的终焉之地,他笑着说,这儿很好,适合一位英雄的安眠。我点了点头,却偷偷瞄他,我想问问看他最后想待在哪里。也许是神意之地吧,我猜测道。

独自一人待在龙堡参天高地多少有些寂寞,如果奥尔什方想待在神意之地的话,银蓝色的雪松底下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真想做梦。我这么想着就真的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神意之地也长满了这样的紫花,或者说是龙堡参天高地也下起了细细密密的雪,这古老的大地上覆着令人心醉的洁白。我和奥尔什方就走在紫花下,走在雪地上,白雪之下是柔软的花瓣,像是春天之后来到了冬天一样。

“……就在这里吧,”我所暗恋的骑士对我说,他扬起他特有的微笑,“你觉得怎么样呢,我的挚友?”

“什么意思?”我的声音平静无波。

奥尔什方却牵起我的手,让我的心咚咚跳,他低下头望着我的眼睛,说:“……我们最后就死在这里吧。”

梦醒时是傍晚时分,树上风大,我觉得冷。我不认为提到死的梦是不详,其中蕴含的意味让我脸颊发烫,我握紧了自己的手,梦中被奥尔什方握着的手。我转脸,望见绚烂的云霞,花瓣蹭过我的唇,触感像是雪花。

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我匆匆忙忙地抱着花从伊修加德的以太之光上跑下,距离说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希望委托人不要等得不耐烦,少了我的酬劳。

终点是我熟悉的福尔唐伯爵府边上的凉亭,火炉通常冒着温暖的烟气,我不由得就加快了脚步,说不定还能顺便去看看老管家。

直到我远远地看见凉亭中站着的身影。

我脚步放得又轻又慢,越走近越心惊,那是我熟悉的朝思暮想的身影,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他的身影了。

一个不详的预感在我脑海里冒出,等我想往回走时,热情善良的骑士已经喊出了我的名字。

 

“光,你怎么在这?”奥尔什方有些惊讶,紧接着他的声音变得很轻,“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有点事,所以提前了,”我还心存幻想,看着有没有其他的人路过,眼前的人不可能是我的委托人,我小声询问: “奥尔什方……你是路过的吧?”

“我……等我的委托人一些事……嗯……”奥尔什方估计也看到了我手中抱着的花。这些花实在是太多,花香又太浓烈了,我无处躲藏,把脸埋在花里可以当我不存在吗?

“……你的委托人大概是我。”我没有其他办法,只得承认,心中却慢慢冷了下来,紫花的芬芳逐渐散去了,上面日光的香味也被冰冷的风吹走。

“嗯……我没想到会是你。”奥尔什方好像也有点尴尬,他摸着自己的头发。

 

“好吧,奥尔什方,你要送花给谁?”一个猜想被我否定,随即而来的是焦躁的情绪,我尽量平静地说,“我的意思是,你看上哪位小姐了?……会是谁那么幸运呢?”我竭力露出微笑。

奥尔什方似乎有一些难以启齿地张开了唇,他没有回答我。

“……是摆在家里的吗?”我说服自己,“可是这种花不怎么好插花瓶呀。”

“是送人的。”奥尔什方摇了摇头。

“……给你,”维持我最后的自尊心的是恰恰是这些花儿,我尽量小心优雅地将花递给了我的委托人,格外冷静地说,“希望你送花的对象,她会开心吧?我可是花了好久才采到的。”

“再会。”我不看奥尔什方的脸色,转身离去,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我在想艾蕾兹女士会给我多少报酬……能在忘忧骑士亭买到真正解忧的酒吗?

 

我走得很快,接着就跑了起来。我听到奥尔什方的脚步声,在我身后。他没能追上,但是他的声音却穿过伊修加德的茫茫飞雪递了过来。

“那么,你喜欢吗?光。”

我停住了脚步,不敢回头,奥尔什方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楚了。

“是给你……是给英雄阁下的花。”

 

奥尔什方慢慢地走到了我的身边,将刚刚在我怀里的花塞回到了我的怀里,小心翼翼地问道。

“喜欢吗?” 

 

 


原微博:织梦记

评论(7)
热度(27)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