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3(ABO注意)

Author:糊冷冷

CP:瑞金

Rating:NC-17

Summary:金在一个星球的小岛上分化成了一位omega

Warning:ABO,写给我家吃宝的生贺,第一次写瑞金,请多多指教

前篇在这里:

『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1(ABO注意)

『凹凸世界/瑞金』Rainy and Windy 02(ABO注意)

下一章大概能开车吧_(:з」∠)_车现在除了ao3还有哪里能发吗?


雨在傍晚的时候姗姗来迟,浓密到塞满缝隙的水汽在此刻有了宣泄的途径,铺天盖地的雨从星球的上方淋落,海面上都是澎湃的雾气,森林也被浩浩荡荡的雨帘淹没,更罔论两位少年头顶那株庞大的绿萝。由于地势的原因,他们所在的地方还算波及较少,只是叶子边缘不断有雨落下来,像连成线的珍珠,整株绿萝被打得歪歪斜斜,但他们头顶的叶子倒是只是垂下倾倒过多的蓄水。格瑞担心了一秒他们乘坐过来的飞空艇会被小岛涨上来的河水淹没,便将其余的注意力给了他是怀中晕倒的金。

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汹涌的高热,格瑞第一反应是金感染了什么病毒,但他和金形影不离,没道理只有金感染了而自己安然无恙,因此这个可能性被排除;又或者是过度的疲惫导致的发热,但金应该不是这样娇弱的人,他们还没真正地对这个小岛进行实质性的勘察。格瑞实在是找不到头绪,他心头的恐慌又驱使他做了些什么。

格瑞先是只得用随身带着的毛巾蘸着淋落的雨水,为金稍稍驱散了额上的高热。过了一会儿,格瑞用特制的蒸馏器取来了干净的水,又发现找不到可以喂水的媒介,后来灵机一动摘来了新长的绿萝的嫩叶,卷成圆锥状一点点喂金喝下去。格瑞把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其余更多的事情得等雨停,飞空艇里有更为齐全的设备。

开始的格瑞还在将自己的注意力移到这场大雨上,还有凹凸大赛的任务,自己的使命……等等,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办法想金以外的其他的事情,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格瑞静静注视着靠在他肩膀上的金的脸,金发下有着一双紧闭的双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因为发热而微红的脸颊,额角微微渗出了薄汗;原本干燥的唇因为格瑞喂给他的水而微微濡湿,显出异样的鲜粉来。金是好看的男孩,格瑞比谁都早点认识到这一点,但这份好看和其他的好看从来沾不上边,格瑞明白,因为是金,所以好看才是特殊的。格瑞终于鬼使神差地抚摸上让他动心不已的那张脸,从下颔沿着轮廓摸到眼骨,停留到金发烧睡着了也翘起的嘴唇。

他是在做什么美梦吗?格瑞不由自主地猜测道,梦里会有我吗?会梦到我什么呢?过去还是未来还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其他时空?格瑞的手缓缓下滑,他握紧了金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脸边。金的手和他的脸颊不一样,是冰凉的,像雨水的温度。

有什么正穿过浅灰的云层,随着密不透风的雨帘,落到浓密的树冠间,落到绿萝的缝隙间,最后落到了金的唇边,又缓缓滑落。是雨水,格瑞看得清楚,雨水折射出的微微水光落到格瑞的眼中,与柔润的唇一道。格瑞一万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该这样,金将我当做挚友,我怎么能有其他心思。

格瑞低下头吻住金的嘴唇时也是同样的想法,他深觉罪恶又感到切实的幸福。金的唇上好像有水果的香气,还有太阳的芬芳。格瑞只在金唇边上逡巡,小心翼翼的,像是亲吻花瓣。格瑞没有亲吻过花瓣,但他已经尽了他所能做到的最轻柔的动作。不断有雨水落在他们身上,也落在吻里,他吻去金唇上的雨水,像是吻去花瓣上的花蜜。

格瑞还闻到金身上雨水的气味还有洗衣粉的气味,浅淡而干净,那和信息素无关的味道。格瑞不知道金以后会散发什么样的味道,如果是beta的金就是这个味道了,也没什么不好的。格瑞曾经也闻到过其他omega的味道,大多数都甜腻柔弱且芬芳的,像奶油蛋糕,他不喜欢。第一次闻到其他omega味道被熏得头晕晕的格瑞逃回到了金的房间,金正在吃一块柠檬蛋糕,房间里就是柠檬蛋糕的味道。站在日光下的金完全不懂格瑞的烦恼,他毫无恶意地嘲笑道——对omega过敏的话,格瑞你以后只能和beta或者alpha一起玩了呀。格瑞在心里默默地回应,如果你是omega的话,那我一定不会过敏的。

格瑞仍在吻着金,他没发觉金的温度已经从这个吻蔓延到了他的身上,以野火燎原之势。雨声轰鸣,将他们与世界完全隔绝,空无一人的星球,空无一人的岛屿,只有他在吻着他,即便理智如格瑞也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吻着心上人的少年没有注意到被吻的少年的睫毛抖动得更为厉害了。

 

“我……我梦到……”金终于睁开了眼,那一瞬间,有什么将格瑞淹没,那是群山的歌唱,是日光的低语,狂风暴雨之后的海啸正袭来,而格瑞仍不愿意离开这个吻,哪怕是末日也不能让他放开金。

“……我梦到巨大的鲸鱼,要把我吃掉了。”金在梦与现实的缝隙,在这个吻的缝隙里,断断续续地说,他不知道纠缠上来的滑溜溜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是格瑞的味道,格瑞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回应金的只有长驱直入的舌头,有什么生涩而笨拙地绞缠着他的舌,在他的口腔里游动,蛮横的,又不失温柔的。

“格、格瑞?”金总算回过了神,格瑞在亲他!他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闭上了眼,打定主意不再睁开眼了。

“金,别动。”格瑞温柔却又不容抗拒地按住了金。格瑞身上从未有过的陌生的感觉令金有所恐慌,他又看到一片大海,只是那片大海并非是风平浪静的,是波涛汹涌的,狂风怒号,海涛咆哮,他只是小舟,在属于格瑞的海上起伏着,随时随地都会被海浪掀翻。金想推开格瑞,但格瑞的动作轻柔而充满依恋,只要格瑞拉住了他,他就不会被风浪掀翻了。金很快像炸毛的猫被安抚了,他接受格瑞的吻,等待着自己在这个奇怪的梦境醒来。

“金,”金不愿承认的梦的最后一幕是格瑞的低语,“你真好闻。”

一道闪电隐入长夜,黑夜要来临了。



评论(5)
热度(252)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