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独伊』洛伦兹的翅膀 01

是今年冬CP会出的《特提斯海》本里的中长篇(……)


Chapter.01宇宙航行

 

“当我登上‘特提斯海’时,看到的是一颗安静美丽的玻璃星球,我所在的半球笼罩在黑夜之中,我可以看到太平洋沿岸璀璨的金色珍珠。我不由得想起十个世纪之前,人类还被黑暗笼罩的情景,那时文明正显出黎明前的曙光……”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是一位享誉全球的气象学家,本人是严谨而古板的德国人,当他登上公认的25世纪最伟大的发明“特提斯海号”时,表情也是如此严谨古板。但在许多年后被公布的航行日记里,这位科学家用手写记录下的第一段话却如此感性。

历史是正在行进的此时此刻,路德维希穿着端正笔挺的西装踩进“特提斯海”恒定温度的船舱里,四周的场景和在地球的普通房间无二,窗明几净,沙发是米色,模拟的夜晚自然光落在桌子上。除却窗外可以看到比地球上绚烂许多的璀璨星辰之外,路德维希以为自己回到了自己在柏林的家。而窗外的星辰是如此美妙,尽管有过许多宇宙航行的经历,路德维希还是不禁驻足在巨大的舷窗之前,遥望着无数冷冷星子,根本没有注意到房间里其他人的存在。

 

“你好,贝什米特阁下,”打破此刻静谧的是一个年轻的富有活力的声音,“欢迎来到‘特提斯海号’!”

路德维希回过神,回头望去,只见沙发边上的绿萝后面露出一张笑脸,来自一位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年轻人,他有着格外英俊的相貌,笑容也如声音一般热情。

 “你好。”路德维希下意识地回答,语气干巴巴的,听不出多少感情。

“第一次见面,我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是‘特提斯海’的‘原住民’,”青年并不在意路德维希的冷淡,几乎是自顾自地介绍起了“特提斯海”上的事情,“现在是‘特提斯海号’新一轮的休眠期,总计是第1582次休眠,在过去的23小时56分4秒里,‘特提斯海’已经将接下来一周整个星球的实时天气给设置完毕……来自大西洋西海岸的人们抱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雨下得太多,按照统计比例,我们减少了该地区12%的降雨量,缩短了9%的降雨时间。”

“嗯,我知道了。”路德维希点点头,他走路飞快,很快越过这个像是会客室的房间。费里西安诺揉了揉有点乱糟糟的头发,也跟了上去。

会客室的船舱开合,露出一条长长的舰桥,偌大的空间站里,只能听到他们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路德维希的脚步沉稳有力,跟在后面的费里西安诺脚步轻快,声音也带着欢乐的气息:“那边是娱乐休息室,不过我一般喜欢回自己的房间睡觉……那边用以锻炼,还有心理辅导室,说实话,我觉得我的心理健康得很……”

路德维希一一点头,他之前也知道“特提斯海”上并不是完全电脑控制的,但是没有人跟他说还有一位看起来像是意大利人的人存在,天知道他最害怕和意大利人相处。

“前面是主控制室……”他们终于走完了这条舰桥,费里西安诺的介绍也到了尾声,“再过去就是我们的房间。”

路德维希嗯了一声后,主控制室的舱门缓缓开启。

 

映入眼帘的是巨型的圆形穹顶,四周有无数蓝紫色砖块明明灭灭,流散在最高处。这是”特提斯海”的大脑所在,数以几百亿计的地球气象数据在此处被统计,演算,模拟。”特提斯海”再将计算结果一一反馈给肢元件,最主要的肢元件是控制系统,分布在地球上空的144个天气卫星,是掌控全球天气的关键,决定地球上某个地方是晴天和雨天。但”特提斯海”天气控制系统并不是违背气候而行的,它与整个大气循环一道,和千千万万年以来地球上有规律可循的气候一道,组成了如今这个世纪地球的天气系统。

路德维希站在主控制室的正中央,半空中忽地跳出一个透明的圆球,他将手覆盖上去。

“密码是……”费里西安诺刚想说,却见到那些明明灭灭的蓝色砖块急剧地融合在一起,变成整面幕墙,而幕墙最终消散,穹顶就成了透明的罩子,可以看到远方的星辰。

 “我知道,”路德维希回答说,“我拥有‘特提斯海’上的最高权限,‘特提斯海’认得我的基因数据,不需要密码。”

费里西安诺不满地撇了撇嘴,小声地抱怨道:“我都没有。”

 

不过费里西安诺很快重新焕发了神采,他对着站在舱门边上的一位漂亮的小女孩招手,小女孩蹦跳着跑到了他们身边。

“你的房间应该在那里……爱丽丝,你带这位贝什米特阁下过去,”费里西安诺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又转向一旁疑惑的路德维希,“很可爱对不对,那是‘特提斯海’上照顾我们生活起居的小家伙,我叫她爱丽丝。”

“她?”路德维希只一眼就看出了这位爱丽丝是一位人工智能,哪怕她看起来跟普通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我把爱丽丝当成我的朋友,你知道吗?‘特提斯海号’已经工作三十多年了,我在它十五岁生日时便来到了这里,”费里西安诺认真地说,他牵住了爱丽丝的手,“那时候整个’特提斯海’只有爱丽丝在,接下来的十多年也只有她在。”

“是的,费里西安诺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类,我不是在地球上被制造的,我是在’特提斯海’上被制造的。”爱丽丝扬起一个微笑,仿真的浅棕色眼珠和费里西安诺是相似的颜色,连发色都是相近的。

“爱丽丝就像是我的妹妹,我在故乡有个哥哥,爱丽丝就是我的妹妹,我第一次给哥哥发宇宙通讯说爱丽丝的存在时,他生气极了,说她怎么可能变成我们的妹妹之类的话,现在他习惯了爱丽丝在我的讯息里出现。”费里西安诺的笑容格外灿烂。

“是的,罗维诺·瓦尔加斯阁下承认了我的存在,”爱丽丝的话语里似乎带了一丝笑意,“贝什米特阁下,要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吗?”

 

“……呃,好吧,谢谢你,爱丽丝。”路德维希需要半弯下腰才能和爱丽丝说话,明明知道爱丽丝是没有自我意志的人工智能,所做的一切都是计算的结果,他还是多多少少把她当成独立个体来看。

爱丽丝毫无芥蒂地伸出手,而路德维希有些笨拙地拉住小女孩的手:“我们走吧。”

“费里西安诺还有想说的话。”刚走出几步,爱丽丝忽然站住,轻声说。

 

那头的费里西安诺站在原处,看向星辰的远方:“你刚刚是在看星空吗,贝什米特阁下?”

 “叫我名字就好,”路德维希不喜欢被叫敬称,“费里西安诺先生。”

“你先叫我名字,我再叫你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狡黠地眨了眨眼。

“好吧,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妥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费里西安诺这种热情的人。

“那么,为什么想看星星呢?因为想家?”费里西安诺一动不动,“特提斯海”在轨道上转动,正好将巨大的玻璃星球呈现在眼前。

路德维希没有回答,蔚蓝色的眼睛望着蔚蓝的星球。

“都没谢我呢……”费里西安诺轻轻一笑,实际上没有真的在抱怨,“在去年,我拜托我的哥哥给我寄来一盆来自家乡的小雏菊,现在就交给你吧。你是我来’特提斯海’后见过的第一个人类,就当我的见面礼。”

“嗯?什么?”不知何时,路德维希的手里多出了一小盆的雏菊,还未开放的细小植株,在主控制室里微微摇摆着枝叶,“……在这里也能开花吗?我是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模拟合适的生长条件就可以了,我以前在实验室种过一棵橡树……至于意义,大概就是理解宇宙的孤独吧。”费里西安诺笑着说,微笑里有些落寞,“也许是理解……人类的孤独?”

“嗯,谢谢你,我会努力让它开花的。”路德维希将雏菊放在左手,爱丽丝拉着他离开了主控室。


评论
热度(39)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