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泽菲光』Frosty and Rusty

CP:泽菲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这一生只有这一段路。

Warning:原著向,第三人称乙女向,写给我家维维的

 

光之战士在这之前便见过了苍穹骑士团的总长,他年轻英俊,冷淡有礼,浅金色的发下有一双淡绿色的眼睛,总让人联想起清晨的雾气什么的。他说话的声音格外轻柔,目光专注沉稳,带着令人信服的力量。后来的光知道了他的更多事,但仍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让他某几个像是怪物一样的属下对他言听计从的。说不定也没有那么言听计从,光无法揣测什么,她甚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他如此在意,明明只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罢了。

泽菲兰注意到了光的存在,他似乎是认出了少女的身份,朝这边微微颔首当做招呼。光觉得自己再躲着不好,可是明明只是路过,他这样做就好像自己一直跟着他似的。她多少有点心虚,摸了摸自己的手,左手扣住了右手的手腕,又别在后边,尽量优雅地走了过去。

 

“英雄阁下,他们没再‘打扰’您吧?”泽菲兰与光并排走在了一起,有着浅绿色眼睛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放慢了点脚步,为的是这位少女英雄不用特意加快步伐。光注意到了这一点,这倒是和她的某位骑士朋友挺像的,话说回来,泽菲兰也是一位骑士,但骑士和骑士之间还是有着许多的区别。

“嗯。”光当然知道泽菲兰指的什么,她点了点头。

“我没有管教好我的下属,是我的失责,总想着是否该补偿您一些什么。总之您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泽菲兰的话很诚恳,但光其实听不清楚他的语气,是真心实意还是客套话,她无法辨认。不止是这件事,她有时候觉得他像是一团雾气,影影绰绰的,无法看清雾气底下到底有什么,是伫立在雪中的辚辚白骨,还是一望无际的冰湖,或者是冰冷的悬崖与绝望的深渊。

“没事,事情已经过去了,”光好一会儿才回答,她觉得这样好像很没底气,又补充了一句,赌气似的,“反正他们又打不过我。”

泽菲兰轻笑了一声,光这回听到了,他的声音轻而碎,真切地像落在脸上的雪花,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眼角,发现有金色的光从指间的缝隙落了下来,原本阴天的伊修加德居然久违地出了太阳。泽菲兰也觉得这一幕来得稀奇,他转身望向被日光染得通体金色的云朵。底下巍峨的城墙与耸立的尖塔,也被染上了甜蜜的金色,这座冰冷森严的禁城,在一刹那好似变作了童话之城。

“今天的云真好看。”光小声地说,她是自言自语的,没指望谁能听见。更何况空旷的广场上寒风猎猎,很容易就把声音给吹散。

“是因为光好看。”泽菲兰却听清楚了,他回应道。他依旧望向日光照临的方向,好似在自言自语,她也不明白他是不是在回应自己的话。

但光在心里回味着这句话,不由自主就笑了起来,少女的笑是腼腆而含蓄的,是她以为的腼腆而含蓄,实际上翘起的嘴角是扬起的手都无法掩盖的。

泽菲兰显然不明白光为什么忽然洋溢起和此刻伊修加德日光一样灿烂的情绪,但他也好像被感染上了这样的鲜艳和活泼,也微笑起来。俄而,他咳了咳,转过脸去。

光仰起脸,认真地看着偏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骑士长。他笑起来真好看,光觉得他好看——但又不是最好看的那个,应该是说容貌其实不是最重要的,她喜欢他,不止是这样。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一个词,独一无二,她喜欢他是独一无二的。她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自己对他如此在意的原因,不知缘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喜欢。泽菲兰让她想起故乡春日原野雪白的花,他冷淡不热络,他礼貌不亲切,但他就是这样的,她喜欢这样的他。

光明白了一切的源头,仍静静注视着他,她已经不笑了,只是看向他的微笑。他笑起来好看,是森林清晨浅金色的雾气,不笑的时候更好看,但又寂静又寥落,甚至隐藏着无人知晓的痛苦。他是不知底细的霜与雾,光觉得自己是一抹锈色,就在这样的霜雾里剥落、碎裂,一瞬间,千片万片。

 

“这里难得有这样的天气……”泽菲兰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什么,有什么要满溢而出,他窥到了少女情绪的边角,而且与他有关,但他不算好奇心强烈的人,不打算真的去探究,“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有必须我去处理的工作,英雄阁下,我可能要先失陪了。”

光原本是嗯了一声,在泽菲兰转身离去之前,她有忽然开口,是有些急切地请求道:“再陪我走段路吧。”

泽菲兰转过脸,颇为诧异地望着她,他总觉得她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他先是回答了一句“乐意至极”当做应答,然后耐心地等待她的解释,他认为她应该会解释什么。

“我不是很认路。”光知道她不是自己说的那样,她虽然不是那么认路,在伊修加德还是不至于迷路的,但泽菲兰也不知道她什么样,他毫不犹豫地当她说了真话,所以他了然地点点头。

“您要去哪里呢,就由我来带路吧。”泽菲兰宽容地说道,比起骑士最开始的冷淡有礼,现在的他显露了更多的骑士的特质。

“忘、忘忧骑士亭!”光其实早就忘记了自己要去哪里,她胡乱地说了个地名。她低着头,看向自己微微扬起的红色裙摆,有一些些懊恼,应该选一个更远的地方,比如云雾街什么的。可是泽菲兰要是问起去云雾街做什么,她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像样的理由解释,所以忘忧骑士亭是一个好的目的地。光偷偷看向身边的男人,觉得他不是很适合站在云雾街脏兮兮的废墟里。

 

他们走在伊修加德难有的灿烂的云雾间,泽菲兰不是一位健谈的人,光这时候也缄默了话语。他们就默默地走着,安静得只能听到布料滑动的声音和盔甲碰撞的声音,风声夹杂其间,光适当屏住了呼吸,觉得那些声音里有泽菲兰的呼吸声,就像一场梦。

毫无暖意的日光又慢慢暗淡了下来,变作了血色的夕阳,照得泽菲兰淡金色的发也显出温柔的嫣红来,光出神了片刻,就慢了一步,抬头看到他的背影,他正走向日光无法照耀的阴影处。夜降临的刹那,整座城市变回了森严寒冷的牢笼,不再是童话之城的模样。

而人的一生只有这一段路,我的一生只有这一段路,光恍恍惚惚地想,心口堵得慌,只有这一段路,她走得稍微快了些,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她几乎是踉跄地想要追上泽菲兰的身影。

“慢一些,慢一些,我不会把您扔下的。”是泽菲兰停下了,他注意到身边的少女忽然不见了,就看到她朝自己跑来,好像要摔倒了。他及时地牵住了她的手,在她在他怀里站稳后又放开。这一连串的动作快得像一阵风,只有光手上还冰凉的触感证明一切确实存在,泽菲兰的手比光的手还来得冰冷一些。

 

路灯在光抬头望向泽菲兰的刹那亮了起来,微光照向精灵轮廓分明的侧脸,亮处像是玻璃瓶里积了雪,暗淡处是远方模糊的山峦。

“怎么了,您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吗?”泽菲兰关切地问道。

“抱歉,刚刚走神了,然后就想追上你。”光感到赧然,她庆幸自己脸红应该是不被察觉的。

“这样啊,下次您可以喊一声让我等一下您,不过忘忧骑士亭就在前面了,”泽菲兰安慰道,“很快就到了。”

“嗯,”光不好意思再盯着泽菲兰看,她若无其事地提起无关痛痒的话题,“路灯亮了。”

“傍晚六点教皇厅所属市政部就会准时亮灯,”泽菲兰认真地介绍道,“我不知道其他城市是否也如此。”他忽然露出困惑的表情,仰着头望向夜幕四合的天空。

灯火逐寸照亮的城市,有什么缓缓落了下来,是伊修加德常有的客人,一场细雪光临这座创痕未愈的城市。雪落在泽菲兰的发上与眼底,他飞快眨了眨眼,确认是真的下雪了。雪也落在光的唇角,痒痒的,她舔了一口。伊修加德的雪没什么味道,不像利姆萨罗敏萨的雨里有海水的腥味,也不像格里达尼亚的雨里有草木的香气,萨纳兰的滂沱大雨,总能让她狼狈不已,她开始想知道早些年的伊修加德,下的雨是什么样子。如果可以的话,下回遇到泽菲兰的话,是不是可以问他呢?

 

泽菲兰尽心尽责地将福尔唐家的贵客带到忘忧骑士亭前时,暗处有谁在窃窃私语,不过他们两人倒是都不在意。泽菲兰对眼前的少女行了个无法挑出差错的礼:“下雪了,您回去的路上也小心。”

“是啊,下雪了,谢谢您今天的陪伴。”光望向泽菲兰,她也行了个礼,裙摆在行动时难免沾上了一些灰土,多少有点碍眼。

“有句话一早就想说了……”泽菲兰离去之后又折返回来,他可能不是特别适合说这种话,于是有些不伦不类的,“您今天穿的红裙子,很适合您。”

“嗯?”光有些发愣,她也觉得泽菲兰不适合说出这种话,但对方的确很是真诚,她看到了他苦恼于如此措辞的表情,在小小地叹气。

“是、是伊修加德难有的颜色。”泽菲兰补充了这句后,低声道别,“那么,英雄阁下,下次再见吧。”

 

 


评论
热度(33)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