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奥尔光』永恒花园 01

CP:奥尔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 “永恒花园不会枯萎,就像她的微笑一样。”

Warning:魔女集会梗,第三人称乙女向

时至今日,奥尔什方仍然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光之魔女的事。那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雨,他沿着河的上游走去,走入一个森林,他迷了路,黄昏来临,乌鸦尖啸,一道雷电劈倒了他面前的树。他拖着一把生锈的剑,在泥水里挪动着,雨水沿着他的脸滑落,天空已经变成了灰黑色,而更为黑暗的什么笼罩了他,雨水的声音却变得轻了一些。是一把黑伞遮过他的头顶,有谁俯下身,对他伸出了手,他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握住了那个人的手。

光之魔女在森林里捡到了七岁的奥尔什方,像是捡到一只流浪狗那样容易。

奥尔什方凭直觉判断握住他的手的人是女性,他摸到的是湿冷的布料,这说明她应该戴着手套,她的手不大,而她也不是很高,她尖尖的帽子像乌鸦的喙,她不说话,沉默得像黑夜的影子。

“您要带我去哪?”奥尔什方问道,他几乎是被拽着走的。

“比这儿更好的地方,”的确是女性,奥尔什方猜对了,她的声音是年轻而悲伤的,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那是不会下雨的地方。”

“……好的,谢谢您。”奥尔什方并非无处可去,他有一个家,有威严不好亲近的父亲,有冷漠但不刻薄的继母,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可那对七岁的刚失去亲生母亲的男孩来说,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去处。

“可是下雨也没什么不好的,”她没有理会奥尔什方说了些什么,她自言自语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我还挺喜欢下雨的,如果能下雪就更好了,配上我的玫瑰或者牵牛花,白色光明百合也行。”

前面的人实在太奇怪了,不该和奇怪的人去奇怪的地方,应该早点回家才是,可是奥尔什方不知道为什么,不舍得放开她牵着自己的手。好一会儿他才鼓起勇气再次说道:“我叫奥尔什方,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雨渐渐小了,她也是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以前的名字叫光。”

“好的,光女士。”奥尔什方小跑着跟上她的步伐,脸得以贴着她的手臂,黑伞很大,风雨不再刮到他的脸上。

“我还没结婚,你可以叫我光小姐,”光纠正道,“或者就叫我光就可以,以前他们都这么叫。”

旅途的终点是一座辉煌灿烂的花园,奥尔什方借着花园门口的暖光灯光,终于看清了光的脸。光戴着黑色的尖帽子,穿着黑色的裙子,黑色的手套长过手肘,黑色的皮靴高过膝盖,可她的头发是金色的,像麦子一样,她有着少女的年轻面庞,裸着洁白的肩膀和脖颈,在疾风骤雨中也没有被淋到一星半点——她的身上也是,只有牵着他的手是湿的。

光放开牵着奥尔什方的手,她抱起手臂,似乎有点苦恼,最后她俯下身问奥尔什方:“你确定你要跟我走吗?这是我的永恒花园,进去了就不能后悔了。”

“……进去了会发生什么吗?”奥尔什方抬起头望着光。

“一切都将变作永恒,”光眨了眨眼睛,逆着光,奥尔什方看不清她眼睛的颜色,“你后悔也可以,我赋予你三次在永恒花园出入的特权,第三次的时候,如果你走了就不能再回来,你留在这儿就不能再走了。”

“……今夜您这儿能让我躲躲雨吗?光小姐?”奥尔什方仰着头请求道,“我不想回家。”

“这样也好,你明早就走,”光好像是有些失望,又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现在先进来吧。”

奥尔什方跟着光走了进去,他踩着花园里微微湿润的泥土,发觉周遭的花上没有雨水。花园里种着许多玫瑰花,或者是月季或者是山茶,奥尔什方不是很清楚这些花之间的差别。花上没有雨水,小奥尔什方想,明明刚刚下了雨,他忍不住伸出手,终于摸到了一丝丝柔润,他抬头望着黑衣的光:“花上的是傍晚的露水吗?”

“永恒花园没有下雨,”光好像明白了奥尔什方真正想问的,“我不想让它下雨,所以花园里是晴天。”

奥尔什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你可以控制这儿的一切吗?比如花开花落?你如果心情好了就让所有的花开给你看,心情不好你就让它们闭紧羞答答的花苞,是这样吗?”

“……我可以控制花园的阴晴,可我无法控制生命的潮涨潮落。”光俯下身摸了摸奥尔什方的头发,她微微笑了,奥尔什方看着她的微笑,不由自主呆住了,他觉得光是美丽的,即便她身披夜的黑纱,像传闻中的森之魔女,但她依旧是美丽的。他忍不住抱上她的脖颈,轻轻地在她脸颊上碰了一下。

这回倒是光吓了一跳,她手足无措,反应了一会儿摸了摸被男孩亲过的有些发热的脸颊。奥尔什方站在那儿,眨着长长的睫毛,仰着头望着她:“妈妈说,如果喜欢什么,就去拥抱什么;如果以后我喜欢上谁的话,一定要用行动告诉她。但是妈妈也说,很有可能那个人不喜欢我,我却没有办法,因为心是不被控制的,不被任何人控制,哪怕是自己。”

光重新弯下腰来,她叹了一口气,魔女露出些许忧愁的神情,她继续说道:“——生命是没办法被控制的,你可以摘下一朵花,也可以砍断一棵树,种下一颗种子,但你无法控制花在哪一个清晨绽放,树木往什么方向伸展什么形状的枝条,风又将种子吹向何方。”

“唉。”奥尔什方叹气的时候就不像个孩子了。

“走吧。”光重新拉起奥尔什方的手,穿过了盛放有玫瑰的花园。永恒花园里应当还有其他的花,但奥尔什方见得最多的就是蔷薇科的花。

“我叫奥尔什方·灰石,灰石是悬崖下的灰石。”奥尔什方重新说起自己的名字,尤其强调了自己私生子的姓氏。

“……灰石听起来好像是海和森林的孩子似的,”光认真地说,语气没有半分的同情,甚至毫无异样,“我曾经游历,去过寒冷的地方,那儿灰白色的建筑被茫茫大雪覆盖,雪融化了就会露出灰色的石头,长着青苔,总觉得给人很……很安心的感觉。”

“这样吗?”奥尔什方觉得这样的解释很稀奇,他并不喜欢他的姓,承载着命运的冷漠,疏离与痛苦。

“你不知道那儿有多冷,就连青苔都是又小又弱,就显得托着厚雪又让青苔长在它身上的灰色石板很温柔,我用力在上面又跳又踩,它也不会不开心……好吧,它不开心也没办法同我说就是了。”光边走边说,她好像是自言自语,并不在乎那边有什么回应。

“从很远的地方来,特地与它玩耍的朋友,没有人会不喜欢的,”奥尔什方流连着花园夜间独有的风景,近处远处弥漫有薄雾,而不知何时月光如流水倾泻,满目都是潺潺流水,他喃喃地说,“如果是我,我一定很开心。”

“啊……我今天说了很多话,我已经好久没说这么多话了……总之,奥尔什方,欢迎来到我的城堡,是光之魔女的城堡。”拐到一条路时,光停了下来,奥尔什方循着声音望去。

一瞬间,原本昏暗的路灯变得明亮,面前的迷雾之中,花园之上,是一座城堡。

评论(5)
热度(45)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