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喵光』幻卡情缘

CP:喵光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届不到的埃斯蒂尼安幻卡

Warning:全员存活欢乐向,喵光暧昧向,第三人称乙女,大家都只有三岁


“我拿不到你的卡,”光拿着一张陆行鸟幻卡对着一边的龙骑士说,“我早该知道,我拿着两星卡怎么打得过在伊修加德出现的人物,而且我好不容易赢了,吉布里隆也不给我卡,他是在报复我每次去忘忧骑士亭都从三楼跳到二楼吗?”

“……嗯。”埃斯蒂尼安不知道他的好友在说些什么,他是在忘忧骑士亭外遇到垂头丧气的光之战士的。

往常她看到他时都会很开心,怎么说,就像看到小鱼干的猫一样,可是这次没有。不过好歹光没有无视龙骑士的存在,她走到埃斯蒂尼安面前,长长地叹了口气。

“而且他说他要去忙不能和我打牌,不存在的,忘忧骑士亭就那么几个客人,他就是不想给我你的卡,”光继续说,语气透着哀愁,“他是不是喜欢你?”

“我的卡?”埃斯蒂尼安并不是特别懂这项风靡艾欧泽亚大陆乃至东方的九宫幻卡活动,他抱着手臂,“那是什么东西?”

“是啊,那是什么东西呢?我也没见过,”光将自己已经用到泛起毛边的幻卡收了起来,抬头望着银发的龙骑士,“我打算先回海都和尔阿夏打。”

“……嗯?”埃斯蒂尼安有一点点明白了,他明白光好像是因为他的事情才这么丧气的,他不由自主想要微笑,才想起来今天出门没有戴头盔,他咳了咳,偏了偏头。

“那我就先走了……我真想要你的卡,”光对埃斯蒂尼安告别,她回头望着忘忧骑士亭,正有一位冒险者推开门走了进去,“我其实已经和他打了好几天了,可是他一直没有给我你的卡。”

“那个什么卡,我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一定会有的,”埃斯蒂尼安还是没有很懂光的意思,“会有的。”

“……唉,谢谢本人的祝福加持。”光稍微恢复了点精神,她转身要走,忽然她又折返回来,眼神发光地望着埃斯蒂尼安。

埃斯蒂尼安心里有点毛毛的,但是又有一些些想摸她竖起来的毛茸茸的耳朵,就很奇怪,他明明最讨厌毛茸茸的东西。

“那个,你现在有空嘛?”光笑眯眯地说。

“……有什么事吗?”龙骑士努力忽视像是有一条毛毛虫爬上脊背的感觉。


十分钟后,忘忧骑士亭二楼。

“作弊是不行的,即使是救了伊修加德的英雄阁下也不行,”吉布里隆将手中的菜单卷成筒,轻轻地敲了光的脑袋,“要打赢我拿到龙骑士的幻卡的话,请自己来。”

“也没有说不能把幻卡借给人家打嘛……而且埃斯蒂尼安赢了,你给他他的幻卡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光捂着脑袋,声音越来越轻,脸开始发红。

“我刚刚是赢了吧,那就给她她想要的卡。”埃斯蒂尼安花了五分钟搞清楚了九宫幻卡该怎么打,就被光拉着和吉布里隆对战了。趁着两个人还在对峙,他悄悄地摸上光毛茸茸的耳朵,只是一小下,光没注意到。软软的冰凉凉的,触感像翻云雾海那种雪白的绒球,他头一次没想拿出枪戳爆记忆中那种绒球。

“……我说了不行,是龙骑士本人也不可以哦。”吉布里隆将菜单摊平,笑容逐渐灿烂。

“那、那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光小声地问。

“你习惯性自由组卡,我都知道你有什么牌了。”吉布里隆玩着手中的卡,眨了眨眼。

“好吧好吧,那我自己来吧?”光从埃斯蒂尼安手中拿回了自己的卡,银发精灵的手没有她的温暖,她下意识地握了一下他凉凉的指尖。后者似乎是吓了一跳地抽回了手,光对他吐了吐舌头:“果然不能做投机取巧的事情啊。”

“抱歉,现在我正忙着接待客人……你下次再来吧。”吉布里隆摊了摊手。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埃斯蒂尼安?”光的手撑着柜台,认真地问。

“没有,我没有这种嗜好。但是看到传说中的英雄败在我手底下急得团团转的样子还挺有意思的,呀,不小心说出口了。”吉布里隆的笑容依旧灿烂。

“……我能用龙炎冲炸掉忘忧骑士亭吗?”光咬着牙,抬头望向身边的龙骑士。

“艾默里克大概会很为难。”埃斯蒂尼安顺着光的话头,认真地讲起了冷笑话。

“唉。”光老老实实地收拾着手中的幻卡,她决定自己组卡。

“我可以招待你的客人,你就陪着她打牌。”埃斯蒂尼安凑近了些,他拿过吉布里隆的菜单,转身离去。

“现在你没借口了。”光拉住要追上埃斯蒂尼安的吉布里隆。

“……唉,我觉得这位苍天龙骑士会把忘忧骑士亭多年以来的招牌砸坏。”吉布里隆望着埃斯蒂尼安的背影,哀叹了一声。

“谁说不是呢,是我先打。”光先出了牌,吉布里隆心不在焉地也扔出了一张牌。


希尔达:“我想吃鲜红罗兰莓派。”

埃斯蒂尼安:“菜单上没有。”

希尔达:“焦糖牛奶沙司?”

埃斯蒂尼安:“也没有。”

希尔达:“往常这都是店主特供。”

埃斯蒂尼安:“店主正忙着打牌。”

希尔达:“他还要不要做生意了?算了,等他打完我再来。”


奥尔什方:“好不容易来一趟皇都,光要跟我去我的房间参观一下吗?咦,埃斯蒂尼安阁下也在吗?”

埃斯蒂尼安:“……”

光:“我的挚友,你听我说,打牌要紧。”

奥尔什方:“说到这个,家里管家还在问你怎么最近不去和他打牌了?”

光:“……我打不过。”

奥尔什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这边打完了记得回家哦。”


露琪亚:“吉布里隆阁下,您这儿有药酒和纱布吗?有一只小猫误闯神殿骑士团,我发现它似乎受伤了,嗳,店主人呢?”

埃斯蒂尼安:“是长须豹幼崽。”

露琪亚:“是小猫。”

埃斯蒂尼安:“是长须豹幼崽。”

露琪亚:“ 是小……算了,埃斯蒂尼安阁下我决定去其他地方问问看有没有纱布,再会。”

埃斯蒂尼安:“是长须豹幼崽。还有如果受伤的话,随便擦擦不就行了吗?”


伊塞勒:“吉布里隆先生……光你也在啊?那更好了,听说是冒险者就能看到莫古力邮差是真的吗?”

光:“是的,你也要转行做冒险者吗?”

埃斯蒂尼安:“还好我看不到,让我看到的话,会直接拔掉他们头上的绒球。”

光:“地上的莫古力和天上的是不一样的!”

伊塞勒:“钻 石 星 尘 !”


塔塔露:“……我是来吉布里隆先生这里打听情报的,光你怎么也在这!”

埃斯蒂尼安:“她在打牌。”


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你不是过来跟我商量关于邪龙眷属的事情,怎么在这里?英雄阁下为什么也在这儿?”

埃斯蒂尼安:“……这件事情说来复杂,我晚点再去找你。”

艾默里克:“好吧,我过来是想给今天值班的神殿骑士订外卖的,露琪亚不在我就自己过来。”

埃斯蒂尼安:“十份桦木糖浆是吗?我知道了。”

艾默里克:“……没有,不是,你别乱说啊。”

埃斯蒂尼安:“还有我的索姆阿尔栗子蛋糕,加起来一共1234p,请。”

艾默里克:“以前都只要999p的,你是不是乱算了价格!”


在埃斯蒂尼安尽他所能招待忘忧骑士亭的客人时,柜台忽然传来了光的欢呼声。

光一拍桌子:“蓝方胜利!我赢了!”

吉布里隆趴在柜台上奄奄一息,颤抖着给出一张卡:“给你埃斯蒂尼安的卡,恭喜你通过试炼了!”

“好开心!!!”光一把拿过那张卡,啾地亲了一下。埃斯蒂尼安不小心瞧见了,有些心虚地别过了脸。

吉布里隆很快恢复了元气:“希尔达小姐人呢,我这就给您准备您想要的,露琪亚阁下,您要的纱布我也有的,奥尔什方阁下……哦不伊塞勒小姐您的钻石星尘真是太美了我不是介意您对龙骑士先生下手但是请您温柔点对待我的家具还有客人们等等你们别跑啊酒钱还没付呢,艾默里克议长大人您要的外卖我会尽快送到的,塔塔露小姐,正如您所见,我现在有点忙……埃斯蒂尼安阁下和英雄阁下,如果你们没事的话可以先走了。”

“拜拜,下回再来找你哦。”光招了招手,埃斯蒂尼安把菜单还给了吉布里隆。

吉布里隆大概一个月都不想见到他们两个人了。


“啊,好开心,我终于拿到你的卡了!”光抬起手,将这张卡举到埃斯蒂尼安的面前。

黑着脸的龙骑士脸色稍霁,他拉着光,让她走得慢一点,是一个没有下雪的伊修加德,有碧空与微风。

“然后呢,你要做什么?”埃斯蒂尼安走在光的左侧,他特意放慢了步调,以跟上光悠哉悠哉的走路节奏。

“继续打牌,我要和不同的人赢四十一场,就可以去碧企鹅瀑布那儿领取奥尔什方的卡啦。”光计算着她已经打败了几个人了。

龙骑士脸色又沉了下来,光感受到身边低气压时声音变得弱了很多:“有……有什么不对吗?”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埃斯蒂尼安突然心情变差了,明明刚刚还是好好的。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但是很感谢你今天陪我玩……”光有点小心翼翼的,她意识到埃斯蒂尼安心情不好是因为她,“平时很少见到你,能和你遇见就……我就很开心……希望你也能开心点儿。”

“我没有不开心。”埃斯蒂尼安偏过头,他得阻止自己忍不住弯起的嘴角,他用屈起的手指遮住,看起来像是沉思的样子。

“真的吗?”光狐疑地问着,“可是你刚刚真的很不开心。”

“你还要跟谁打牌,我陪你去吧。”埃斯蒂尼安生硬地转变着话题。

“是,是宝杖大街的艾蕾伊小姐。”光拿出厚厚的《艾欧泽亚冒险者笔记》。

埃斯蒂尼安偷偷光手中的看了一眼写满了批注的摊开的书,他没看得很懂:“那就走吧。”

“不用传送水晶的话我会找不到路。”虽然这么说,光还是跟上了埃斯蒂尼安的脚步,她没由来地信任他。

“我可以带你走,不会迷路的,相信我。”埃斯蒂尼安转过身,微微笑了。

光第一次看见埃斯蒂尼安的微笑,宁静得此刻的伊修加德的街道,日光像雪花洒在他长长银色的发上,他那一双狭长的冰蓝色的眼睛,正静静注视着她。

这位龙骑士长得可真好看,比她见过的许多漂亮女孩还要好看。光有些出神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确没埃斯蒂尼安好看。

“这里有台阶,小心点。”埃斯蒂尼安没发觉光的走神,他难得的希望这条他走了无数次的路可以更长些,再长一些。


辉煌的金色光芒流淌在伊修加德蜿蜒的大街小巷,他们踏入其间,好似真的行在一条河上。



一些写在最后的废话。

对不起第一篇喵光写的是智商10.8的喵光,希望下回写点正经的。

今天糊糊拿到喵的幻卡了吗?没有,不存在的。

太难受了,我一直届不到喵的卡,我后来都已经可以排三星卡了还是届不到(。


评论(9)
热度(99)

我爱他是在冬夜钻冰取火,在远方的凌汛嘎吱作响的河里拖曳摇摇欲坠的尾巴。

© 烟云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